设置

关灯

最新备用网站无广告

擅闯私人雪场的下场

    这实在是荒缪。

    你醒来发现自己浑身赤裸,身上仅盖了一条毯子,窝在滑雪场大厅的沙发上。

    有工作人员过来给你端来一杯热水。

    “林小姐,您刚才低血糖晕过去了,喝点水吧。”

    她知道你姓林。

    你们来的时候,这里清清冷冷的,只有一个负责租借雪具的穿保安制服的老头。

    现在这个大堂铺了粗呢织锦的地毯、点了火光融融的壁炉,多了一个柔软厚实的沙发,和一群井然有序的雪场员工。

    你抬起头就着她的手喝了一口水,甜得发腻。

    “我……”你的嗓子被之前的风雪蛰得有些发哑,“刚才被人……”

    “您先休息一会儿,第一次滑雪的人容易雪盲,可能会出现幻觉,没事的。”那个工作人员打断了你,温柔地把水杯凑上来让你再喝几口。

    你疑心地在毛毯的遮掩下,把手从双腿之间探了下去。

    那里……干干净净,没有任何的粘稠物……甚至,冰冷得,像是有人掬了一把雪,急急得塞进了那被入得湿热嫣红的穴里,让它生生捂融了,变成清水将里面冲洗了个干净。

    你不是傻子,不会不知道幻觉和真实的区别,只怕是有人不想你追究…

    大堂的门被推开了,一群人挟着风雪走了进来。

    “我说嘛,乃盈你就是关心则乱,小林肯定是滑累自己休息去了,怎么可能遇到什么不测嘛!”导演穿着臃肿肥硕的羽绒服走在最前面,嗓音洪亮,松弛的脸上有两团被风吹得通红的晕记。

    女主演乃盈紧走几步从人群后面跑上来,“小若……我不该留你一个人的!你……怎么样……?”她眉头轻蹙,泪盈于睫,一副心急如焚的样子。

    你慢慢扫了一眼在场的演职人员,最后定在乃盈关切的脸上,笑了笑说:“我没事,只是低血糖晕过去了。”

    边上的工作人员显然也松了口气,意有所指地对她说:“是的,您不用担心人身安全的问题,我们这边都是有监控的。”

    “有……监控……吗?”乃盈的脸瞬间白了,她此时也注意到了,这周围环境的改变。她故作自然地用手拨弄了一下额前的碎发问:“是李总让你们来的吗?他说借我在这儿玩一天的……”

    她努力朝着工作人员讪笑了一下。

    “是光辉林业的李总吗?他的两个小孩的确很期待我们的雪场开业。”

    说完,工作人员绕过了蹲在你身前的乃盈,引导着后面的一群人去更衣。

    乃盈也站了起来,有些踉跄,“小若,你先休息,我突然有点事,要先回片场了。”

    人群走了个干净,从始至终竟没人发现你毯子下不着寸缕。

    你锁在更衣室的衣服和鞋包被工作人员送到手边,你一把抓着她的手,问:“你们真的有监控吗?”

    “林小姐,我们的雪场还没有开业。”那个工作人员礼貌地微笑,留下东西带着其他工作人员也离开了。

    你晚一步回到片场,那天差点掐死你的男主演——夏初翌这会儿穿着件灰色的套头卫衣,搬了个小马扎,一派天真好学的样子坐在中年导演的边上。

    他侧首看到你,低声和导演说了两句,导演立马朝你招招手,“小林啊,你好点了吗?来,和小夏一起学会儿戏。”

    他费力地挺动自己中年发福的身躯,把屁股下坐着的折迭椅往旁边擦开了一段距离,让你坐到夏初翌边上。

    现在要拍女主再入皇宫、却被二皇子强奸的戏。监视器里,乃盈坐在床上,把襦裙拉到腰间,不顾有没有清场,就张开双腿,一手翻开肥厚的阴唇,一手把假处女膜送了进去。

    这膜其实是一张薄薄的血包,血包四角会被淫水融化牢牢粘在阴道里,中间被肉棍捅开时,血就会下来,这样即便演员不是处,也能在视觉上做得没有破绽。

    “你怎么了吗?不舒服?”少年关切的声音在你耳边响起,你转眸看他,他倒是没被邀请一道去滑雪,是得罪了女主演吗?

    “嗯……”你低声含糊了一句,不看他漂亮的凤眼。

    戏开始了。

    女主穿着宫女的交领襦裙,被两个太监抓着,地上摔了一个茶盘,瓷器碎了一地。

    一截深紫色的衣袍走进来,沾了点水渍。

    “母妃宫里何时多了这么个不知轻重的宫女。”那声音像是吞了口凉风,透着股阴冷。

    女主清纯的脸上此刻挂了两行泪,像受了雨水击打的花,实在是长了副惹人催折的样子,“不若孤带回去调教一下。”

    两个太监揪着她快走两步,进入了一间宫室。把她扔在了床上。

    一个坐在她腰上,剥她的上衣,交领被扯开,香肩露出,粉色的肚兜挂在脖子上。

    另一个跪在床尾脱她的鞋袜,解她的绸裤,藕段一样雪白的腿被剥出来,在空气中踢腾。

    女主拼命喊叫,两手激烈地反抗着,直接被太监反手一记耳光抽了过去。

    啪地一声响,这是真打,你听着都觉得疼。乃盈显然也懵了一下,戏中的哭叫声都噎住了。

    两个太监下去,被脱得只剩下肚兜和亵裤的女主抱着自己瑟瑟发抖。

    二皇子走进来,把宫门阖上,发出哒地一声响。

    他一边走一边解腰带,衣袍扔在地上,走到女主近前的时候他只敞着白色的寝衣,露出精壮的胸腹,和又挺又翘的超长肉棍。

    你看了一眼屏幕上的那根东西,又尽量不着痕迹地瞥了一眼旁边夏初翌的腹下。

    那根白净的东西,顶上圆硕的一大包,下面粗得握不住,和今天强了你的那根岩石一样硬烫的不是同一根。

    “怎么,想了?夏初翌在小马扎上张开了双腿挑眉问你。

    你瞪了他一眼把头别回去。

    监视器里二皇子已经伏了上去。

    破瓜一个母妃宫中没什么印象的婢子,都不消去敬事房记档的。

    女主摇着头挣扎,两团巨乳在肚兜下来回晃动,她的双手被男人单手制住,另一只手粗暴地团着肚兜下的巨乳。

    那绣着缠枝莲花的粉色肚兜被男人的大掌揉得褶来皱去,随即被一把拉断扔到床下,两团肥嫩的奶子弹跳出来,那尖处已经硬涨成滚圆的一粒,被男人揪住来回拉扯。

    女主被拽得生疼,哀哀地叫喊,白皙的奶团被男人蹂躏得遍布红痕。

    这情景看得你心惊,在女主身上发生这种程度的凌虐基本就已经到付费剧情的级别了,常规戏里出现显然不太合理,但这还没结束。

    二皇子把手伸了下去,隔着亵裤就把手指捅了进去,那柔软的丝棉在嫩生的穴肉里顿时显得粗糙。

    女主在监视器里的两条美腿被刺激得紧紧并在一起,但根本阻隔不了男人肆虐的手,一大截布料被来回的捅戳生生地入进了穴里,湿黏的水液在布料的摩擦下发出来咕叽咕叽的声响。

    好痒……

    乃盈躺在这个陌生男演员的身下,被迫大张了腿接受这粗暴地指奸,但莫名的,小穴深处传来一股热辣的瘙痒,想要……想要伸手进去狠狠抠抓。

    女主神色涣散,额头遍布了细密的汗水,她的亵裤被男人扯了下来,欲掉不掉地挂在脚踝上。

    又一阵痒意刺来,她没忍住伸了腿一把勾住了男人的腰,要把他那玩意儿塞进来止痒。

    “卡!”导演一把站起来,卷起来的剧本用力地敲击监视器发出咚咚的响,“乃盈你怎么回事!强奸戏懂吗!发什么骚!”

    她不敢解释,只好强忍着痒把腿放下,装腔哭喊着不要,直起腰故作慌乱地阻止男人的动作,双乳却不住地挨上了男人健壮的手臂和胸膛。

    男人粗暴地甩开她,抓了她的双腿撕扯开,粉白的肉穴倒掀在镜头前,中间渗着晶莹的水液。

    两根手指贪婪地从中缝一路摸到阴蒂上去,她立即就媚叫出声,敏感得一塌糊涂。只是在缝外不轻不重地来回抚了几下,身下的女人就已经哭得满脸泪水,快感让她的小腹不停紧缩。

    男人似乎是欣赏够了她敏感多汁、不能自抑的样子,两指分开那肉穴,在镜头下露出殷红水嫩的洞口,一把将肉棍捅了进去。

    鲜血立时沾着肉棒流了出来,血浆遍布了小穴的每一寸褶皱,流进了菊眼,积在了腿根,洇在了床单上留下暗红色的印记。

    “呜……”那一下根本没办法止痒,乃盈的脸上显出欲望得不到满足的巨大痛苦,眼前一片模糊积满了泪水。

    男人粗暴地挺动了起来,不顾身下「处子」的第一次,按着她的腿根,一下又一下狠狠入到底。

    乃盈大声吟叫,那内壁从隐约的痒,变成了整个内里都在痒,极致地滋味要叫她疯魔,只希望身上这个男人永远不要停下来。

    镜头里,女主浑身赤裸,像一只被剃光了毛的小羊被饿狼狠狠侵占、大口吞咬着身上的每一寸细嫩的皮肉。

    她的泪水布满了脸庞,双目失神,口涎都收不住地流下,两腿无力地向床边分开,随着男人凶猛地顶弄而抽搐。

    她的手被男人抓着大力团动自己的乳房,奶团像是要被揉化了。

    一个不谙世事的高门少女的第一次离家出走,在经历了男人们日日夜夜的淋漓摩擦和温柔爱意后,终于在二皇子的寝殿里,一个没有龙凤高烛的午后,被冰冷无情地奸透了。

    她的痛哭从头到尾都没有停止,直到一泡浓精狠狠地撒在了穴里,男人用手死死捂住了她的口鼻,拿耻骨用力抵住身下的软肉,把她浇了个彻底。

    导演喊了过,乃盈从床上起来却觉得不对劲,下面肿痛不已,但内穴却辣痒异常。

    尽管她立刻回休息室进行冲洗,但小穴依然肿了起来,成了名副其实的馒头穴,一点都经不起碰,一碰就刺痛异常,然而内里依然辣痒,需要狠狠抠挠才能止。

    医生来看了,诊断是假处女膜过敏,但乃盈拍戏多年,从来不对这个过敏。现在小穴不能用了,戏却不能不拍。

    导演知道了这个消息后沉吟了一会儿,说那就其他只摸不入的戏先拍,让乃盈抓紧涂药。

    夏初翌一听戏份被挪后了,无所谓地耸了下肩走了,只在知道乃盈过敏的消息后,低头勾了下唇。

    你虽然疑心是乃盈在雪场推的自己,但眼下她显然遭了不小的罪,想来是因果报应,和导演打了声招呼后,就蹭剧组下山的车也回去了。

    躺在出租屋的床上,你安慰自己,这个雪场蹊跷得很,能活下来已是万幸。自己什么证据都没有,别做以卵击石的傻事。性观念开放的时代,权当是玩了一把雪地play,明天去医院做个检查就好。

    这时,门外传来响动声,你一惊抓起床头的手机慢慢靠近。

    门缝里被递进一封信。

    里面是一片薄薄的记忆盘。你开灯仔细看这个信封,只隐约看见西沉雪场的凹面印记。

    那是——今天的雪场?他们为什么会有你的地址,你后背瞬间透出了汗意。

    你把记忆盘插到手机上,里面只有一个视频,内容是乃盈在你们走后继续拍戏,衣着散乱地在流民堆里奔跑,一群人伺机揉捏着女主演的各私密处。

    要在往常乃盈必不会接受进组后的剧情修改,她好歹也是业内小有名气的深夜档女主,导演们总会尊重着她的想法。

    奈何她从雪场出来后就一直联系不到她的金主李总,经纪人也没空理她,对导演的改戏只好先虚与委蛇地接受。

    等她好不容易拍完这场戏,已是腰酸腿软,内里又痒得厉害,正想着赶紧回休息室拿冰袋镇定一下,一个容艳妆整的女人带着两个保镖走过来,两个男人上前对着她的脸就是左右两巴掌。

    她摔到地上的时候都是懵的。

    “再敢联系我老公,我让你在这个世界上消失。”女人欣赏着她衣缕褴衫的窘样,总算解了下午得知自家男人偷吃时的那股子恶气。

    她转身看向导演,仰起精致的下巴说:“我和你们辰总打过招呼了,让这个女人接着演,演到她下面那地方烂了为止,懂了吗?”

    导演忙点头哈腰、伏低做小地送她出去,视频结束,阅后即焚地消失了。

    你尚未从这番变故中消化,手机一震,显示收到了一封邮件。

    你点开,里面竟是辰帛互娱的演员合同,民国背景的重磅肉剧,角色是有副线cp的女二,戏份很多,一周后进组。

    邮件正文只有一句,以此为礼,聊表歉意。发件人是辰帛的官方邮箱。

    同样是擅闯玫瑰庄园,贝儿只是囚于城堡被迫接纳野兽的爱意;而他人却会死于无情的利爪和尖齿下。

    躲不开,那就接受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