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最新备用网站无广告

你会睡你的表妹吗

    他收回手,看指尖上蘸了点红,慢条斯理地舔了一下,舌尖嫣红得很。

    “和别的男人睡过了?”他上下审视你,语气笃定。

    “关你什么事!”你愤恨眼下受制于人的重演,却碍于腰后的那管子硬物,只敢嘴皮子逞凶。

    男人笑了下,对眼前这只小兽嗞出的乳牙表示好笑,“你脾气倒是见长,只是不知道胸脯长了没有。”

    他伸了手就去解你的旗袍盘扣,你一个激灵要打他的手,却被身后那个男人一把制住了手腕。那大手布满了茧子,硬得像块铁,轻易就把你双手在背后拷死。

    布条盘织的花纽小巧一粒,表面凹凸,被男人夹在指尖上把玩。这一串的扣子把女人起伏的曲线严丝锁上了,而现在被人一寸寸解开,露出玉一样光泽的肌肤。

    “呵……学会穿奶罩了?”他用手背在你的蕾丝胸衣外抚了两下,手指从罩杯处探入,一团雪白软嫩被他掏了出来。男人们视线灼灼,乳儿像只幼鸽受了惊吓,在他掌心颤颤。

    他审视着,拿手掂了掂:“大了不少……”用拇指拨弄了一下浅粉色的小粒儿,软软的小尖立时硬了起来,“也很敏感。”

    “你到底要怎么样……”被迫在这轿车里裸露自己,好比是被压在钝刀上戮颈,你眼眶涨热,明明害怕极了想挣扎,却丝毫不敢动弹。

    他的手沿着你的腰肢往下,摸到旗袍的开岔口,那里大腿光洁赤裸,滑腻得触上就叫人挪不开手。他伸手进去,一把抓住了你的内裤边缘,“别急,我先检查一下。”

    丝袜都没穿的双腿方便了男人,只一勾,轻易就把这块软薄的小布料从你腿间脱了出来。

    你低头呜咽,顿时觉得失去了保护。他再把手探进来,贴身的法兰绉旗袍就拱起了一大包,你的双腿被迫分开,他的手指灵巧,挑开你的秘缝插了进来。

    “啊嗯……”他只用一根手指,指骨分明,在里面缓缓刮弄了一遭,你就颤着双腿泄了一回,大腿上像被淋了水。

    真紧啊,手指一进去就被密密匝匝地裹上,一吸一放地吞个没完。还是当年那个多汁丰沛的身子,明明窄小的像个雏儿,却敏感淫荡得碰一碰就出水。

    只是——这越发露骨的打扮,如一朵开得正盛的花,不知今夜她本打算去谁身下绽放呢。刘今安想着又添了一根手指,发了狠往深处一捅,狂暴地猛速抽插了好几下。

    “呃啊!”你痛吟一声,受不住地娇颤,这条疯狗到底要怎么样。

    “水真多啊,这里都进去过谁,浪得这么快?”男人退出来,又进入的时候像是失了准头,重重搓在了你的阴蒂上,按压得又快又狠。嫩红细小的软肉几时受过这般凌虐,酸热胀麻的快感直往上窜,你不受控制地双腿一拢,闷哼着夹住了他的手腕。

    “我想跟谁,就跟谁,啊……”你还在嘴硬的时候,男人拉开你的膝头,把旗袍裙摆掀开堆到你的腰间,白花花的腿整条暴露出来,粉嫩紧致的小穴被强硬地再次拨开,叁根手指把里面塞得满满的。

    “你不说,那我来找……”手指开始无情的凿入,你被这饱胀的感觉噎住,媚肉在抽插间咕叽作响,凶狠的贯穿研磨让你想逃跑,剧烈的快感教你仰头颤抖,却靠上了身后那人的肩头,他雄壮热烫的身子像堵墙阻了你的退路。

    “呵,众盛银行的行长梁伯生进去过。”他重重捣入又抽出,带了晶亮的粘液溅在你的腿根,你一颤,震惊地看他,不敢说话。

    作恶的手指又探进来骚扰你的内壁,轻漫地抚过一处褶皱,他恶劣地笑了:“申报的主笔华春岳也操过你,还有——”

    那漫无目的四处探寻的手指像是终于找到了地方,对准你体内的某处用力抵住深深地钻,“在南华书院里上学的盛家小少爷盛启炤。”

    “啊啊——”那是你的敏感点,你几乎是瞬间被送上了云颠,细腰绷紧,两腿控制不住地踢腾颤抖个没完,清甜的水液奔涌出来,在男人的掌心里积了一滩。

    眼前这个男人对你的生活是如此地了如指掌,你大声喘息着,周身像被泡入冰水,毛孔里都浸上了寒意。

    叁年过去,他依然可以这么凶悍地闯进来,搅乱你的一切。

    他结束了检查,朝你身后那人说:“阿源,去开车。”

    一直沉默挟制着你的男人松了手,把你扶着靠在座位上,拉开车门坐到前排,发动了车子。车内灯被关上,你周围又陷入了黑暗。

    你哆嗦着手想把扣子系上,但手指发软,怎么也无法把那圆粒套入细窄的环。

    身旁的男人似乎是叹了口气,伸手过来把你的扣子一粒粒系上。

    “月儿。”男人喊了你的名字,“我需要一个表妹,你是最好的人选。”

    你在黑暗里只能看到男人模糊的轮廓,他的语气里充满了疲惫和无奈。

    “表妹?呵。你会强奸你的表妹吗?”你对他不明不白的请求感到荒唐。

    “如果有需要的话,我会。”男人强行把你扯上他的膝头,扣着你的后脑,“先奸,后杀。”

    他用指腹去抹你的泪水,在这场莫名检查的侵犯里,你早已满面清泪,雪白的脂粉被冲开了一道道痕,露出了下面细腻匀净的肌肤。

    “月儿,别逼我。”男人的手移到你的唇上,饱满红润的下唇被他按住,贝齿被顶开,舌尖遭了他拇指的逗弄,隐隐可以尝到自己淫水和他指间烟叶的味道,“你这里也不想尝到枪管子的滋味,对吗?”

    那夜余温尚在的枪口对着你的记忆涌上来,你不可控制地在他身上颤了一下。

    刘今安见身上的女人怕了,温柔地抱住拍了拍,“听话,事成后,少不了你的好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