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最新备用网站无广告

分卷阅读4

    个地方是他守了二十多年的秘密,除了自己的师傅应该不会有其他人知道,正是因为这多出来的部位,清虚年幼时才被双亲扔在荒山野岭。

    “道爷是想问,我为什麽会知道?”玉霖用两根手指捏住那精致小巧的花核肆意揉捏亵玩,只把清虚逗弄得绷紧大腿想要夹住他作恶的手,“我自然是知道的,因为道爷这地儿都是被我破瓜的呢,道爷怎麽可以把如此重要的事给忘了呢?”

    什麽!?清虚下身被那妖孽玩得一阵酥麻,又听见对方提前这一茬,不禁想起了十多年前的一件事儿。

    那时的清虚年仅十五六岁,在一个烈日炎炎的夏日被师傅派去山下采灵药,途中经过一条小溪,溪水在阳光下波光粼粼,对於浑身燥热的清虚而已可谓是十足十的诱惑。见著周围没人,他把药篓子和衣服放在溪边,自己则赤身裸体的下了水。

    那溪水刚及清虚的腰部,为他带来一丝凉爽,强健的身子在阳光下透著少年人的朝气和活力。而正当他享受著那抹凉意时,忽然感觉有什麽细小的东西在触碰自己下身那多出来的部位,因为感觉实在是太过轻微,清虚以为是水草之类的,便没去在意。随著时间的推移,有根如细绳的东西竟然缠上了他敏感的花核,一阵阵挤压著。

    清虚慌了神,马上扭动著身子想要一探究竟,却发现那竟然是一条麽指粗细的墨绿色小蛇,而那条小蛇正吐著信子舔舐自己的下体!清虚吓得眼眶都红了就要伸手去抓,而因为蛇身过於滑溜试了几次都未成功。

    那条小蛇也没逃走,竟然忽地把尖锐的脑袋抵上那个花穴的入口,借著溪水的流动一使劲,把整个头部都没入了那个小巧的花穴。

    清虚发出一声惨叫,看著自己下身流出丝丝缕缕鲜红的液体顺著溪水流走,而那条可恶的小蛇却还在试图把身子更多的部分塞进去。清虚怒了,一把扯出那条作恶的东西,手中运气了法力把那条小蛇往溪旁的大树上甩去,只把树干上都砸出了一条凹陷。

    清虚也没心思再戏水,上了岸匆匆忙忙地套上衣物,忍著下体撕裂的酸疼,抽泣著背著小药篓跑回了青云观,之後无论他师傅怎麽威逼利诱再也没干过下山采药的活儿。

    多年後,这件羞耻至极的事儿早已被清虚掩埋在记忆深处,如今面前著妖孽竟然提起了这件事,想必那时那条墨绿小蛇就是这人了!

    “当年我刚渡完劫,身负重伤被逼的化作原型来到你那山头避难,恰好看见道爷您在溪水中那曼妙的身子,於是一个情难自禁……”玉霖语气暧昧地没有说下去,“……那滋味实在是太过美妙,叫人茶不思饭不想的差点害了相思,这些年来我一直想再看一眼道爷您这可爱的穴儿,让我再好好品尝一下里边的蜜水……”

    “你,你……你这条淫蛇!”不堪忍受这太过下流的话语,清虚眼睛通红咬牙切齿地看著玉霖。

    “蛇性本淫嘛。”玉霖满不在乎,“道爷,我这些年来可都未曾碰过他人身子,一直想著,得用这些精华把您下边两个穴儿都喂饱了,那些村民本来就是引你过来,明早儿我就把人放了,所以今晚您就从了我吧。”

    说著,不顾清虚惊慌地抗拒,就把对方的亵裤扯了下来,内衫也脱了个干净,只余一间宽大的道袍大敞著,遮不住那无尽春光。

    玉霖看著清虚那麦色的紧实皮肤,平坦结实的胸膛,流畅的线条,宽阔的肩膀,笔直的双腿,不禁舔了舔红唇,卷起一个邪佞的笑。

    亲了亲小嘴儿,再含住那柔嫩的耳垂细细舔弄,把清虚弄得面红耳赤後才沿著脖子一路向下,把两颗浅肉色的乳首给啃咬得挺起,清虚口中发出细微地呻吟,努力扭著身子想让自己可怜的乳尖从对方的唇舌中逃出来。

    啃咬了两下腰侧敏感的软肉,带著分叉尖细的舌头围著小巧可爱的肚脐转了一圈,再把那草丛中软趴趴的性器吸进口中含吮著,直到它动情挺立,贪婪地把头部渗出的汁液舔舐干净後,玉霖终於来到了此行的目的地。

    “啊,道爷这朵小花儿,实在是太美了。”

    玉霖著迷地说著,忍不住上去狠狠亲了两下,逼得那可怜的小花受惊地缩了缩。

    “唔……你无耻,淫蛇!下流!你这个……妖孽!”

    清虚无法逃开,只能被迫感受著那见不得人的部分竟然被人如此对待。

    “呵呵。”玉霖轻笑。

    “你们道家不是有句话,不俗即仙骨,多情乃道心,今夜我要是夺了道爷的身,那麽道爷是否会把心也给我呢?”作家的话:第一次写双性有点小激动下章开始肉汁四溢!

    三俗得不忍直视(h)

    第三章

    “你这妖孽,说什麽胡话!”清虚想要挣扎,却四肢乏力,下身那朵小花在男人火辣的注视下楚楚可怜地颤抖著。

    “是不是胡话,道爷以後就知道了,只是现在还是让我先教道爷享受男欢女爱,待您得了趣,这身子可不就离不开我了吗。”美人抿唇轻笑,缱绻旖旎:“道爷您又忘了唤我的名儿呢,这回放过你,再有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