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最新备用网站无广告

4.怕闺女变成淫娃荡妇&让她暑假回家

    一转眼时间来到了六月底。

    常英杰的小儿子常鹏飞从幼儿园放假回家了。

    四五岁的男孩子性子顽劣调皮捣蛋,正是人嫌狗厌的时候,常英杰这些天没少逮着他揍。

    这不,这天傍晚,常鹏飞跟小伙伴下河去摸鱼弄得满身污泥的回来了,又被常英杰好一顿修理!

    小孩子的嚎叫声穿透力极强,离八里地都听得着。所以常英杰打到一半,他婆娘闫美娟就火急火燎的冲了进来。

    进了院子,闫美娟一把将常鹏飞扯了过去,赶紧扒掉他的裤子看他的屁股肿成什么样了。

    小孩子皮肤嫩,常鹏飞又被闫美娟宠溺惯了,平时一点委屈都受不了,这会儿看到闫美娟盯着他“高肿”的屁股心疼的直骂人,常鹏飞赶紧小嘴一瘪大声哭嚎了出来。

    他年龄小却是个鬼机灵,根本不告他爹的状,就只哭,哭的他妈眼睛红红的,他才渐渐收了泪势,开始小嘴一抽一抽的瘪着嘴哽咽。

    闫美娟哪受得了这个,她当即就抓着常英杰的胳膊咋呼了起来,“小飞才多大啊!他才不到五岁!

    你那么大个人怎么舍得下这么大狠手。”

    “儿子是我一个人的吗?鹏飞不是你儿子?你怎么就那么狠心!”

    常英杰气的瞪眼,扒拉开她的手,大声道,“慈母多败儿!他迟早被你宠坏”

    “是我想打他吗?你看看他,浑身上下可有一点好地方吗?

    又跟着人家半大的小伙子遛坑下河!你也知道他才不到五岁,你瞅瞅他能耐的,再不管管他他能上天了!”

    闫美娟也看到儿子身上的泥巴污垢了,她知道丈夫今天打孩子是事出有因,但拉不下脸服软,她扯着儿子去水龙头旁擦洗,嘴里咕咕哝哝的说,“就算他又调皮捣蛋了,你也该先好好说说他,哪能一上来就下狠手揍孩子”

    说罢不等他反驳,闫美娟又大声训斥了常鹏飞一番。

    她在那一本正经的训孩子,常英杰总不能再跟她继续吵。他冷眼看着这娘俩一唱一和的一个批评一个认错,冷哼了一声转身进了屋。

    ……

    吃过晚饭,夫妻两个照常去客厅看了会儿电视,然后回房间歇息。

    常鹏飞疯玩了一天又被他爸揍了一顿,这会儿早就打着小呼噜睡得香甜了。

    夏天热,家里又只有他们卧室才有空调,所以常鹏飞现在依旧跟着他们睡。

    听着小孩子有节奏的呼噜声,常英杰突然对轻拍着孩子的闫美娟说,“暑假让意欢回来吧”

    “怎么?”闫美娟不解,“不是说让她跟晴晴出去多见识见识?”

    见识见识?

    常英杰心里冷哼,再见识下去他闺女就变成个淫娃荡妇了!

    他现在怀疑意欢就是被闫晴晴给带坏的。

    再听闫美娟说起她这个娘家侄女,常英杰只觉得一阵厌烦。

    心里不耐烦,语气上就带了出来,他哼了声,“晴晴出去那么多年不也没闯出个名堂?听你哥那意思不行今年过年就让她回家来相亲。

    二十六七的大姑娘了,老在外这么飘着也不是办法,再让欢欢跟着她,小心咱闺女到时候也跟她似的,快叁十了还不愿意找对象!到那时候你可别怪我没提醒过你。”

    闫美娟沉默了。

    她虽然心里疼爱自家侄女,但闺女也是亲生的,是她身上掉下来的肉,她没有不疼爱的道理。

    别的不说,她自己心里其实也是不认同闫晴晴的观点的,女人年龄大了还是该早点结婚生孩子。她像晴晴那么大的时候意欢都比鹏飞现在还大了!

    “那……行吧”闫美娟犹豫了会儿还是同意了,“过两天跟意欢开视频的时候再跟她说,让她今年暑假回家来吧。刚好镇上新开了家辅导班,可以让她去那里上班,听人说每天课不多,中午还管饭,一个月也有一千多的工资呢”

    “嗯……”常英杰含糊的应了声,“也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