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最新备用网站无广告

第5页

    工号552的接线员 作者:sasanqua
    第5页
    今晚也是如此,星落区的接线员告知陈甜甜对方号码是自动接听留言。
    陈甜甜愣了一下,切回线路。
    “林小姐,今天也是自动接听留言,请问是否需要接通?”
    “呃……不用了。”
    陈甜甜皱起眉头,总感觉她的声音似乎没什么精神。
    “陈姐?”
    “怎么了?”
    “能不能不要挂断电话?”
    “嗯。”
    陈甜甜切换了线路,向无辜受累的星落区接线员说了抱歉。
    凌泉区这边的通话并没有停止。
    因为“林小姐”说想要和“工号552的接线员小姐”聊聊天。
    深夜的长途电话并不多,于是为了打发无聊寂寞的夜班时光,她也渐渐习惯了这种违规操作的摸鱼行为。
    有次挂了电话,陈甜甜突然想到,虽然不用支付长途话费,但这段时间产生的区内通讯费还是挺可观的。
    不过线路那边的“林小姐”似乎并不在乎这些费用支出。
    “我是在为创作剧本支付费用啊。”她大言不惭地说着。
    ——那真是对不起,我好像并没有提供什么有用的素材。
    白白浪费了你的创作资金。
    陈甜甜一边摆弄着手中的插头,一边向线路那边传达自己心中突然涌出的歉意。
    “有时候,我觉得自己真是没有才能……”
    她的声音忽然变得更加低沉,完全感受不到原本的活力。
    “看着比我晚进剧团的后辈都已经担纲主演,而我的名字总是用最小的字体印在海报的最底端。”
    “我们同样做着发声练习、形体练习,背剧本,参加彩排,付出了同样的热情和汗水,为什么最后一无所获的却是我?”
    “后来我发现,同样的练习,他们只用做一遍就能通过,而我需要做十遍百遍。从效率上来说,我必然是排在末位的。”
    “陈姐,你能明白这种心情吗?”
    “我……”
    “……可是,你又明白什么呢?”
    红色的通讯线路插头随着自己的手微微颤抖,耳机里陷入了罕见的沉寂。
    陈甜甜不知道拥有一项才能的感觉。
    她一直自认为是个平凡的人,相貌和学业都是,唯一说得上特别的,只是拥有一副好听的嗓音。
    读初等部的时候,学校的合唱团还因此想招揽她加入。
    但事实证明,声音好听并不意味着能够完美演绎一首曲子。
    摇着头听完自己五音不全的演唱后,合唱团的指导老师一定在心中发出了以上感叹。
    “呃,我觉得多练练还是有希望进步的……”
    当指导老师想要挽留自己的时候,陈甜甜毅然选择了摇头。
    而电话那头的“林小姐”呢?
    拥有进入知名剧团的资格,一定是具有才能的吧,只是因为还没有被人发现罢了。
    陈甜甜还在凌泉学校读书时,听戏剧社的同学说过,想要进入凌泉区公立剧团,必须经历千里挑一的选拔。
    而像剧团“铃兰“这样的私立小剧团,也许条件没有那么苛刻,但也足够让这些普通的戏剧爱好者们望尘莫及。
    ——我相信你是一块璞玉,要坚持自己的梦想啊。
    陈甜甜在心中组织了几百字鼓励的话语,却一句也没说出口。
    最后,还是“林小姐”打破了沉默。
    “好了,我们不要把电话费浪费在那些没用的丧气话上面,说些更有意义的事情吧。”
    她恢复了原本开朗的声音,刚才的阴云密布仿佛梦境一般,瞬间消散得无影无踪。
    “最近北岸开了一家很好吃的甜品店,你一定要去尝尝,就在……”
    结束了这通略显沉闷的通话,陈甜甜发现手中的插头已经被汗水浸湿。
    伴随着夏季的到来,莫名的烦躁与恐慌涌上心头,哪怕窗外凉爽的海风也无法将它驱散。
    “……可是,你又明白什么呢?”
    我又明白什么呢?我连线路那头的人长什么样子都不知道。
    第5章 梦想
    “主管啊,你有空吗问你一个问题。”
    一个普通的夜班,陈甜甜百无聊赖地盯着毫无反应的呼叫系统,眼角余光看到夜班主管拿着水杯经过自己身边。
    “有话快说。”面对着自己懒散而颓废的样子,主管神情平静地喝了一口咖啡。
    “我有一个朋友……是真的有个朋友,最近工作不是很顺利。”
    “我倒是觉得她挺有才能的,但她不这么认为,我该怎么劝她?”
    我怎么连这事也说出来了?陈甜甜不禁感到后悔。
    更让她后悔的是,因为提出了这个问题而把自己暴露在主管那令人毛骨悚然的注视之下,长达一分钟之久。
    一分钟之后,她的上司终于开口了。
    “替我转告她,只要不像陈甜甜这样总想着摸鱼,那么一定能将才能转化为成功。”
    日历上显示今天又是周五。
    位于星落区,号码为63-570的那台电话也依旧是自动接听留言。
    陈甜甜把星落区接线员的话转述给“林小姐”。
    电话那头先是沉默了一阵,然后传来略带沮丧的回音。
    “没事,家里之前已经联系过我了,我就是想跟陈姐聊聊近况罢了,可以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