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最新备用网站无广告

第13页

    趁醉吻你 作者:三月图腾
    第13页
    不管怎么说,现在正在电话里哀求的这个人,是她亲妈。
    心底里涌上来一股说不出的倦怠,她精神萎靡,有气无力地说:“妈,这是最后一次,下不为例……”
    “好,好!”姜珮兰的语气松快了, “妈这就给你收拾房间去,你从前一直住的房间妈一直锁着呢,你的东西都在,没让人动过!”
    姜新染挂了电话之后,仿佛精气神都被人抽干了,两眼一黑,头晕目眩,幸亏顾若就在身后,及时接住了她。
    每次都是最后一次,口头上答应得爽快,姜新染知道,永远都有下一次。
    有什么办法?姜新染知道,她母亲不容易,二婚,又带着个拖油瓶,吴杰文已经是她当时最好的选择。
    姜珮兰太过软弱,得依靠着别人才能活。
    姜新染对母亲哀其不幸,又怒其不争。
    好在这次有顾若。
    顾若的支撑让姜新染没那么颓丧,多了几分底气,她现在和顾若已经连朋友都算不上了,顶多就是老相识,却还是靠在她身上任性地开口道:“顾若,这周末你有空么?”
    “我陪你去。”顾若没等姜新染说出来,已经毫不犹豫地答应。
    姜新染点点头,疲惫道:“谢谢,算我欠你一个人情。”
    她最怕欠人情,欠了,就不好还了。
    ……
    周五傍晚,姜新染收拾了两身换洗衣,去校门口的马路边等顾若。
    顾若上次送她回宿舍的豪车太过眨眼,第二天校内论坛上照片就传疯了,这种似乎带着桃色的小道消息永远是大众最感兴趣的话题,姜新染可不愿再次成为绯闻主角。
    这次没有司机,顾若自己开车,应该是她的私人用车,低调而不张扬,让姜新染松了口气。
    姜新染本打算坐后排,转念一想,这次本来就是顾若好意帮忙,自己再拒她千里之外未免太没礼貌,思想挣扎了一番,坐上了副驾驶。
    “还在原来的地方么?”上车后,顾若问。
    “嗯。”姜新染点头,系好安全带。
    顾若不再多问,驱车驶向目的地。
    姜新染情绪不佳,一路无话,快到目的地的时候,才自哂似的笑道:“难为你还记着地方。”
    顾若目光轻动。
    何止记得。
    这条路她在脑子里背过几万遍。在她的少女时期里,这条路的目的地是姜新染。
    姜珮兰和吴杰文住在一个老旧的别墅区里。
    姜新染的回家让她继父吴杰文非常高兴,特意开了一瓶珍藏的好酒欢迎她。
    姜新染看到他的脸就想吐,全程没有好脸色,顾若也一直沉着脸。
    吴杰文给姜新染劝了好几次酒,姜新染说不喝,连个让他面子过得去的理由都懒得编,姜珮兰心惊胆战。
    吴杰文看起来很和蔼,也不觉尴尬,笑呵呵地自个儿喝,兴致很高。
    寿辰宴在明天,姜新染要住一晚,顾若也提出留宿。
    姜珮兰不知姜新染带朋友回来,没准备多余房间,忙说现在去收拾,顾若道:“阿姨不用忙,我住染染房间就成。”
    自然熟稔的一声“染染”,让姜新染心头一跳,抬眼看她。
    不过没有拒绝。
    姜新染从前住的那间卧室只有一张一米二的单人床,她们进屋后,姜新染先走到大衣柜旁边,大开放棉被的那层,看到柜子里塞得满满的一床多出来的被褥,心中松了口气。
    她趁顾若去洗手的功夫把柜子里的棉被铺在地上,等顾若出来时,地铺已经铺好了。
    顾若一眼扫过,最后把目光停在姜新染身上。
    “凑合一晚吧,你是客人,你睡床,我睡地,委屈你了。”
    顾若没有说话,点点头,拿了自己的衣服去洗澡。
    她洗得很快,身上带着热气,赤脚走出来,乌黑的长发绾得很随意,有一绺碎发从她的颈边垂至锁骨,在秀美的锁骨窝里打了个卷。
    姜新染只看了一眼就口干。
    顾若穿着一条米白色真丝吊带裙,被顺滑的缎子包裹起来的肌肤,牛奶似的白,只在肩膀头的圆润出点缀了一点诱人的粉嫩。
    质地温柔的丝绸修饰出了她杨柳般的细腰,她赤脚向姜新染走来,颇有几分弱柳扶风的韵味。
    漂亮的脚趾一点一点地踩在地板上,就像踩在姜新染的心尖上。
    连向来波澜不惊的眼中,都氤氲着水蒸气,波光流转,本来她的眼尾就有点翘,这会儿就更勾人了,漫不经心地撩一眼,让姜新染怦然心动。
    人前的顾若是清冷的、孤高的。
    只有这时,才能得见她美艳动人的另一面。
    而这个女人像是不知道自己魅力,坦然自若地走近姜新染,看她呆呆的、嘴唇微张的傻样,狐媚般的眼睛弯了起来,身子前倾,故意地凑近。
    被水蒸气熏红的润色薄唇勾出一个完美的形状,呵气如兰,气息包裹住姜新染,让她熏熏欲醉,眼神都迷离起来。
    第八章 心疼
    顾若故意倾身凑近了姜新染的脸庞,却并没有故意勾引的心思,只是瞧姜新染直愣愣的模样,连眼睛都不会眨了,有趣得很,就凑上去细看。
    顾若深知姜新染对她的吸引力,然而关于她自己对姜新染的诱惑力,她还处于认知不清的阶段。毕竟从很久以前,总是她对姜新染无法自控的时候居多,而姜新染总是半推半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