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最新备用网站无广告

第5页

    [希腊神话]蓬莱基建队 作者:木落月明
    第5页
    他的箭射进阿伽门农的身体。这杆神箭不会伤人,却是最恶毒的诅咒:
    “以我阿波罗之名,
    你的身体将为利刃穿心,
    你的王位将为小人所夺。
    你若再敢污蔑美丽的神祗,
    你的后裔永远争斗不息。”
    阿伽门农吓得瘫在地上不敢说话了。
    太阳神得意地向方澄穆邀功:“我的处理你可满意?”
    “我很满意。”方澄穆趁机说:“你要是为我设计一座房屋,我将不胜感激。”
    太阳神终于抓住一个献殷勤的机会。他取来珍贵的羊皮纸,再削出几杆粗细不一的芦苇笔,很快就为方澄穆创作了三座宫殿。
    第一座富丽堂皇,堪比迈锡尼联邦最奢华的宫室。
    第二座神圣庄严,高耸的穹顶仿佛直通奥林匹斯的天际。
    第三座别出心裁,圆形剧场,看戏休憩两不耽误。
    这些建筑都是当地最最奢华的配置。
    方澄穆全不满意。
    石头做的房子住起来怪冷的,他喜欢用木头来搭。木质楹柱,翼角飞椽,在阴雨绵绵的春夏之际,雨水从屋檐滑落,天地间挂起一道自带音效的雨帘。那感觉美妙极了。
    阿波罗听得如痴如醉。如此脱俗的可人在描绘着如此曼妙的场景,光是听着就叫阿波罗欲罢不能。
    阿波罗说:“我要亲手建起这座庭院。我能在你家住下吗?”
    “当然可以。”方澄穆的领地不算小,太阳神挪个坑睡觉一点都不难。
    *
    三天功夫。在阿波罗的悦耳竖琴声中,爱琴邑的土地上出现了第一座木屋。
    二梁四柱,翘角重檐,正是方澄穆熟悉的房子的模样。
    阿波罗擦了擦头上的汗。改了十次图纸,他总算掌握了东方奇妙的建筑构造。
    木屋竣工的那一刻,系统寄宿的猫头鹰兴奋地宣布——
    【恭喜侠士声望突破2000!】
    【您目前的声望等级为一级,获得称号“庄园贵胄”。】
    【您的活动范围已经扩展啦。快去试试吧!】
    方澄穆小心翼翼地将手伸向原来空气墙的位置。他的整个人已经可以穿透这堵墙,他的活动范围已扩张到整座小岛。
    来自蓬莱的异乡人第一次窥见小岛的全貌。
    这是座离特洛伊大陆只有不到十海里的小岛。岛上中间是山脉,南北都是平原。花草林木,野兔麋鹿,物产还算丰富。
    小岛本来无人问津,现下充当着迈锡尼人进攻特洛伊的驻军本营。北部海湾里停靠着七八十艘战船,山脚下驻扎着两三千个战士。
    方澄穆撑着伞巡游全岛的时候,正巧给迈锡尼联军的代统帅奥德修斯看到。
    奥德修斯追着方澄穆来到他新造好的房子。
    夜幕已降临,太阳神收起他的光辉,只让屋前的篝火照亮狭小的一方世界。
    方澄穆和他们围在篝火旁,烤起刚从山里抓回来的鹿和野兔。
    升级成贵族,捕食动物已经不添声望。造房子,开垦农田,建造庄园,是目前刷声望的主要手段。
    方澄穆当然得好好犒劳替他建房子的人们。只要为他建房子出了力,都能分到吃的。
    勇猛的阿基琉斯吃得津津有味。高贵的太阳神有些牢骚。
    阿波罗抱怨:“我是神,他是半神,我总该拿得比他多。”
    方澄穆劝道:“大家行走江湖不要计较身份尊卑,有福同享有难同当。”
    阿波罗支着胳膊把头扭到一边表示不满。
    方澄穆把自己那份鹿腿递他手里:“你要是吃不饱,我就再给你多些。这么做只是朋友间的友谊,可不因为你比他高贵。”
    阿波罗反正看到他碗里的比半神的多就十分满意。他把所有吃的全推到方澄穆面前:“你也是我的朋友,都给你吃。”
    方澄穆关心地问:“你真一点不饿?”
    阿波罗骄傲地说:“神是不饿不朽的。”
    方澄穆便不管他。把剩下的跟阿基琉斯分了。
    三个人让来让去,叫只分到半只兔子的阿伽门农馋得口水直流。
    阿伽门农忿忿不平:“我帮你建起房子,我帮你点燃篝火,凭什么我的面前只有微薄的一份食物?”
    方澄穆可没把阿伽门农当朋友:“搞清楚你的地位。你是人质。你吃的半只兔子,我还要叫你的军队还回来的呢。”
    阿伽门农怒不敢言,只好拿起勉强能压压肚子的半只兔走到昏暗的角落里自己吃掉。
    奥德修斯就在此地潜伏着,阿伽门农兴奋地抓住奥德修斯的手:“我信赖的战友,你是来把我赎回去的吗?”
    众人的目光全集中到奥德修斯身上。
    奥德修斯忍不住心底吐槽:猪队友,暴露我踪迹。
    他脸上仍笑嘻嘻:“不错,我是来赎回尊贵的统帅和国王的。”
    太阳神素知奥德修斯为人阴险狡猾,提醒道:“他看起来不像赎人。他的身后并没有跟着羊,他的手上也没带着什么粮。”
    急躁的阿基琉斯站起来捏紧拳头:“原来你打算抢人。”
    方澄穆一言不发。孤身前来当着太阳神和阿基琉斯的面抢人,未免也太不自量力了些。
    奥德修斯突然扑倒在地大哭起来:“我没有抢人的意思,我也不是来赎人回去的,我是来报信的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