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最新备用网站无广告

第4页

    爱上爸爸的情人怎么破 作者:李末子
    第4页
    小秘书们双眼发亮,八卦之光在她们魂魄深处燃烧,“真的呀!姚总监原来是这样人呀,跟我们平时看到的不一样诶,我们以为姚总监会是那种比较禁欲系的!”
    辛南云仰着脖子一脸得意,“才不是呢!可禽兽了!”
    “咳,小辛总,那个……”小秘书轻咳一声,给辛南云使眼色。
    辛南云沉浸在自己的世界完全没看到:“你们别不信,你看吧,明天我脖子上肯定又会多很多痕迹的!”
    “可是你脖子上现在的痕迹和我的尺寸不合。”冷漠的声音在身后响起。
    辛南云转头看着姚静,当众被揭穿谎言的羞耻感压过见到姚静的惊喜感,辛南云脸涨得通红道:“你!你不要拔手无情不认账!我、昨天晚上整个宴会厅的人都看到你跟我去了楼上的!”
    姚静走到辛南云身前,离她堪堪一寸的距离,低头抬起她的下巴道:“既然你不相信,那我就弄一个你对比对比。”
    说着姚静在所有人疑惑的神情中抬起辛南云的下巴,弯腰吻上辛南云柔嫩的脖颈。
    “啊!”辛南云一声短促的惊呼,随即感觉到湿热的舌尖在她脖颈轻轻舔舐。辛南云全身血液瞬间全部用到皮肤表层,从额头一直红到了脚底,当然,衣服遮住的地方大家是看不到的。
    姚静感受到唇下肌肤微微发热,收回舌尖开始吮吸。
    “嗯……”辛南云指尖微微颤抖,感觉自己浑身一软,就快要瘫倒在地上!
    姚静亲吻她的时间一分钟都没有,辛南云却感觉过了半个世纪。
    待一切结束,姚静握住辛南云的肩转向小秘书们,手指轻轻滑过自己刚刚吮吸出来的红痕,嘴角挑起危险的笑意,“你们看这两处吻痕一样吗?”
    小秘书们集体摇头。
    姚静冷哼一声,转身向自己办公室走去,嘴角危险的笑意丝毫未减,不过这小萝莉的口感倒是不错。
    第8章 8
    8、我是主角,怎么可能毫无风险的就过上童话般美好的爱情生活?
    辛南云被姚静吻了脖子后,整个人处于一种癫狂状态,到处去炫耀。
    甚至给好友打电话,“我成功了!”
    好友嘴都肿了,说话含含糊糊道:“我给你吸的吻痕有用吗?”
    辛南云道:“可有用了!她还亲了我一下呢!”
    “哇!真是太好了!”两人叽叽喳喳的开始讨论。
    小秘书们无奈望天,你怎么不告诉他姚总为什么要亲你呢?
    但辛南云心中的喜悦如何也挡不住,她蹦蹦跳跳继续满公司炫耀,最后她推开总裁办,脖子一扬,指着自己脖子上新鲜的吻痕说:“看!我被翻牌子啦!她果然是喜欢我的!”
    “我打死你这个不孝女!我怎么生出你这么个天天丢脸的女儿!”辛南云没想到自己炫耀到父亲办公室了,再次被追着打到公司各处!
    辛总裁快要被气死了,感觉自己像是养了个讨债的熊孩子!自己暗戳戳的勾搭上了姚婧就算了,他睁只眼闭只眼,毕竟姚静这人人品还是不错的。可如今这傻缺孩子竟然顶着一脖子吻痕耀武扬威!真是气死人不偿命!
    打完孩子撒完气辛总裁将姚静叫到办公室。
    辛南云看到姚静走进父亲办公室,就好似姚静进的是龙潭虎穴,咬着手绢说:“嘤嘤嘤嘤,爸爸要拆散我们俩了!怎么办!”
    秘书安慰道:“小辛总你想多了,或许只是工作上的事情呢?”
    辛南云道:“才不会!我是主角,怎么可能毫无风险的就过上童话般美好的爱情生活?要是那样读者就不会看了!”
    秘书看她戏那么多,只得放弃,悠悠跑去做自己的事情。
    辛南云一直盯着办公室,但办公室却没有她想象中那么的腥风血雨。
    辛总裁看着姚静越看越喜欢,“姚静啊,你是个好孩子我知道的,但我还是想问问你对我家小云是什么看法。”
    第9章 9
    姚静沉思后难得眼角带着些许柔情,“她很可爱。”
    辛总沉默了,听说夸女孩子不知道夸什么的时候就会说她可爱,所以姚静刚刚想了那么久,是找不到辛南云的优点吧。
    姚静多聪明,见辛总这样,便知道他误会了,解释道:“她也很单纯,思想简单,勇敢乐观,还有很多很多。”
    辛总终于放心了,都说情人眼里出西施,他从来没觉得辛南云有这么多优点,如今姚静能说出这么多,对辛南云也是真爱了吧。
    辛总十分欣慰,挥挥手让姚静离开。
    姚静打开门走出办公室,辛南云扑向姚静,姚静伸手抵住她的额头,辛南云怎么扑腾也够不到姚静,只能眼巴巴的看着姚静,委屈道:“我就是想关心你。”
    “唔,关心不要扑上来。”毕竟在公司呢。
    辛南云乖乖站好,“爸爸跟你说什么了?”
    姚静摇头:“没说什么。”随后回到自己办公室,虽然要找辛南云算账,但是也要等工作做完才行。
    辛南云却误会姚静被父亲批了一顿,风风火火的跳到总裁办公室,推开门,“你还是我爸爸吗?”
    辛总满头问号,抬手桌子一拍,“你说的什么胡话?”
    辛南云嘤嘤嘤道:“爸爸我好不容易看上一个喜欢的人,你怎么不帮我,还要拆散我们?”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