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最新备用网站无广告

第2页

    [综]叶上仙您吃好喝好 作者:终焉薄荷叶
    第2页
    周遭灵气凋敝,显然很久不曾和空桑的母空间沟通,甚至在这个世界之中的存在也已经彻底被边缘化了。经年又累月,空间的投影受到异世界的斥力,被不断不断推向离世界核心更远的地方,或许过不多久,就会向虚无之中塌陷。
    空桑少主当然不想坐以待毙,给这个行将凋敝的子空间陪葬。
    然而她也知道,在同一个失联的异界之中,其他子空间的情况不会差太多,自己不论去哪里,也不会得到更多线索。
    吸纳自己的这个异世界,它的设定已经游离于华夏历史时间树之外了。回乡的方法,少主没有任何头绪。
    她之所以暂住在这里,是在使用一套特殊方法,估算子空间受斥被推向虚无的速率,从而大致推测这个异界和华夏世界体可能存在的任何空间关系。
    而正因如此,照理说,眼前这个人——
    姿容潇洒的白衣青年长发披落肩头,他坐如一棵歪头松柏,此刻正不耐烦地捶着膝盖大腿,他身后背着的一把锈迹斑斑十分敦实的重剑随之左摇右晃——
    “……”空桑少主收起探究的眼神,腹中疑窦更甚。
    ……他一个普通人,为什么能够比世界的斥力走得更快?
    ……
    但是算了……
    少主叹了口气,决定先不管这些。
    眼前这青年说话虽十分无赖,却确实是饿了个半疯。严格来讲,他能走到这里也算是一出奇迹。
    来者是客,这空桑庄园投影的后院又不缺原材料,她做顿饭招待倒也无何不可。
    一碗热腾腾的鸡蛋挂面顷刻就见了底。
    白衣剑仙把碗往桌上一搁一推,眼神明亮如新雪:“还有吗?”
    “你还挺能吃。”少主转头走向厨房。
    五个空米饭碗摇摇欲坠地摞在一起,满桌大盘大盆都只剩下汤底。
    白衣剑仙端起一个砂锅咕咚咕咚一饮而尽,白袖子往嘴上一抹:“痛快!痛快!”
    他舔舔嘴唇,倏忽笑出一对梨窝,喜气洋洋将砂锅朝半空虚虚一递:“还有吗?”
    “……你怎么连花椒八角都吃肚里。” 少主打量他的眼神渐渐变得富有层次。
    “臭小崽子!”白衣剑仙笑容瞬间消失,啪咔一摔筷子,“我饿了嘛!你管我!而且你也没告诉我那东西不能吃啊!?”
    “快点,少废话,我还饿!”他别过脸把砂锅往前再递。
    “……哦好。”少主茫然接过砂锅。
    “……”她走向厨房之前一步三回头,欲言又止地看了他好几眼。
    数十个空饭碗气势磅礴,摞成一座平地而起的城池。
    满桌锅碗瓢盆之外,这座城池的主人终于轰然坍塌,醉生梦死地倒在了板凳上,像抽掉内芯的白纱布卷。
    两根筷子一前一后滚落在地上,最终将将停在一双金花绣鞋边。
    顺着腿往上看过去,就会看到端着一盘水果的少主表情十分复杂,难以言述。
    “不好意思,剩饭了。”
    白衣青年二维化地瘫在自己宽大的袍子里,一头墨色长发缎带一样顺着椅子的棱角流淌下来,“你家量真足,叶白衣佩服。”
    他腾出一只手,摇摇晃晃地指向天花板,半天从嘴里蹦出几个字来:“就是……油太大了!”
    作者有话要说:
    食物语里烹饪的时候使用加速食用油,每次可以减少5分钟烹饪时间……
    叶白衣,对不起!
    第2章 人间烟火
    叶白衣剩饭了!
    空桑少主此刻还不知道,这是多么天方夜谭一句话。
    她现在只看见这白衣服的漂亮无赖吃饱了饭,就四仰八叉躺在那里,一动不动地放空自己。
    叶白衣头枕巨剑,就着椅子仰躺,一只手搁在肚皮上,表情似痛苦又似欢愉,大约是真的撑得厉害了,于他而言是从未有过的新奇体验。
    “……茅厕右手边直走到头就是。”
    少主实在看不过眼,“你这样容易食道反流,快去排便吧。”
    “嘿,你这小崽子!”
    叶白衣挣扎着坐起身,瞪了她一眼。
    “……”
    少主并不想跟他拌嘴,自顾自收拾起盘子。
    面对桌上巨量的剩菜,她默默感叹,这下不好收拾了。
    能吃的人,她见过不少,但是这么能吃的人,这个自称“叶白衣”的可能还是第一个。
    本来只想随意做点菜给他垫肚子,可架不住这叶白衣吃完了还要,吃完了还要,竟是如同一座无底洞。
    叶白衣看起来实在是太自信了,这生龙活虎干饭的架势,真就让人误以为他能一直吃下去。空桑少主当了真,想当然地做了一桌宴会的菜量,他吃不了实在是太正常了。
    有一说一,叶白衣能吃这么多已经相当罕见,而可能正是因为他能吃,所以才与普通凡人有些许不同。
    能吃的人力气大,跑得快,能拥有逆行于世界的力量好像也可以理解。
    少主看了一眼叶白衣,心里掂量着一些事,同时端起一盘子剩菜,抄起筷子开始挑挑拣拣。
    “你在干嘛?”
    叶白衣忽而直起腰,目光随着筷头子上下移动,隐隐透露出不舍,“你……要倒掉它们?”
    “不是的……浪费终究不好。”
    少主掏出一个大铁盆,把一盘盘东西往里倒,一边倒一边解释,“我养了一些猪,你吃不了的,看看它们能不能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