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最新备用网站无广告

第11页

    别万山 作者:城南酒肆
    第11页
    游儿哭笑不得:“你还真拿它当个虫子啊?”
    正说着,钱串子已经一头顶开了大盆,冲着江无月眼里透露着万般难以置信。
    游儿趁机拈起灵符轻喝一声:“镇!”甩出符纸朝那大虫掷去。
    那钱串子猛然撑起虫体,断下一足将空中符纸穿插没入了墙,那断足连同符纸一并化了灰烟,大虫旋即破窗而出。
    游儿神色微变,跟着跃出窗外。
    岂料那大虫出得屋后,滚落院中,身体竟比先前大了数倍,茸毛也变得硬如二指粗细的铁针,三十只长足发着红光,齿状的嘴里喘息喷出阵阵的黑气。屋外守候的众人惊叫着落荒而逃。
    「师徒」二人相继赶到院中。游儿骇然,那虫大到这般程度,在她意料之外,且恐它翻墙出逃,迅速掏出灵符朝它掷去,大虫如法炮制,又断下一足抵消了符力。
    游儿愤愤道:“我看你有几只脚!”
    大虫也不甘示弱:“我看你有多少符!”
    这一人出符,一妖出脚,来回数次,院里顿时弥漫起灰色的烟尘。
    江无月在一旁匪夷所思、大开眼界,溜黑的眼珠随着他们在空中脚往符去的路线左摆右斜,心中叹道:“还有这么个斗法?!”
    钱串子:出自《子不语》
    第7章 无须山七
    一直斗到大虫肢足全无,像个毛虫伏在地上喘息。
    游儿摸出了最后一张符,藐着钱串子笑道:“走好……”遂合上眼,全力拈符念咒,只待这最后一击,将其降服。
    符尚未击出,那钱串子突然将全身茸毛炸立起来,耷软的茸毛立刻硬如铁针。
    游儿竟似不觉,还在闭眼念咒,江无月见势不对,未作他想踏足朝游儿扑去。
    霎时间那虫体一侧的长针如万箭齐发,瞬息之间就直朝二人射了过来。
    游儿尤未躲闪,看似还在专心施法,忽感被人抱住连滚几番,跌坐在了院中假山之后,假山已被粗长的针毛戳得千疮百裂,江无月伏在自己身上,手臂割破了,小腿还被刺穿个洞来,血流汩汩。
    游儿方大惊道:“你……”
    却又「你」不出个下文,她想说你疯了不成,又想骂你不要命了?
    然而分明是她自己要试探,留了后手迟迟不出。符纸业已在刚才翻滚间跌落在远处。
    两人相处不多日,莫不是给她买了身衣服她动容之极,居然为了自己如此舍身?
    不待游儿热忱地感慨完毕,江无月低头皱着眉用力抓着膝盖,道:“反正我也要躲过来,顺道带你一起躲。”
    游儿欲脱口而出的话一字未出,已经冷静下来。
    大虫却已蠕至近前,将假山用另一侧身体围起来,遍布这侧的针毛立时又对准二人支了起来。
    江无月重心放在未受伤的那一条腿上,回身蹙眉注视着大虫,未受伤的左手掩在腹下,拇指隐隐掐住指节,复又紧握住拳头。
    正犹疑不决间,游儿见她既无法器,又无符箓,孱孱少年的样子挡在自己身前,自己的桃木盒也在刚才被戳断肩带落在远处,不由怒道:“不会术就躲远点儿!”
    随即一把将她扯到身后,垂下右手隐在袖里,余光往后看了江无月一眼,呼气一沉,趁着起身的瞬间,衣袖顺势轻轻抖了一抖。
    江无月想着刚才那互踢毽子一般的斗法,已然将眼前这个年轻方士的功力判断出了七八分。
    眼下竟被一个半吊子方士挡在身后,原以为会心里不免嘲弄,事到临头才发觉只有暖意。
    那钱串子已做你死我亡之态,一阵风动,将全身针毛陡然发力尽数射了过来。
    眼见得那长针直逼眉心处来,二人眼风霎时明锐,同时抬手。
    就在此时,针毛竟全然定在了空中,屋顶处传来一声:“斩!”针毛和大虫悉数断成几节。
    二人收回手寻声望去,一个身形高挑的方士,手持一把深蓝色纸伞立在屋顶上。
    “师兄!”游儿起身欣喜地叫到。
    那男子飞身下来,听到这声「师兄」,上下鄙夷打量了她一眼:“师妹?你这又是何打扮。”
    游儿嘿嘿一笑,道:“师兄,你怎么才来?”
    “我去客栈找你,你不在。想到那悬赏告示,猜你已经过来了……”
    男子看到坐在地上的江无月,问道,“这位小兄弟是?”
    “江无月。人家是个姑娘。”游儿边说着边走去拾起了自己的桃木盒。
    江无月微微俯身致谢。
    男子运炁一看,当即了然:“姑娘不必客气,在下韩门高。”
    游儿这边看了看盒子里已然碎裂的药瓶,向韩门高道:“师兄,师父做的药带了么?”
    韩门高拿出衣兜里的药瓶,抛给游儿,又问江无月:“姑娘可是游儿的朋友?”
    江无月看了游儿一眼,不知如何接话。
    游儿只过来蹲在她受伤的小腿前,背对着韩门高,撕开她小腿的布料,悻悻地答:“是!”
    “你朋友……不懂术法么?”韩门高疑道。
    “不懂!”游儿说着,把药瓶打开,脸上怒气未消,手倒是先顿住了,冷眼看着江无月冷,“会疼……”
    “嗯……”江无月应了一声,“我不怕疼。”
    “疼也得忍着……”游儿白了她一眼:“它有毒……”说着轻轻将药抖在伤口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