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最新备用网站无广告

(一)院花的初次邂逅

    (各位小可爱们:

    首先,新文开更,前叁章暂时无肉,属于铺垫,更新会慢一点。

    其次,万俟是姓氏,音同“莫奇”)

    “万俟医生,”

    上午十点钟,一个小护士急急跑进办公室,“急诊那边有新的重患要科室会诊,主任让您快去。”

    “重患?这么早?”

    万俟雅刚泡了牛奶麦片,这下又吃不成了。

    放下大茶缸,她弯腰在键盘上敲了敲,结果没甚反应,只好抬起头呼唤对面的同事:

    “老何,待会儿帮我点一下这个系统啊,不然挂到我这边的号……哎呀,居然又卡。”

    老何是个微胖的中年大叔,黑框眼镜,发际线高得突出,脸盘子十分圆润。

    “你赶紧去吧,待会儿系统我帮你看。”

    从抽屉里摸了一个蛋黄派丢给万俟,老何用眼神示意,“垫垫底,听起来是要大作战了。”

    “嗯,谢了。”

    万俟雅把蛋黄派揣进口袋,抓起椅背上的白大褂一披,风风火火跟着小护士走了。

    这时候的医院已经开始有人满为患的迹象了,万俟避着走廊里的患者,疾步穿行,顺便一捋酒红色的波浪长卷,扎成一个简单的发团。

    “这次是事故还是车祸啊?”

    “事故。”

    小护士按下一楼,“施工时出了事故,塌了,钢板压断了肋骨,有个比较倒霉,钢筋打前胸穿过去了,也是命大没直接插穿心脏。”

    听起来挺惨,万俟想。

    很快到了一楼,两个人穿过大厅,左拐进长道,又坐电梯去急诊楼五层。

    会诊室已经来了五六个医生,胸外科手术的医生也陆陆续续到了,陈主任最后抬着大号保温茶缸进来,招呼众人赶紧坐下。

    “没吃早点的同志,面包巧克力什么赶紧对付一下,省得待会儿吐出来,低血糖。”

    得,医生都受不住的话,估计有点严重了,万俟雅连忙把蛋黄派撕开,叽里咕噜先吃了。

    几分钟后,投影上开始放图,一人胸前好长一根钢筋插着,一人胳膊血肉模糊,只剩皮连筋了。

    检查的各种片子也出来了,陈主任简明扼要地讲了患者的一些基本情况,开始商讨手术方案。

    重大伤情往往牵扯多个器官和组织,必须联合手术,万俟雅主要负责骨科。

    讨论过程相当灼人,万俟跟另一个同事在电脑前一边看一边商议,这个粉碎性骨折,那个又是牵扯脏器,等到最后定了两套方案,负责手术的医生急急忙忙去准备。

    终于能喘口气时,科室那边又打来电话,说住院部的一个老大爷的情况有异常,关节积水了。

    当初是万俟雅负责诊断和开住院单子的,这会儿须得过去看看,她跟陈主任打了个招呼,继续风风火火赶去住院部。

    坐电梯下行的时候,听见两个姑娘小声说起今天的热搜,“裴氏集团旗下施工地出现重大伤亡,现场工人不幸一死二伤……”

    万俟雅站在后面,听见裴氏集团的时候,反射性地看了一下自己的无名指。

    “叮”的一声打断了思路,已经到了一楼,万俟雅急忙挤出电梯,出大厅沿着外走廊穿去住院部。

    电话又打来,万俟一边安排一边往前走,没留心,迎面和一个人撞了个满怀。

    胸脯柔软,对方是个女人。

    “啊,对不起。”

    万俟雅忙着,也没怎么看清女人的相貌,道了歉,错身从她身边走过,继续大步流星。

    一路紧赶慢赶,终于进了住院部电梯。

    电梯里信号不稳定,万俟叁言两语结束了通话,按动按钮正要把门关上时,忽然听到:

    “等一下。”

    抬头,竟然是刚刚刚自己撞到的那个人。

    这会儿得闲,几秒钟的时间里,万俟雅迅速地把人上上下下看了一遍。

    深黑色的女士西装,裁剪得体,领口露出的白色内衬干净洁白,整理得十分规范。

    胸脯凸起柔美的曲线,女人身材高挑,站在那里很有衣架子的感觉,就是这身扮相和医院格格不入。

    约摸是来探病的?

    万俟暗自猜着这人的身份,对方忽然递来一样东西。

    “您的胸牌,刚刚掉在路上了。”

    纤长手指犹如葱白,难得的好看,万俟雅甚至都被吸引得忽略掉了自己的胸牌。

    于是呆了几秒钟才回神,慌忙伸手去接。

    “呃……谢谢。”

    不知为何有一丝丝心跳,拇指和食指捏住胸牌的瞬间,万俟的视线突然对上了这人的。

    四目相对,万俟雅发现这女人的眼睛很好看。

    典型的黑瞳,安静深邃,让人觉得很平和。

    连疏离感都是恰到好处。

    女人笑了笑。

    “抱歉,刚刚没留意,撞到您了。”

    眸里似染了一点微光,笑容谦和,礼貌。

    举手投足之间,温文尔雅,万俟头一次觉得“风度翩翩之君子”这句话也可以形容一个女人。

    指尖突然一轻,对方已松开了手,退后一步,朝她点点头,转身走了。

    万俟雅依旧有些呆,直到电梯门缓缓关合,才反应过来按了楼层。

    微微的失重感传来,万俟靠着厢壁,忽然觉得有一点空空的。

    那个女人,真好看啊。

    对方的脸一晃而过,似乎并不十分清晰,但感觉每一处都正好长在自己的审美点上,包括气质。

    哎呀……

    发觉自己竟然花痴的万俟,连忙拍了拍脸颊,深刻的检讨:美色误事。

    而且自己不美吗?明明就是大美女啊。

    再退一步讲,当年黎城大学美女如云,形形色色,要多少有多少,怎么今天独独就失了神?

    丢脸,实在丢脸。

    可是,真的有点点想再看见她呢。

    我靠!万俟雅发现自己又花痴了,忙狠狠掐了一下自己的耳垂,让你不要想!

    电梯到了六楼,万俟雅站直,理了理衣领,咳嗽一声,心无杂念地走出去。

    老大爷的情况有异常,但尚在可控范围之内,万俟雅看一下相关的参数,安排关节排水。

    交代家属一些需要注意的事情,又陪老大爷聊了一会儿,几番安慰。

    总之处理妥当了,万俟雅才从病房里出来。

    一看时间,都快过一点了。

    “咕咕~”

    从早上就吃一个蛋黄派,肚子瘪得不行,万俟雅摸了摸小腹,不想低血糖的话,最好赶紧进食。

    坐电梯下楼,不知怎的,突然又想起那个只有一面之缘的好看女人。

    她是来住院部的吗?会不会还遇得上?

    鬼使神差,万俟雅忍着肚子的抗议,硬是在一楼大厅转了一圈。

    万一她来缴费,或者下楼买东西……

    心里莫名其妙有种期待,可惜现实并不总让人如愿——万俟雅转了一圈,除了觉得肚子更饿了,连人影都找着。

    竟然觉得十分失望,可惜人海茫茫,找一个见面不到几秒钟的女人何等困难。

    再找下去可能就要晕在大厅了,万俟雅摸出一块巧克力含进嘴里,带着不知名的失望去食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