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最新备用网站无广告

(十)那你带我去啊

    衣衫不整地回家时,裴锦夕很庆幸这几天她爹没在家,不然跳进黄河也洗不清啊。

    胸罩解了扣,脸上和脖子上都是口红印子,裤子沾了点儿还有不可描述的湿液。

    如此狼狈,裴锦夕看着都脸红——不知道这女人怎么做到这么风骚的。

    根本就是不害臊!

    赶紧把衣服都给装进大黑塑料袋扔了,眼不见为净。

    完事才舒舒服服泡了个澡,裴锦夕无聊,看了看邮箱,没想到万俟雅真把论文发过来了。

    一篇关于什么什么技术的前沿讨论,大串大串的专有名词看得腰疼。

    术业有专攻,裴锦夕不强求自己看懂,随便一翻就关了,靠着浴缸闭目养神。

    突然之间多了个女朋友,腰疼!

    不能跟别人吐槽只能闷着,腰疼!

    莫名其妙还有契约,腰疼!

    总之是令人腰疼的事情,裴锦夕不知道万俟雅是不是有什么目的,万一是商业间谍,那不就亏了?

    一想到可能亏钱她就腰疼,也不养神了,琢磨着要不要找严婧瑶摸摸她的底时,平板忽然收到一条消息。

    手贱点开,入目就是万俟雅光洁的裸背,另外附文:小夕,想要你亲亲~

    嘶……鸡皮疙瘩瞬间起来,裴锦夕手一抖,平板掉进了水里。

    “……”

    真令人腰疼!

    翌日,裴锦夕照常去了趟公司。

    每天的行程其实大同小异,除了近期不用出差,稍微可以休整。

    毕竟这次和松井的签约颇费心力,不过晚上还有个小聚会要去。

    以前“小兄弟”的回国生日狂欢,参加的肯定都是些富二代,半熟不熟,裴锦夕不是很喜欢这样的聚会。

    但总要给人面子,而且考虑将来,多认识几个人总没有什么错。

    问题是女伴,裴锦夕脑子里滑着列表,思考邀请谁一起去比较合适。

    手机忽然震动,某个女人居然打电话来了。

    “……喂?”

    “小夕,”万俟雅一如既往地风骚,“今天下班可以来接你漂亮的女朋友吗?”

    “……”

    这还能夸夸自己,裴锦夕皱了皱眉,不冷不热地回答:“我晚上有聚会。”

    “聚会?”

    万俟雅依然兴致勃勃,“那需要女伴吗?”

    “……”

    “把我带出去很有面子哟~”

    随口一问但是歪打正着,裴锦夕想了想,“等下班我来接你。”

    “嗯~”

    但凡能见裴锦夕的机会,万俟一个也不想错过,正好自己今天不加班。

    心花怒放,万俟雅不禁又想:照霸道总裁爱上我的套路,裴锦夕是不是该豪车开道,带她去百来个人伺候的店里私人订制啊?

    最好再有个管家王妈赵妈李妈的,说:“我们小姐从来没有带过别的女人来。”

    简直完美,可现实是,下班后,裴锦夕开着辆的奔驰sart来接她。

    红黑搭色,敞篷,车型小巧玲珑,某个总裁坐在上面,手搭方向盘。

    “送你回家换衣服?”

    “……”

    没有私人订制,没有百来个仆人,也没有什么赵王李妈,只有裴小总裁的扑克脸。

    万俟雅心里叹气,趁她没发动车,扑上去按着她的嘴角,手动调整笑脸。

    “来接美女,能不能笑一笑?”

    “……”

    可爱的迷你奔驰就这么夹在车流里开到万俟家楼下,停在路边。

    裴锦夕没想上去,奈何万俟雅一下勾了她的小指,笑盈盈地撒娇:“小夕,上去嘛~”

    “……我上去做什么?”

    又不熟,然而万俟雅不依不饶,甚至还凑过来,“上去,做爱,做的事啊。”

    “……”

    赤裸裸地勾引,裴锦夕皱眉,不自觉握紧了方向盘,但如果不上去,那这女人很可能在敞篷的情况下干出什么事情来。

    “小夕~”

    万俟雅真就慢慢地要凑过来,好像要亲她的嘴唇,裴锦夕眼皮狂跳,赶紧拔钥匙下车。

    “你不是要上楼吗?”

    某个小总裁躲得比兔子还快,面儿上却装着不苟言笑,“带路吧。”

    扑克脸又摆出来,万俟雅默默在心里吐槽:不解风情!

    不过回家就不一定了。

    暗中已经计划了一万种勾人上床的法子,差点没在电梯笑出声,万俟雅觉得此刻的自己很猥琐……不,美女的事儿那能叫猥琐吗?

    女鬼聂小倩不也都爱勾引纯情的小处男嘛,我勾个小处女没毛病!

    裴锦夕当然不知道万俟雅流氓的心思,一直习惯性地打量四周,估计这地产多少价位。

    两人各自想的差了十万八千里,但最后还得同进一门。

    万俟雅的家是自己的房子,买了没几年,装修很新,色调清新自然。

    沙发上全套欧式风格,时尚简约,米黄色,裴锦夕换了拖鞋后站在旁边看了会儿,回头问:“你喜欢黄色?”

    也不知道是不是脑壳被夹了才问这傻问题,万俟雅风骚地一撩头发,眼神又开始勾引。

    “我嘛~”

    上前逼近裴锦夕,她正好站在沙发的扶手侧,被这么一挨,反射性往后退,坐在了沙发上。

    万俟雅心花怒放,这简直送上门的鸭子!

    “小夕~”

    急忙压上去把人沙发咚,万俟雅两腿一分,罩在裴锦夕身上,发丝垂下来,轻轻地搔到了她的脸。

    裴锦夕哪料到这出,想把人推开吧,一看旁边就是玻璃茶几,万一……

    “唔~”

    还没万一完就给亲了,万俟雅轻轻顶开裴锦夕的唇,将咬开的半颗巧克力渡了过去。

    也不知道她什么时候含在嘴里的,裴锦夕脸一红,唇齿间绽开异样的甜蜜。

    融化的可可,香甜中伴着一点点酒味,竟是一颗酒心巧克力。

    surprise?

    好像就是他们家的巧克力,这个女人喜欢的跟自己是一个牌子?

    巧克力丝滑无比,裴锦夕又是躺着的姿势,忍不住吞咽,将巧克力咽了下去。

    “好吃吗?”

    “……”

    被含着渡巧克力,裴锦夕郁闷的,“不好吃!”

    说着要推身上的女人下去,偏偏万俟雅是个没羞没臊的,又凑过来吻她。

    “嘴巴沾着哦~”

    妖精般的女人,低头压着裴锦夕的肩膀,轻轻舔了一下她的嘴唇,“小夕是不是也喜欢这个牌子的巧克力?”

    “……”

    又是歪打正着,裴锦夕怀疑这女人是不是找侦探调查过自己。

    但眼下也不是计较这事的时候,“你快起来!”

    “不要~”

    妖精缠人上瘾,非要压着她,“小夕,陪我做爱……爱做的事情嘛。”

    手不老实地要撩裴锦夕的衣服,这回裴锦夕真受不了,一抓她的手腕,翻身把人反压。

    “你有完没完?”

    “没有~”

    手被对方抓着,万俟雅就抬起腿蹭裴锦夕的腰,笑嘻嘻地看着她,风骚依旧。

    “小夕,我们今天还没做爱呢~”

    直白的求换,裴锦夕脸又红了,皱眉道:“你……整天想些什么啊?”

    “想你啊~”

    用大腿内侧蹭了几下,索性勾住身上的人,眨着眼睛暗示,“说好是女朋友嘛,那你总得有点表示啊。”

    “……”

    裴锦夕眉毛拧巴成一团,万俟雅暗笑,说:

    “小夕,难道不想上回来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