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最新备用网站无广告

(十一)假戏真做

    上回来?这是一个好问题。

    裴锦夕确实认真地思考了那么几秒钟,但动作却是把万俟雅的双腿蛇一样缠在腰上的掰开,起来。

    “聚会要喝酒,”裴锦夕整理着自己的衣领,“先换衣服,我带你去吃饭。”

    某小总裁又是一副正正经经的样子,万俟雅侧躺在沙发上叹气:这都还能跑,也不知道该说这小总裁是绅士得过头,还是禁欲。

    “聚会需要很正式吗?”

    她懒洋洋地坐起来,双手向后撑着,伸直长腿,像个小孩子一样歪头看着裴锦夕。

    “要喝多少酒,去的人男的多还是女的多?”

    “就是那种生日聚会,随意一点就好,”裴锦夕回答,“酒不用喝多少,至于参加的人,男女参半,不过可能男生多一点。”

    视线在万俟雅身上来回扫了一会儿,尤其看她那凹凸有致的身材。

    “如果你想穿坎肩的话,嗯……带个外套。”

    万俟雅本来还在想穿哪件衣服去好,突然听到裴锦夕这么说,不禁笑了。

    站起来,趁人不注意摸一下对方的下巴,“小裴总果真很绅士哟~”

    说着就去里面换衣服,剩下裴锦夕,脸微红,赶紧低头假装咳嗽。

    万俟雅在换装的事情上并不太纠结,挑了一套黑色的坎肩包臀礼裙,简单别上一枚蓝宝石的木棉花胸针。

    大约半小时多一点,万俟雅开门出来,“走吧。”

    确实是妖孽美人,衣料裹得身材曲线极好,红唇性感,酒色的波浪卷有种异域风情。

    裴锦夕承认,这女人美得耀眼,就像她说得“带出去很有面子”。

    默默欣赏的时候,冷不丁又被万俟雅蹭上来亲了一口,裴锦夕惊醒,下巴又多了口红印。

    她慌忙抹下巴,万俟雅不知羞耻地打秋波,“啵”了一下似火红唇,妖艳绝伦。

    “……”

    美是美,就是风骚了一点。

    聚会地点包在裴景大酒店有露天泳池的那一层,反正是裴氏的酒店,裴锦夕就把餐厅订在楼上,吃完休息一会儿下去就好。

    过生日的叫赵小虎,算是裴锦夕的“兄弟”,被送到国外读书,今年年初才刚刚回来。

    为人没什么事业心,就是爱好打打电竞,吃好喝好,这次请的不是自己战队的队友,就是认识的一些富哥儿。

    现场音乐轰炸,又在泳池边,香槟啤酒美女俊男,比基尼或者露胸,香艳人间。

    比起那些公子哥带来的莺莺燕燕,裴锦夕这种休闲风格的真算个“异类”,她不是很喜欢这种场合,也就谈不上来搔首弄姿。

    但万俟雅不一样,她的美很有侵略性,就算她不刻意卖弄,也能在被看到的第一瞬间抓住人家的视线——尤其是男人。

    所以一出场就勾来好几个男的搭讪,在她逢场作戏喝了两只香槟之后,打完招呼过来的裴锦夕就插进来,搂住她的腰。

    “这是我的女伴,”她半真半假地嬉笑着,“你们灌酒别太猛啊,不然晚上谁伺候我?”

    “哦,原来是裴少的女人。”

    自然不能和别的女人一样,几个男的马上笑着答应,随便调侃几句,慢慢散了。

    等人走了,裴锦夕立刻把手放开。

    万俟雅不喜欢她这么快放开自己,但也多纠结,倒是觉得这场面有趣。

    “你们富二代也挺那啥的,”她轻轻晃着香槟,眼神看向对面的几个女人。

    衣品大方时尚,也都偏休闲,估计是跟裴锦夕一样家里有背景的。

    人以群分,和那些穿着泳装,黏在男人身上的女人明显不同。

    正要收回视线改看她爱的小裴总时,突然发现对面有个男人的目光不对。

    他好像在看……裴锦夕?

    一身白色休闲风的裴锦夕,妆容一如既往的雅淡,松松扎起的栗色头发显出几分随性。

    没什么刻意打扮的意思,但人美,也真的是抱着朋友的态度来参加party。

    此刻她正抬着一小个芒果慕斯,用精致的勺子舀了一点点送进嘴里。

    品尝很斯文,像个优雅的美食家,但裴锦夕想的却是:最近物价上涨,下次要不让厨房换个便宜点儿的黄油,吃起来国产的好像和进口没什么区别啊。

    脸蛋突然被一根食指戳住,万俟雅让裴锦夕转过去,“那个男的好像一直在看你。”

    裴锦夕一愣,看见对面的男人时,却不怎么惊讶。

    对方和她一对视,马上放下啤酒过来,脚步很急,仿佛怕裴锦夕丢了。

    万俟雅莫名觉得有危机感。

    “锦夕,”徐江热情地打招呼,好像他刚刚发现裴锦夕一样,“好久不见啊。”

    看裴锦夕的眼神里似乎还有点别的东西,然而不待万俟雅琢磨,裴锦夕突然把她揽住。

    “好久不见,”她笑道,“这是我女朋友。”

    不是介绍而是强调,万俟雅有点醋,难不成是前男友?

    徐江张了张嘴,似乎想说什么,裴锦夕却强揽着万俟雅往边上的酒店房间走去。

    赵小虎包的露天泳池带着半开放的套房,来的人可以随便进去拿酒或者打牌。

    泳池紧邻卧室,用玻璃隔开,旁边有休息用的桌椅,在往前有两个磨砂门的浴室。

    为的是方便宾客使用,裴锦夕拉着万俟雅进去,刷的插上门。

    泳池延伸到另一边,玩乐的基本聚在露天那边,挨近房间的这边反而清静些。

    “你这是……躲前男友?”

    万俟雅对裴锦夕的反应有点好笑,“当着人家面儿进浴室,你想什么呢。”

    “他不是我前男友。”

    “那是追求者?”

    “也不是……”

    裴锦夕听了一下外头的动静,又压低声音,“不知道他怎么就误会了,非说我跟他上过床,要负责。”

    这事儿她烦得不行,解释多少次人家都不信,非觉得她是想带球跑,甚至问她孩子在哪。

    万俟雅噗嗤一下都笑了,这蠢萌男比她看得霸道小说还多啊。

    “反正,”裴锦夕挪了下位置,正对万俟雅,“让他怀疑我们两个在那啥就好。”

    “做爱?”

    万俟雅替她说出来,顿了顿,靠着磨砂玻璃,笑道:“万一他跟来在外面听墙角呢?”

    这嘴跟开光一样,徐江真就跟来了,在外面敲门,“锦夕,你听我说。”

    裴锦夕郁闷得要死,突然听见万俟雅娇喘一声,断续地低语:“小夕,啊……慢点。”

    敲门声瞬间中断了,裴锦夕惊讶地看着万俟雅,觉得她真的有够骚。

    一时不知该作何感想,万俟雅忽然勾住她的脖子,将她按向自己。

    “乖,配合点,”舔了一下裴锦夕的耳垂,小声道:“亲吻激情一点就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