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最新备用网站无广告

(十三)上药(h)

    欲念一动,花处自然而然的敏感起来,连喷洒的水珠都能激发微小的快感。

    万俟雅面红心跳,裴锦夕却是很正经,一心只想为她上药,毕竟是因为自己伤的。

    下床去浴室拿了两块毛巾,一块垫在万俟雅身下,一块拿着轻柔地攒干花唇的水。

    房间里灯光的光线充足,裴锦夕小心翼翼分开一点阴唇,仔细看里面的伤势。

    阴唇有点充血,她又不敢太撑开,于是问万俟:“里面是不是很疼?”

    纯粹是为自己的行为负责,万俟雅将计就计,马上眼泪汪汪地点了点头。

    “忍一下,我给你上药。”

    裴锦夕拿过药粉,撕开,均匀洒在万俟雅的整个阴部,然后用喷瓶喷了喷。

    叁根手指按在柔软处,慢慢研磨,“你稍微忍忍,药粉要化一下。”

    万俟雅红着脸点点头,实际却是一颤,她抓住身下的被子,那处一阵暖热和酥麻。

    药粉化得不快,裴锦夕按着阴阜打圈研磨,阴唇被揉弄地左摇右摆。

    “唔~”

    前头的阴珠也被按压到,每一次循环研磨都会碰到它,万俟雅咬紧唇掩饰,腿根却在悄悄地发抖。

    好舒服~

    穴里的疼好像都被快感淹没了,穴心隐隐一酸,吐出点点热液。

    裴锦夕滑着手指,觉得指下的湿液好像多了起来,不觉加重了几分力道。

    花核被一揉,万俟呜的一声差点叫出来。

    药粉化了透明的水,裴锦夕擦擦手,打开了那条软膏。

    里面是透明的膏体,像芦荟胶,裴锦夕挤了一团在指尖,抹在万俟雅的阴缝上。

    这是擦阴道的药,裴锦夕小心分开阴唇,中指对准小洞,推着药膏插进去。

    穴口敏感地张开,满满的侵入感。

    “啊~”

    万俟雅叫了出来,裴锦夕只以为是她疼了,连忙说:“别动,一会儿就好了。”

    中指尽根没入最深处,湿软的穴肉一吸,欢快地裹住手指。

    带来快感的手指却没有停留,裴锦夕拔出手指,继续抹一团膏药,推进去。

    “呃~”

    万俟雅双颊绯红,抓着被子,微微弓起身子,小穴紧紧地一夹。

    被插得好舒服~

    可是手指停留的时间太短了,咕滋就退了出来,万俟雅微微一抖,热液流出。

    “小夕,”万俟雅抬起双眸,热切而风骚地盯着裴锦夕,“把手指塞进去磨一磨。”

    裴锦夕愣住,万俟雅继续引导她,“你按摩一下我才能吸收药效啊。”

    有道理,裴锦夕点点头,再抹了一团药膏,插进流水的穴里。

    “这样吗?”

    没有很快退出来,她转动着按摩内壁,指腹在深处轻轻地一勾。

    “啊,嗯……就是这样~”

    被按摩的地方一阵酥麻,含着手指的小穴很满足,穴口紧紧咬着不放。

    裴锦夕再度退出去,花口被磨得一麻。

    万俟雅微微抬起地小腹落会床上,她张嘴喘息,额头渗出了汗珠。

    好舒服~

    但是还不够,裴锦夕却已经准备收拾东西,万俟雅便软软说道:“小夕,那里疼~”

    “哪里?”

    万俟雅勉强撑起身,牵过她的手放在小花核上,低语道:“这里胀胀的,难受,你帮我揉一揉~”

    “……”

    这状态好像不太对,裴锦夕又皱起眉,然而还是依着万俟雅说的,缓缓地揉起来。

    一下两下,指尖的小核似有绽放之意,酥酥的感觉冲上来,万俟雅舒服得颤抖。

    那处……要被揉得高潮了~

    双腿早已自己打开,她享受着裴锦夕的揉弄,情不自禁地发出呻吟。

    “……”

    迷离的情态,饱含欲望的娇喘呻吟犹如魅妖发出的蛊惑歌声,能把人的魂都勾了。

    裴锦夕再迟钝也知道万俟雅……动欲了。

    指下的小核隐隐有勃起之态,发热发骚,裴锦夕忽然停止抚慰,转而拿了万俟雅的内裤,帮她套上。

    “上完药不能乱搞。”

    某个小总裁摆出扑克脸,平静得不像正常人——哪个正常人会对美女无动于衷?

    万俟雅很想骂娘,被这么不上不下的丢着,实在是很难受。

    穴心一片空虚,小核也还敏感着,万俟雅只能夹起腿轻轻地摩擦,希望能缓解一下。

    不知该说裴锦夕是木讷还是禁欲,两个人相顾无言时,突然听见门铃响个不停。

    “锦夕!”

    铃声不断,徐江还急不可耐拍着门板,裴锦夕皱起眉头,正想这回怎么应付,万俟雅突然抢先从床上下来,说:“我去开门。”

    “……”

    某个妖精似乎从来不知道别嫌这回事儿,裴锦夕看见她找出随身携带的口红,拧开,用无名指轻轻一点,又在脖颈上抹了下。

    淡淡的红印最是令人浮想联翩,万俟雅朝裴锦夕妩媚的眨了眨眼睛,一摇叁扭地迈着时装步去开门。

    细柳扶风,比妖孽更妖孽。

    这么一个骚情的女人去开门,裴锦夕都担心她干出什么事来,连忙也跟过去。

    外头果然是徐江,两眼发红,浑身酒气,喝了不少的样子。

    万俟雅抬手扶着门框,微微侧身,故意露出脖颈处的红印子。

    礼裙略凌乱,一对酥胸明晃晃的白,“请问这位帅哥要找谁啊?”

    如此“事后”的情形,徐江明显愣住,眼睛里满是不可置信。

    “你……不可能……你滚开!”

    竟伸手要来抓万俟雅,裴锦夕手疾眼快,赶紧把人勾回来,护着她。

    “你喝多了,”裴锦夕淡淡地,“醒醒酒,有事明天再说。”

    刚刚她趁着机会给赵小虎打了电话,这会儿来了几个比较清醒的熟人,把徐江拉开。

    徐江又闹,嘟嘟囔囔不止说着什么,裴锦夕回头看了一眼万俟雅,脱下西装外套递给她。

    语气同样冷淡,“这里没你什么事了,我让人送你下去,你在车上等我吧。”

    “……”

    仿佛只是对待一个挥之即去的“女伴”,但眼下没什么好说的,万俟雅轻轻抿了抿嘴唇,披上外套,朝走廊的另一个方向去。

    有拿钥匙的工作人员来送她,万俟雅到地下室找到来时的小奔驰,拉开副驾坐了进去。

    工作人员留下钥匙走了,空旷的地下停车场,万俟靠着车窗,陷入短暂的放空。

    她不喜欢裴锦夕刚刚的态度。

    ……

    等了大概十多分钟,裴锦夕终于下来,找到小奔驰上车,拉上安全带。

    “好了,我送你回家。”

    万俟雅看了她一眼,衣冠楚楚,毫无感情。

    今天她们那么亲密的互动,对裴锦夕来说,似乎没有任何触动。

    她为自己买药,上药,在那时护着自己……这些好像都只是出于礼貌。

    她对她,没有感情,好似古井无波。

    万俟雅突然有一丁点儿挫败。

    “裴锦夕,”她忽然说,“你今天约我来这个聚会,就是为了帮你挡那个男人吧。”

    裴锦夕的动作顿了顿。

    “我不喜欢你这样的做法,”万俟雅认真地看着她,“你如果直接跟我说,我未必不会帮你。”

    “……”

    “我只是不喜欢这样被算计,像个工具。”

    她十分坦诚地说出自己的想法,裴锦夕沉默一会儿,扭头盯住万俟。

    “今晚的事情,抱歉。”

    抿抿嘴唇,她转过头,准备发车,“你的想法我现在知道了,下次不会了。”

    万俟雅笑了笑。

    难勾引是难勾引了一点,但至少裴锦夕没有那种高高在上的优越和自负。

    哪怕契约女友,她也同样保持着尊重。

    突然倾身过去搂住她,万俟雅强制裴锦夕和自己接吻,颤她的小舌。

    “小夕~,道歉要有诚意的~”

    欲望难平,万俟雅不许裴锦夕逃脱,强行跨到她腿上坐着,用有些湿的那处摩擦她。

    “帮我,上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