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最新备用网站无广告

(十四)终于被调戏了(h)

    “……”

    在空间甚小的敞篷小奔驰里还能硬挤过来,跨着自己的大腿发骚,裴锦夕觉得这个女人也是挺不嫌累的。

    当然,人是美得很。

    停车场的光线并不是很好,又是从车头方向照来,正好被万俟雅的身体和头发挡住。

    但她并不需要聚光灯式的突出描摹,至少在裴锦夕仰视的视线里,她自带光芒。

    性感的红唇还是那么吸引人,唇形自然漂亮,不似欧美式的厚,独有一种东方的秀。

    眉如弯月,尾梢微微上翘,似有一丝风流的轻佻,那双桃花眼更是柔波荡漾,含情脉脉。

    阵阵艳香引人浮想联翩,面前这女人确实有种入骨的风骚,但媚而不俗。

    如此条件,追求的男人不得排到收费站去,也不知道怎么就挑上了自己——难道我看上去是个很弯的?

    不可能吧,看着有钱还差不多。

    想了一会儿,裴锦夕反正对送上腿的美色无动于衷,甚至想把万俟抱开。

    “车里太小了,回家再上药。”

    “……”

    真是一脸正气,万俟雅看着某个小总裁,心情忽然十分复杂。

    老实说,她最讨厌的就是占女人便宜的,俗称揩油的行为。

    因为这张越长越妖孽的脸,万俟没少见过想占她便宜的,一向厌恶得很。

    但现在,她巴不得裴锦夕占她便宜,最好能辣手摧花,狠狠地占。

    女人就是这么双标,偏偏裴锦夕如此正直。

    “小夕~”

    万俟雅忽然扯开自己的领口,本来就是深v设计,这会儿乳肉更是像要弹跳出来。

    “你帮我看看,有点疼。”

    “……”

    这样子怎么都不像是疼的吧,裴锦夕想,不过还是认真地看了一下。

    仅仅是看。

    白皙的胸脯好像只是一堆肉而已,某绅士礼貌的小总裁眼睛都不多斜一下,“没事啊。”

    顿了顿,“我没看见伤口,你要不要去医院。”

    “……”

    有些人真是不解风情得可以,万俟雅已经不想吐槽了,干脆往前一挺。

    乳肉直接怼上裴锦夕的脸,没等她反应过来又离开。

    胸口蹭上了口红印,万俟雅很满意,拉起衣服,自己爬回副驾座,长腿一搭,谁也不爱。

    “开车吧,不是要送我回家么?”

    “……”

    敞篷的小奔驰一路开到万俟家的小区里,裴锦夕先下车绕到右边,打开车门。

    万俟雅本来想下去的,然而看裴锦夕站在那儿,不禁念头一动。

    “小夕,疼~”

    即兴挤出几滴眼泪,万俟装出楚楚可怜的样子,嗲声嗲气:“走不了。”

    裴锦夕愣了愣,有点愧疚,“这么疼吗?”

    “嗯~”

    偷偷抹眼泪,裴锦夕沉默一会儿,转过身蹲下,“我背你上去吧。”

    万俟雅求之不得,麻溜下来扑到裴锦夕背上,非常积极主动。

    裴锦夕还真就背着她上楼,万俟本来想调戏一下这个小总裁,但想起自己还在装“疼”,只能忍耐。

    进了家门,裴锦夕把万俟雅背进卧室放到床上,将药膏搁在床头柜上。

    “你能自己上药吗?”

    “啊……”

    万俟雅抱起膝盖蜷缩起来,一脸虚弱相,眼睛还是泪汪汪的,“你可以帮我吗?”

    “……”

    那种地方……裴锦夕有点脸红,她不想碰第二次,可万俟雅的伤怎么办?

    也是自己突然插进去造成的,而且当时多多少少有点“报复”回去的意思。

    抿着唇思考了许久,裴锦夕看看躺在床上的万俟,没说话,自己去卫生间洗手。

    人一走,万俟雅立即一骨碌坐起来,叁下两下把衣服脱光了,只在肚子上盖条薄毯。

    就差没摆个仕女图的造型,裴锦夕进来的瞬间,眼睛没给闪瞎。

    高耸的胸脯即便躺着也可见曲线,乳肉白闪闪的发光,两点红润如梅艳艳。

    裴锦夕嘴角微微抽搐,万俟雅撑起身,轻启红唇好似喘息,让薄毯又滑下些许。

    “小夕~”

    她朝着对方张开两条美腿,大大方方地露出那处私密,“快来帮我看看嘛。”

    要打马赛克的高度颜色场面,裴锦夕整个僵住,突然忘了怎么走路。

    嘴角的抽搐更加明显,这女人想干嘛!

    “……”

    站在原地想了会儿,裴锦夕转身出去,找了个小纸杯,拿着棉棒回来。

    无视姿势销魂的万俟雅,把药粉倒进有水的小纸杯里,搅匀。

    “给你擦药。”

    小总裁冷着脸,抬着纸杯蹲到床前,用棉棒沾了药水,擦在万俟的私密处。

    粉嫩的肉缝渗着一点晶莹的液,哪怕裴锦夕的动作很轻,棉棒也沾出一丝银线。

    花穴仿佛饥渴一样微微一收,吐出的花液自不必说。

    裴锦夕知道那是什么,脸稍稍泛红。

    这女人……

    擦了几下便急忙转移了地方,裴锦夕臊得慌,重新换了棉棒,沾上药水。

    “那个,你忍一下……”

    忍一下,这意思含糊得很,万俟雅眉毛一挑,收缩了一下小穴。

    “……”

    裴锦夕不晓得该说什么,拂开她的耻毛,微微分开阴唇,用棉棒涂抹前端的小阴蒂。

    她不想挑逗万俟的情欲,可是万俟雅还是妖娆地叫出声:“小夕~”

    越轻越痒,小核像是羽毛抚弄。

    “忍一下……”

    裴锦夕不得不再强调一次,加快动作,裹了药水的棉棒滚过小核,打着圈研磨。

    肉缝里似乎又流了水,裴锦夕感觉自己的心跳都乱了,手一抖,不小心一摁。

    “啊~”

    不偏不倚摁到了阴蒂,万俟雅敏感地一颤,喘息着胸脯起伏,那处欲挺。

    裴锦夕赶紧停了动作,万俟雅不满足地呻吟,自己伸手想盖在小阴蒂上揉弄。

    裴锦夕赶紧制止,“有药,不能摸。”

    “嗯,”万俟雅抬起头,可怜巴巴地咬住嘴唇,“可是我好难受。”

    “……”

    又动情了,裴锦夕也不知泛了什么邪,忽然用棉棒压住小花苞,慢慢地挑动起来。

    阴珠圆润漂亮,沾了药液变得透亮,棉棒头环着它打转,又轻轻地碾压。

    “啊,啊……嗯~”

    小花苞被蹂躏得乱摆,万俟雅舒服得脚趾都绷紧了,小核一阵阵的酥麻。

    “小夕……啊~”

    棉棒头按着阴蒂狠狠碾压几下,万俟雅猛地一抖,喘息不止。

    双腿打开,肉穴里一暖流出水来,小阴蒂被挑弄的勃起,冒出可爱的花芽。

    “唔……哈啊~”

    阴蒂高潮也让穴道收缩律动,裴锦夕惊讶地看到阴瓣痉挛,小嘴儿又吐出蜜液。

    “小夕~”

    万俟雅面色酡红,似喝了酒一般。

    情欲绵绵,美人娇态,裴锦夕看得呆了呆,过了会儿才想起把棉棒扔了,重新拿了一根新的准备继续上药。

    接着该是阴道里头,裴锦夕换了软膏,挤出一点擦在棉棒上。

    “那,我弄里面了。”

    许是刚刚到发生的事情让她心虚,没敢和万俟雅对视,裴锦夕左手小心分开两片阴唇,右手拿着棉棒伸到穴缝处。

    娇嫩的粉口,她把棉棒探进去,涂抹阴穴。

    “嗯~”

    细细的棉棒当然不会有什么特别的感觉,可是万俟雅还是下意识地一紧。

    “啊……小夕~”

    “……”

    某处娇花轻轻翕动,裴锦夕盯着看了一会儿,忽然把棉棒扔掉,将自己的中指推进去。

    “嗯?”

    万俟雅感到异样,未等她反应过来,裴锦夕已将中指尽根插入嫩穴,俯身用另一只手撑住床面,黑黑的眸看着她。

    表情还是淡淡的,眼神却多了一点戏谑。

    “你不是希望我帮你上药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