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最新备用网站无广告

(十六)同居下

    裴锦夕用什么办法把人哄走的万俟不知道,只是在听见小总裁声音时,飞快蘸了点茶水抹到脸上。

    装出梨花带雨的娇弱,裴锦夕一进门,酝酿好情绪的万俟雅立时扑过去抱着她,很逼真地呜呜呜。

    两手不忘抓着人家的胸胸,暗暗捏,幸好小总裁迟钝,没意识到被吃了豆腐。

    “你……没事了,人走了。”

    裴锦夕大约有点儿愧疚,毕竟此事因她而起,便没有推开万俟,让她抱着。

    “呜呜呜……”

    把脸埋在小裴总的胸前,万俟雅穷尽一生的演技假哭,生动演绎被惊吓的弱女子。

    按说这套男女通吃才对,但裴锦夕除了让她抱着就没有其他任何动作了。

    真就是高冷呗。

    心里一万遍吐槽,然而还是要装下去,万俟雅哇哇“哭”了一阵,擦着泪抬起头。

    “你,你说……同居?”

    “……”

    其实裴锦夕很想说不需要了,因为她终于被惹得烦了,直接打了电话给她爹。

    徐江能这么走人就是家里催的,有她爹裴铭出面,以后估计不会再烦她了。

    顶多见面尴尬一些而已。

    虽说还是到了这步,但同居没什么必要了。

    “我……”

    “我害怕~”

    万俟雅忽然又抱住裴锦夕,眼睛泪汪汪,我见犹怜,“小夕,我不敢一个人住了。”

    “……”

    怀里的万俟雅哆哆嗦嗦,本就怀着愧疚感的裴锦夕顿时开不了口说同居没必要。

    “小夕,”万俟雅抬眸,挤出一滴眼泪,脆弱又无助害怕的样子,“你陪我住几天好不好?”

    “……”

    如此情况突然进也不是,退也不是,裴锦夕低头看着万俟雅,都不知道怎么回答。

    抿起嘴唇纠结了好一会儿,还是愧意占据上风,“呃……我陪你住吧。”

    万俟真想为自己的演技疯狂鼓掌,但没偷摸着高兴过叁秒,裴锦夕便把她推开,表情平淡地说:“你来宾馆住。”

    “……”

    什么粉红的念想都给戳破了,万俟雅真觉得裴锦夕吧……比她身上的西装还板正。

    算了,能开房也算个进步。

    “酒店订好我会发消息给你,”裴锦夕看了看手表,“还早,我就先走了。”

    某个小总裁溜得飞快,万俟雅忍不住扶额:这女人到底知不知道怎么安慰人啊。

    走廊上,裴锦夕一边往楼梯口走,一边给她爹打电话问徐家的情况。

    这会儿已经是下午两点零几分,医院又忙碌起来,楼道里上下的病患突然多了不少。

    裴铭暂且没接电话,裴锦夕避着来人到了一楼,正要把手机揣回口袋,突然听见身后有人叫她:“小……锦夕?”

    回头,竟是她最不想见到的女人,欧阳闵。

    她穿着水墨风格的棉麻长裙,披一件蓝色羊毛小披肩,仪态端庄,气质温雅从容。

    虽然早已是五十出头的年纪,但她保养得很好,脸上的皮肤仍然光泽紧致,妆容素淡却十分精神,很显年轻。

    气质与相貌都给人极好的印象,可越是这样,裴锦夕越觉得讨厌。

    尤其是这女人的姓,欧阳。

    暗暗握拳掐了一下手心,裴锦夕抿抿唇,眼神冰冰冷冷,像是没看见她似的转身要走。

    欧阳闵却抢先上前,仔细看着裴锦夕的脸,关切地问:“你来医院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裴锦夕不语,欧阳闵的目光又转向她的腰部,想伸手摸一摸,“你的腰……”

    “请你别碰我。”

    裴锦夕拂开她的手,后退半步,拧起眉毛,警惕又嫌弃地看着欧阳闵。

    气氛瞬间尴尬,欧阳闵有些受伤,她讪讪地放下手,眼里充满了无奈。

    “锦夕,我……我没有恶意的。”

    裴锦夕显然不领情,只是因为良好的家教才没有恶语伤人。

    盯着欧阳闵沉默无语,这个女人的气度,穿着……一切的一切,都让裴锦夕感到心底深处的某个地方又被刺痛。

    欧阳,欧阳……

    再忍受不了这种灼痛,裴锦夕咬了咬牙,目光很复杂,不再说话地扭头离开。

    独留欧阳闵,欲言又止,“锦……”

    终究只能发出一声无奈的叹息,欧阳闵转身上了电梯,按下数字七。

    外科层,骨科。

    “姨姨?”

    万俟雅恰巧出来上厕所,看见欧阳闵,不禁笑逐颜开,“您怎么来了?”

    急忙拉着她去办公室,倒了一杯水,“上次我去云城没接到姨姨,我妈跟我说,您去……哪儿来着,反正好久才回来。”

    “南城,本来想去南城,”欧阳闵喝了口水,笑着握了握侄女的手,“但这不是医馆到义诊了么,我就没有去,回来帮忙。”

    欧阳闵和万俟的母亲阮澜是亲姐妹,两人一个随父姓一个随母姓,这些年一直共同经营家里传下来的中医馆,在黎城很有名气。

    每月都有两天是医馆的义诊日,会给一些病人免费发药,也是医馆最忙的时候。

    万俟雅走的是西医的路子,自家的中医学只学了一两成,这几天忙着勾引裴锦夕,差点忘了马上就是义诊日。

    不过有姨姨在也轮不到她操心,万俟雅从桌上的一堆书里翻出张白纸,推到欧阳闵面前。

    “姨姨,”她撒起娇,“我记得外公写的方子里,是不是有一副专门治腰疼的?”

    “有啊,”欧阳闵回答着,却好像没接到万俟雅的暗示,“可这算是秘不外传的,你一个西医,问了做什么?”

    “哎呀,我有用嘛,”万俟雅把笔塞给欧阳闵,开始软磨硬泡,“姨姨写给我嘛,我有个好朋友,她的腰有点问题……”

    打的主意自然是裴锦夕,欧阳闵并不知道,磨了好一会儿才愿意给万俟雅写方子。

    “搞半天是想骗我写方子,可你为什么不直接用医馆的骨伤膏药贴?”

    这方子是万俟外公的独创,骨伤膏药贴广受好评,方子申请过保密,原料都不标示。

    万俟雅当然晓得,只是她想亲手给裴锦夕配药敷药——这多有诚意。

    “反正我不外传就是了,”万俟雅把药方折起来放进衣服口袋,拍了拍,“绝对保密。”

    欧阳闵有还想问什么,万俟雅找了个理由开溜,“我,我隔壁诊室还有病人。”

    得了方子就把姨姨丢下,欧阳闵看着她出去,好笑地摇摇头。

    ……

    “爸,那个……”

    裴锦夕握着手机,有一瞬间很想问裴铭:是不是又和那个女人有过联系了。

    其实她不该管的,母亲都走了二十几年了,她爹一直单着,就算现在想……也不过分。

    可为什么一定要是姓欧阳的?

    裴锦夕讨厌那个女人,讨厌她接近父亲,讨厌她有和母亲一样的姓氏!

    “锦夕,锦夕?”

    裴铭突然听不到女儿说话,忙叫了几声,“怎么了?是不是在想徐家的事情?没关系的,我都跟他爹说清楚了,他以后不敢再乱来。”

    “……嗯”

    裴锦夕有点心不在焉,“那个……爸,我最近几天有事情,可能要住在酒店里。”

    “好,”裴铭没多想,“这些事你自己决定就好。”

    “……谢谢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