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最新备用网站无广告

(十九)好多水(h)

    跟性感美女开房,事后还能心无旁骛地工作,你说离不离谱?

    房间里安静得能听见裴锦夕按动鼠标的声音,她很专心,目光一直盯着笔记本电脑。

    对半裸的妖精根本熟视无睹,万俟雅挫败地直叹气,趴在枕头上支着下巴看裴锦夕工作,两条腿无意识地前后摇晃。

    某个小总裁的勾引难度,ax。

    自己待着也够无聊的,万俟雅撅噘嘴,干脆起来,把身上的浴袍彻底脱了。

    光溜溜赤条条,可惜裴锦夕目不斜视。

    真是木头!

    万俟踮起脚尖跑到裴锦夕身边,愣是往她木头身上坐,双臂自然勾住她的脖子。

    裴锦夕给吓了一下,赶紧把笔记本合上,有些尴尬地接住赤裸的人儿,“你干嘛呢?”

    “冷。”

    万俟固执地搂住她,把头靠在她肩膀上,小鸟依人,撒娇卖萌,“要你抱。”

    裴锦夕有点好笑,但她居然不讨厌这妖精粘人腻歪,只是觉得无奈。

    绅士的小裴总扯过挂在椅背上的外套,暂时包住万俟雅的身体,“冷就去床上。”

    “不要!”

    妖精也很会耍赖,坚持要裴锦夕抱着,“你继续办公呗,我不说话。”

    想到裴锦夕刚刚盖笔记本的动作,又补了一句:“不看你的机密就是了。”

    “噗,”裴锦夕难得笑了,“不是,我刚刚开着视频电话的……”

    视频电话?!

    万俟雅的脸色瞬间精彩万分,整个人都不好了,社死的前兆。

    “你,你,刚刚……”

    话都说不利索了,这被人看见的话……我去,我为什么要过来捣乱!

    一万遍地想抽自己,裴锦夕忍俊不禁,末了才说:“骗你的,还没开摄像头呢。”

    “……”

    某个小总裁竟然还搞这种骗人的把戏了?

    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万俟雅收紧手臂,凑近狠狠亲住裴锦夕的嘴唇。

    像只小兽用牙尖轻轻地咬,万俟雅心里骂:让你骗我让你骗我……

    今晚裴锦夕的心情似乎很不错,也就纵容着万俟雅胡闹,甚至探出舌尖回应了一下。

    嘴唇很快被咬得红了,万俟雅终于停止,有点大胆地想再去解裴锦夕的衣扣。

    明显是又要求欢,裴锦夕看着,淡淡地说:“我要把笔记本打开咯。”

    “哎?”

    万俟雅被烫似的弹开,瞬间五步开外,生怕自己一不小心赤身裸体出镜!

    老娘的身材是别人随便能看的么?

    溜回床上手忙脚乱套上浴袍,万俟雅的脸红了一片,规规矩矩把领口捂严实。

    裴锦夕憋笑憋得难受,这妖精竟然意外地会害羞啊。

    一个偷乐,一个害羞,不经意间,两人都露出了彼此与平时不同的,轻松的一面。

    只是现在她们没有发现罢了。

    万俟雅把腰带紧紧系上,回头观察裴锦夕,觉得她应该没开视频才小心翼翼地接近。

    裴锦夕确实没开视频通话,见万俟雅满脸写着警惕地过来,不由又是一笑。

    起身去酒柜那里拿了杯子,给万俟雅倒了半杯白葡萄酒。

    万俟雅不客气地接过尝了尝,口感清爽淳滑,香中带甜。

    “小夕,”她又喝了一口,“那个徐江,为什么觉得你跟他上过床啊?”

    毕竟也算牵连了自己,而且她很好奇:什么品种的憨憨男才会搞错上床对象。

    “有一次我们几个认识的朋友野营,有男有女,徐江和别人喝多了,就找人送他回去。”

    “当时我和阿晋,还有一个男的把他扶去服务站,那里有车可以送酒店,后半夜没意思,我跟阿晋走了,也没在山上过。”

    裴锦夕无奈地叹口气,“结果第二天他非觉得我跟他睡了,我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哦。”

    万俟雅点点头,却又注意到另一件事情。

    “那个,阿晋是谁啊?”

    略带醋意的试探,裴锦夕抿了一口葡萄酒,优雅地笑了笑,说:“前任。”

    万俟雅的眼睛瞪得像铜铃。

    啥?前任?

    表情变得微妙,裴锦夕看在眼里,却语不惊人死不休:“跟你一样,契约女友。”

    万俟雅的血压登时高了上去。

    裴锦夕把杯子轻轻放到桌上,一手插着裤兜,编得煞有介事:

    “她的合约跟你不一样,我们详细商讨了做爱的方案和喜好,比如s啊,肛交啊,按摩棒的粗细啊……”

    “……”

    行,这次醋劲儿也到了峰值,万俟雅根本没想到小总裁那生涩的技法,一心只有四个字:

    斯文败类!

    勾引半天居然碰到了变态?

    万俟雅很有压力地往后退,拉紧领口,“s那套骂人你可别来哈,我会骂回去的!”

    妖精也有这样的时候!

    “你说s的话,我特别上网查过的,”裴锦夕一副无所谓的样子,“插茄子黄瓜没问题。”

    当代医生最讨厌的一句话就是:“我都上网查过了,这个……”

    查得能准还要医生干嘛?

    “哪个跟你说黄瓜茄子可以啊!”

    风骚妖精瞬间变成了专业的万俟医生,“奇奇怪怪的东西不要乱搞,我们医院肛肠科基本每个月都有取不出来东西的,灯泡,臭鱼,狼牙棒……”

    说着说着突然觉得不对,万俟雅才反应过来,“你技术那么生涩,怎么可能有前任?”

    攻击性不大,但侮辱性极强,裴锦夕被她噎了一下,气氛瞬间尴尬到原地爆炸。

    “呃……嗯哼~”

    万俟雅咳嗽一声,试图转移话题,“那个,你出的房费,我跟你分担一半吧。”

    “aa制?”

    裴锦夕笑笑,“不用了,你……”

    她想说反正都是我家酒店,aa制与否无所谓,但她转念一想,“你可以请我吃饭。”

    “好啊。”

    万俟雅答应得爽快,正想趁机套出裴锦夕喜欢的口味,桌上的手机突然震动。

    下意识看了一眼,不是她的手机,是裴锦夕的,来电显示是个未知号码。

    出于隐私,万俟没再多看,裴锦夕拿了手机,低声道:“我去接个电话。”

    说着去了浴室,关上了门。

    磨砂的玻璃上印出模糊的影子,万俟雅看着,忽然想:我跟她似乎还是太远了。

    哪怕已经上过床,可是裴锦夕依旧让她有种咫尺天涯的距离感。

    她喜欢这个女人,却并不了解这个女人。

    裹成毛线团的思绪乱七八糟,万俟雅靠着桌沿兀自出神,盯着地板发呆。

    没一会儿,裴锦夕从浴室出来,脸上的神情看不出什么异常。

    她把手机放回桌上,似乎思考了一两秒钟。

    “妖精,”裴锦夕竟然靠了过去,双手撑着桌沿,把万俟雅圈在中间。

    “还想上床吗?”

    头一次那么主动,万俟雅惊呆了,心里疑问:这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

    但未及深思,裴锦夕的唇便压了上来。

    她比万俟雅高出一头,吻自然落在人中的地方,柔软的触感带着温热。

    其实突然主动就有不对劲的苗头,可惜现在万俟雅馋裴锦夕得很,丝毫未加深思。

    微微仰头亲吻对方,裴锦夕张开嘴让她滑进来放肆,万俟雅一下子什么都忘了。

    还想被她的小夕插入,占有。

    腿间犹有湿意,裴锦夕将手摸到那里,发现万俟雅穿上了内裤。

    不过凭手感,是穿了和没穿一个样的丁字裤。

    手掌不觉游到臀后捏着,裴锦夕想:这妖精女人真够风骚的。

    丁字裤细细的裆部都遮不住阴户的耻毛,裴锦夕随意揉着臀肉,从股缝探到那处。

    竟然还湿润着,她勾起指头,微微戳开阴唇,在穴心慢慢地点按。

    “嗯~”

    万俟雅在她怀里软软地呻吟,骚媚透骨,好似随时准备化作一汪春水。

    真是不可思议,裴锦夕抚着那润意如酥的小花穴,略微走神:到底怎么变成这样的?

    突然被一个女人勾引,突然有了叁个月的契约女友……

    叁个月。

    这个时间让裴锦夕感到丝丝郁闷和烦躁,只有她自己清楚为什么,却又好像不清楚。

    手指忽然一顶,挤开紧夹的阴唇插入穴内,深深浅浅地抽插起来。

    同样没有什么特别的技巧,只是单纯用指腹摩擦粗糙的穴壁,感受里面的紧致和收缩。

    “唔……滋~”

    裴锦夕学着万俟吮吸她的小舌,意外的回应叫万俟雅瞬间颤抖起来,身子绷紧着被侵入。

    “噗呲~”

    手指缓缓插入,阴唇敏感地抖,穴心那处湿着收缩,被占满的感觉带来一丝丝快慰。

    “啊~”

    双唇短暂分开的瞬间,万俟雅突然抱住裴锦夕的肩膀,仰头发出极媚的呻吟。

    修长的手指插在烫烫的穴里,微凉,带来饱胀的满足——她喜欢被她插弄占有的感觉。

    嫩穴随着意志淫荡地收紧,放松,收紧,又放松,卖力地包裹着手指勾引。

    裴锦夕的进出快了一些。

    退出还剩一个指节时便立刻插回去,灵活的手指一上一下地插着小穴,干得汁液流淌。

    “唔,嗯……啊~”

    万俟雅微微分开腿,喘着气唤她:“小夕~”

    声调媚得能把人骨头都酥了,裴锦夕却没什么多余的回应,连玩弄的抽插都是冷静的。

    津液互渡的亲吻也有种隐约的克制,万俟雅明明被她插着,却觉得她们的距离好远。

    可身体还是被喜欢的欲望支配着,万俟雅不知不觉坐到了桌子上,分开双腿,向前尽力抱住裴锦夕。

    裴锦夕左手搂住万俟雅的腰部,右手依然在那处抽插着,速度渐渐加快。

    “嗯,嗯,啊啊……”

    插得万俟穴心发麻,阴唇发烫,湿液止不住的流出来,湿透整个阴阜。

    两条美腿不住地打抖,小穴一股酥麻,被手指插弄地阴道紧紧地收起。

    “啊,啊啊……”

    双手抓紧裴锦夕的肩膀,万俟雅放浪地叫出声,秀眉紧蹙,桃花眼里一片荡漾。

    裴锦夕稍稍一顿,忽然狠狠地干插起来。

    中指蹂躏着花唇插入淫穴,又不留情地拔出,再飞快地捣入,摩擦敏感的褶皱。

    好似要把里面给磨平了,万俟雅难受地颤抖,涂着红色指甲油的脚趾猝然绷紧。

    “啊,啊……小,小夕……要去了~”

    穴道涌出一波热液,律动不止。

    裴锦夕啵的一声拔出手指,低头,目不转睛地盯着湿滑的中指。

    好多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