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最新备用网站无广告

(二十三)电影院的不可描述下(h)

    万俟舔着裴锦夕的耳垂,手依然伸在她的裤子里不愿出来,甚至用中指刮了一下那处。

    裴锦夕的脸已经热得要化了,抓着万俟雅的手都有些发软。

    “你……别弄。”

    电影院又不好发出很大的声音,何况这时候也太尴尬了。

    屏幕上,女主被男主压在了床上,娇喘吟吟,呼吸声令整个影厅都火热了起来。

    裴锦夕被咬着耳垂,动又动不了,屏幕上春情弥漫的女主正好扬起下巴叫出来时,万俟雅忽然用力一勾指头。

    “唔……”

    小核一下被狠刮,裴锦夕没忍住哼出来,跟着耳垂又一热。

    万俟雅用力含着她的耳垂,手指屈起,一下下重重刮着那小核。

    隔着内裤,却刺激不减。

    电影里女主呻吟的声音大了起来,画面本就催情,加上影院的氛围,裴锦夕只觉得一团火在下腹燃烧。

    万俟忽然换了手法,改用指甲刮蹭内裤,次次都经过小核,时轻时重。

    又痒又麻,如同蚂蚁噬咬,裴锦夕呼吸不觉急促起来,心跳越来越快。

    好奇怪的感觉。

    男主已经脱了裤子,镜头一转,呈现出男主的背部肌肉,然后慢慢聚焦在女主脸上。

    充满了情欲表情,女主似痛苦又似舒畅,身体微微摆动,迎合着叫出声来。

    电影的画面和声音突然之间刺激无比,裴锦夕更被万俟雅撩拨得欲仙欲死,只感觉小核慢慢地缩紧,甚至不满足的敏感起来。

    竟然希望万俟能够更近一步。

    湿意点点滴滴透出些许,万俟知她动情,指尖按住的那颗小珠,分明已经挺涨起来了。

    指甲继续隔着内裤刮动,万俟加快舔舐裴锦夕的耳朵,想:动情的样子还蛮可爱的。

    虽然看不清她的表情,但身体的热出卖了她。

    指头忽然一弯,一掐,正中那颗小核。

    裴锦夕敏感地抖了一下,万俟趁机按住,一重一轻地揉弄起来。

    “呜……”

    不得不抿紧唇压抑呻吟,裴锦夕靠在椅子上,按着万俟雅的右手力度越来越轻,甚至是无力阻止她的作乱了。

    万俟终于肯松了她的耳垂,偏头在她的脖子上轻轻地吻。

    影厅里男女混杂的呻吟盖过了裴锦夕不正常的喘息,她浑身春热的看着放映的画面,只觉自己的那处也升了空虚。

    万俟雅的手一阵一阵揉着,酥麻也一阵一阵的荡漾,从小核处扩散到脊椎,直冲后脑。

    “裴总~”

    万俟轻轻地叫她,声音无比地诱惑,“去吧。”

    手指的律动突然快了起来,按着小核无情地抖动,裴锦夕不禁猛颤,无力地抓着万俟的手腕,下身一股暖流。

    在男女主角的高声淫语里高潮了。

    心跳很急,裴锦夕软在座椅上,低低地喘息。

    她知道自己的脸一定很红。

    小穴里头奇妙的紧致,却又有种不得释放的空荡,难受得紧。

    万俟雅暗暗一笑,小指勾开内裤边缘。

    湿湿哒哒,裴锦夕很明显泄了。

    真是容易呢。

    小指挑了一把里面的水液,电影画面恰好也跳过了床戏,光线变得明媚起来。

    万俟微微抬头亲了一下裴锦夕红热的脸蛋,手伸进她的内裤。

    裴锦夕已缓过一些来,急忙按住她,咬牙低声道:“你干嘛?”

    万俟雅不慌不忙地摸到茂密,修长的食指伸入细缝,准确找到阴唇间的入口。

    裴锦夕羞得赶紧要夹腿。

    “想我插你吗?”

    万俟雅在她耳边低语,就着湿滑,半根指往下一滑,卡进肉缝,指尖抠向嫩穴口。

    湿腻的肉缝,很容易侵入半根指头,裴锦夕紧张得赶紧收夹,正好荧幕的画面一闪,床戏的镜头终于结束了。

    转到白天的场景,连着影厅的光线也大亮。

    裴锦夕更觉得尴尬,尤其怕弄出声音来,跟着就抓着万俟雅的手拔出来。

    “别闹了。”

    她红着脸,低声警告,“不然我就不……”

    “啵~”

    一声异常响亮的亲吻,万俟雅大胆地亲在裴锦夕的脸上,惊动前面的情侣也回头探看,用奇怪的眼神在二人之间飘来荡去。

    “……”

    接二连叁的遭调戏,裴锦夕有点儿憋屈,心里似有什么情绪闷着,可又不是火气。

    抿了抿唇,莫名觉得坐不住,而且小内裤的裆部明显湿了,凉凉的不太舒服。

    电影不知道还有多久结束,裴锦夕想走,但又觉得这样对万俟雅来说不太礼貌。

    不是不知道这女人爱动手动脚,可自己还不是答应陪她来了?

    左思右想,哪里似乎不对劲,裴锦夕默默歪了一点身子,朝着没人的左边靠,远离万俟雅这个妖精女人。

    结果,万俟雅干脆把喝完的奶茶拿开,大大方方收起扶手,挪过去靠在裴锦夕的身上。

    香气扑鼻,浓郁但不刺鼻,如同盛开在沙漠的玫瑰,骄阳下的颜色红艳似火,烈到极致。

    和本人一样具有侵略性,裴锦夕避又避不开,那气息萦绕不散,竟也让她想入非非。

    “……”

    柔软的胸脯,暖香的身体,裴锦夕动弹不得,某个妖精理所当然靠在她怀里亲了一口,将呼出的湿润气息洒在她的锁骨处。

    电影不知道什么时候结束的,裴锦夕迷迷糊糊,等到影厅的灯光亮起,万俟雅才从她的怀里起来,似笑非笑地望着她。

    “……”

    对天发誓,她下次绝对不和万俟雅一起看电影了!

    从电影院出来以后,有司机前来接她们回去,裴锦夕打开车门让万俟雅先进去,然后自己就挨着车门坐,特意离她老远。

    靠着椅背看向窗外,某个小总裁坐姿格外正经,脸上却还余着一丝红晕。

    像个闹别扭的孩子,万俟雅在心里暗笑,觉得裴锦夕真的好可爱。

    尤其这被调戏的样子!

    一路没什么话,各自想着自己的心事,不久到了地下停车场,两个人下车上楼。

    裴锦夕只想赶紧换内裤,她刷开门刚进去,身后砰的一声轻响,万俟雅关上门,把她拉过去门上压着,急不可耐地解她的裤子,把手插进去。

    “小夕想了吧?”

    双唇吐出热烈的气息,万俟摸着刺刺的耻毛,右手直冲那处私密之地,指尖压上阴唇。

    “万俟!”

    裴锦夕心跳飞速,她慌张地抓住万俟雅,想把她的手从裤子里拔出来。

    多少不适应这突然的求欢,刚刚电影院里隐秘的一切还历历在目,裴锦夕实在臊得很。

    可是万俟雅似乎非常渴望,硬是把手指塞进裴锦夕阴唇里,“小夕,给我好不好?”

    许是电影中的激情戏过于刺激和印象深刻,万俟雅这会儿欲火焚身,烧得直想要。

    女人的欲望不可耻,何况她对她又这么渴切。

    裴锦夕脸红透了,一咬牙愣是把万俟雅的手拔出来,“你,你等等……”

    “我不想等!”

    万俟雅的身体异常地滚烫,情欲激昂,她索性放弃插裴锦夕,直接搂着她的脖子,仰头送上芳唇。

    裴锦夕躲闪不及,万俟狠狠亲了她几下,含住她的唇轻咬,又把舌灵巧地一顶,硬是送进裴锦夕的嘴巴里。

    “啵……唔~”

    软软的舌搅来搅去,裴锦夕唔唔哼着,却不免被裹挟着回应,逐渐也觉得体热。

    像是贪吃的孩子,万俟偏着头,卖力地吻裴锦夕,不停吸吮她的甜蜜。

    双唇胶合着微微上下摩动,裴锦夕最终没再拒绝,任由万俟雅抱着她接吻。

    但对这求欢仍有纠结,裴锦夕的眉头不自觉地蹙起,万俟雅忽然松开她,喘着气轻轻地诱惑:

    “小夕,你要我好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