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最新备用网站无广告

(五十)姐姐的小妹妹好吃么

    我在干什么?

    慌慌张张躲入厕所的滋味很奇怪,裴锦夕坐在马桶盖上陷入某种未知的情绪,她妄图平息下来,心脏却还砰砰直跳。

    噗通,噗通……一声声清晰可闻。

    双颊烧得也滚烫,裴锦夕苦恼地拍拍脸,告诉自己冷静,不要胡思乱想。

    只是,只是逢场作戏,只是契约女朋友而已。

    下身可感的湿润叫人难堪,裴锦夕抿了抿嘴唇,扯了卫生纸,自己伸手擦了擦。

    某些湿润在洁白的卫生纸上泛着光泽,暧昧得让裴锦夕眉头紧锁,感到不可思议。

    自己真的……湿了?

    有点儿烦躁地把纸巾扔进垃圾桶,裴锦夕决定不再想这件事,拿手机给秘书打电话。

    “ay,之前提到的备选模特靠得住吗?”

    “这个……不过裴总,昨天有个以前常合作的模特来云城,只是让她来的话,出场费可能就会要高一些。”

    “那好,趁着中午联系备选模特,让她过来救场,出场费我们可以商量。”

    那头的秘书听得一愣,“可裴总不是……”

    “她不适合,”裴锦夕打断她,“毕竟是非专业,总之那赶紧联系新的模特吧。”

    “哦……好的。”

    挂断电话,裴锦夕长长地叹了口气,心率终于逐渐恢复到正常的水平。

    幸好,此刻正值午饭时间,宾客大都集中在餐厅,厕所里没有人,很安静。

    也不会有人看到自己的狼狈。

    出来在洗手台前站了一会儿,盯着镜子里的人像发呆,裴锦夕有这么瞬间觉得自己很陌生。

    你究竟在干什么?

    似乎从遇到万俟雅开始就乱了套,裴锦夕拧开水龙头,粗鲁地捧水泼在脸上。

    凉意湿了衣领,她狠狠抬起头,几滴水珠从下巴沿着脖颈滑入衣襟,乳沟也跟着一凉。

    肌肤微微颤栗,这感觉让滚烫的脸颊降温,也让混乱的意识渐渐平静。

    “小夕,那你要嫁给程诚哥哥喽。”

    脑海里永远挥之不去的声音,裴锦夕倏然睁眼,盯着镜子里自己熟悉的脸,眼眶微红。

    难以言喻的浓烈感伤在胸中酝酿,很闷也很沉重。

    裴锦夕低下头,指甲用力掐了一下掌心。

    “妈,小夕……小夕会听话的……”

    走廊上似有人来,裴锦夕极快地收敛住情绪,从墙上的纸盒里抽出纸巾,迅速整理仪容。

    又是那个翩翩的小总裁,她走出洗手间,正好看到一个穿着俱乐部制服的女人。

    裴锦夕把人叫住,说明了自己的身份,让她去仓库找主管拿一套新的员工制服。

    等人走了,她伸手到兜里捏了一下揣着的内裤,想了想,去自己的车上拿了个护垫。

    这会儿也快一点钟了,裴锦夕联系前台让送些吃的到更衣室,然后回去找万俟雅。

    她那个样子显然不能让外人撞破,裴锦夕路上没忘记交代会场的负责人,说某某更衣室不要让人随便进去。

    一切算是妥当,裴锦夕推开门正欲说话,却看见万俟雅背对着门似乎睡着了。

    “……”

    不晓得是不是错觉,房间里的气息好像有一丝丝混杂的,说不清楚的甜腻。

    但甜得叫人尴尬。

    轻轻地带上门,裴锦夕蹑手蹑脚地走到躺椅旁边,试探着,“万俟?”

    躺椅上的人一动不动,睡得很沉。

    裴锦夕等了会儿不见回应,皱眉,正想推醒万俟,忽然听见敲门声。

    午餐和衣服都送了过来,裴锦夕把衣服先放到化妆台的凳子上,抬着食盒去叫万俟。

    “万俟,醒醒,你吃点东西再睡。”

    又轻轻地推了她几下,“待会儿我先送你回去。”

    “……”

    其实万俟雅根本没有睡着,她只是在生气。

    亲密的时候叁番五次被裴锦夕扔下,两个人的欢爱完全变成了她一个人的自作多情,这滋味一点都不好受。

    万俟雅头一次觉得自己很贱,可她已经够主动了,裴锦夕难道就没有一点心动?

    爷爷不是说她们都姻缘是命中注定么,这些年她都信了个寂寞?

    越想越觉得委屈,万俟很想起来质问裴锦夕:你到底喜不喜欢我?

    可身体僵硬得迟迟动不了,耳边又是裴锦夕的声音:“万俟,是你爱吃的日料哦。”

    “……”

    小心翼翼又带点讨好的语气,一时间叫万俟恍惚,像突然有盆水浇在了火上。

    生气还是生气,只是有火发不出来,万俟雅郁闷地叹息,终于坐了起来。

    裴锦夕急忙打开食盒,殷勤地给万俟雅递筷子,“都是新鲜做的,吃一点吧。”

    “……”

    不知道某个小总裁是不是怀着歉疚的心理伺候,万俟雅反正觉得没有胃口。

    其实“正确”的做法应该是:一巴掌打翻食盒,揪住裴锦夕的领子,你t到底爱不爱我?

    万俟雅向来讨厌吞吞吐吐扭扭捏捏,老实说她已经蓄力想实施自己的想法了,却偏不巧对上了裴锦夕的眼睛。

    黑黑的,纯纯的眸。

    很难在这样一双眼睛的注视下还能发火,万俟雅承认自己心软了,她憋着气沉默地接过食盒,拿起筷子叽里咕噜地吃寿司。

    “我拿了新的一套员工制服给你,”裴锦夕见她吃了,总算心安了些,“你将就着穿吧,现在没办法洗,你暂时贴个护垫穿一下。”

    顿了顿,她有点不好意,“你的裙子沾了一点,呃,一点东西,我帮你处理了再拿过来。”

    东西?八成是她的水。

    万俟雅终于也有一点害臊,但还是保持形象,假装不在意,“嗯……”

    话止于此,裴锦夕不说话,万俟雅挑她一眼,往嘴里塞了一个寿司。

    “唔~”

    边嚼边又把食盒递给裴锦夕,示意她吃。

    本来也是两个人的量,裴锦夕看了看万俟,礼貌地笑笑,另拿一双筷子夹起寿司。

    折腾半天早饿了,两人亦是心照不宣,一起吃着寿司,刚刚的事情谁也没提。

    吃完以后裴锦夕去外面的自动榨汁机那里买了两杯橙汁,回来给万俟。

    一面喝橙汁,一面盘算着下午走秀的模特会要多少小钱钱的时候,冷不丁感觉裤腰被人扯住。

    “小夕,亲亲嘛,”万俟雅故技重施,饭饱思淫欲,又开始不计前嫌地勾引,“要亲下面~”

    “噗……咳咳……”

    一句话呛得裴锦夕咳嗽不止,手上端着的橙汁都差点打翻了。

    这女人怎么又胡来?

    说不出话来,万俟雅坐在躺椅上,风骚地掀开吊带裙,微微露出黑毛。

    “之前不是舔得很欢嘛,”右手抓着裤腰不松开,笑得艳绝,“姐姐的小妹妹好吃吗?”

    小……小妹妹?!

    头一次听说这个隐晦词语的裴锦夕惊呆了,嘴里顿时有海的味道。

    下意识想跑,又被抓住。

    “你放手!”

    “不要,你亲我!”

    “你先放手!”

    “你先亲我!”

    似乎陷入某种僵局,裴锦夕咬了咬嘴唇,忽然把橙汁往桌上一放。

    “你要是不亲我……诶?”

    身体被推倒在躺椅上,万俟雅还没反应过来,裴锦夕已迅速撩开她的吊带裙,闭上眼,不情不愿地在她小腹那里一吻。

    末了立马起来,脸微红着,“可以了。”

    照旧溜得比兔子还快,门砰的一声关上。

    “……”

    更衣室里静得出奇,万俟躺在椅子上,衣冠不整,裙摆掀起露着黑色的绒毛。

    真是够难撩的,她想着,心里酸酸的,却又疯了似的觉得甜蜜。

    也许,她快爱上她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