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最新备用网站无广告

马车

    锦城公主许久不见清漪,有数不清的话要说。小公主兴高采烈地拉着她看了自己新养的长毛兔子和一只波斯猫,又给她炫耀了自己收藏的宝贝们。

    公主玩累了,毫无形象地靠在床上,清漪坐在一旁,抚摸着猫儿顺滑的皮毛。

    锦城问清漪小时候做些什么。

    “我小时候总待在屋里,学古琴,练练字,还学茶道。后来进京,姑母教我管家。”

    公主极为羡慕,“我要是像清漪姑姑就好了,母后总说我闲不住。我也想像清漪姑姑这样娴雅端庄。”

    清漪摇摇头,“为何要同我比呢?你是公主呀,陛下和娘娘都很开明,让你做自己喜欢的事情不好吗?我爹在时还要我学绣花,我学不会,恨不能把绣绷烧了。爹骂了我一顿,说我连个香囊都不会绣,往后嫁了要被夫家嘲笑。”

    锦城左思右想,挠了挠头,“嘿嘿”一笑,说:“也对。世间那样多的东西,尽学了做什么?父皇从来不逼我学东西,母后至多嘴上说一句。反正我是公主,用不着事事亲力亲为。”

    “姑姑……”公主有些犹豫,一咬牙还是说出口:“你为什么不嫁给舅舅?”

    清漪抚摸猫儿的手一顿,波斯猫“喵喵”叫了两声,轻巧地跳下她的腿,跑走了。

    她拍掉手上和衣裙上的猫毛,轻描淡写,“我为何要嫁给他?”

    “因为舅舅喜欢姑姑,姑姑也喜欢舅舅。”

    清漪面色一僵,扭过头去,“你年纪小,不清楚这些事情。”

    锦城公主身边的大宫女沉香来报,容辞来接县主回侯府。锦城倒在床上,哀叹:“我还有点心没给姑姑尝!”却知道舅舅不是任她撒娇就退让的父皇,只得使人取了食盒,将自己喜欢的点心都带一份给清漪。

    锦城让宫女送送清漪,容辞却自觉地接过宫女手中的食盒,不欲让外人跟着,自己带清漪回去了。

    锦城打量着他们的背影,想到自己藏起来的图画书里,男女主角就是这般站在一处,男子替女子提着东西。她人小鬼大,喜欢听才子佳人、英雄美人的故事。她身边最英雄的是舅舅,最美的是清漪姑姑,有时会将故事中的人物想成他们的脸。只可惜无论听过多少故事,现实中的这一对,总也不成。

    马车停在宫外,清漪不要他抱,自己登上马车。容辞却难得的没有骑马,跟着她进去了。

    车内空间很宽敞,又布置得舒适,靠垫柔软,还有软枕,可以让人小憩一下。

    清漪抱着软枕,用手指戳着,还在计较容辞今天午膳时的出格举动,暗自生闷气。

    容辞搂了她,主动承认道:“我错了,下次不做这样的事情了。”

    清漪面色微霁,只听容辞说:“我应当知道清漪被肏成那副样子,是会喷出来的。”

    他竟在说那一夜令人难堪的床事!

    “你!”她快气死了。偏偏容辞一板一眼的,叫人拿他没办法。

    清漪不想在马车里和这人说床事,强抑了怒气,和他算今天的帐。

    “我不是指的那件事。今日娘娘留我们用饭,你为何那样做?”她的名声够糟糕了,实在不想添上这一笔。

    容辞不答,握了她一只手腕,伸指在她手心划着。清漪不解其意,他又划了一遍。

    清漪仍不明白,容辞干脆一边写一边念。

    “我错了,清漪不要生气。”他写得很慢,指尖触着她的掌心,有点痒。他越写凑得越近,她能清晰地感受到他温热的呼吸。

    “清漪,我当时是在同你道歉。你原谅我好不好?”他的语调温柔得不行,换一个女子在这里,只怕他说什么都肯应了。

    更┆多┆书┇本:woo 1 8 v i p (w oo 1 8  vi 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