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最新备用网站无广告

第五章暗涌

    周锦漫无目地走了很远。她并不是不想回家,只是不想在这时回去面对家庭的龃龉。

    还有不到一年就可以离开了,她是这样安慰自己的。

    一场秋雨一场寒,白天下过阵雨,今晚气温降了下来。叶子飘落,被踩在脚底下,会发出“咯吱”响声。

    周锦就这样踩着叶子往前走,再抬头发现到了便利店门口。

    她进去买了一瓶热好的豆奶,在看着店员拿起子打开瓶盖的时刻,无意中想起了昨天——那瓶菠萝味汽水。

    “谢谢。”

    周锦道了谢,坐在窗边的公用餐桌旁。

    她把手伸到书包的夹层中摸索,许久才感觉到硌手,从杂物的最下面掏出那个瓶盖。

    昨天捡起来后,她鬼使神差的收进了书包。

    或许是因为里侧的一行小字“再来一瓶”,让她认为是偶然的幸运,值得珍藏。

    瓶盖是蓝色的,似乎正散发着莹莹的光。

    钟砚齐今晚没去酒吧,九点的时候被一个电话叫回了家里。

    本以为这么晚打电话是有什么棘手的事,没想到当他停了车进门,才知道是父亲钟国强要给他介绍女朋友。

    父亲选了几个女孩的照片在茶几上一字摆开,让钟砚齐选两个合眼缘的见面。

    他最不耐应付这种事,说话声音直接冷下来:“能不能别插手我的事。”

    “我回华林江山睡,下周再来陪爷爷吃饭。”

    钟砚齐留下这么句话,不顾父亲震怒的骂声,转头就走了。

    于是今晚不欢而散。

    钟砚齐开车途中去摸烟,然而翻遍裤兜和置物箱,都没找到。他扫了眼时间,把车缓缓停在一家24小时便利店门口。

    店里没有平时常抽的登喜路,钟砚齐让店员随便拿了一包软中华。

    他的动作看起来有些急躁,扫完码后大步离去。

    钟砚齐驻足在便利店门口。风有些大,打火机嚓了两下才燃起火。烟雾慢慢吸进肺里,那一股心烦意乱才平息下去。

    这两天休息得不好,他情绪混沌,眼下有乌青,眼底也不太清明的样子。

    站在原地抽了几口,正要走的时候,眼睛扫过远处,看见一个眼熟的身影。

    女孩穿着蓝白相间的校服蹲在墙边,她的身影有点瘦弱,在微微晃动,身后坠着的黑色书包像要把她压垮。

    钟砚齐眯起眼睛,又吞了一口烟。

    他起了些兴致,慢慢朝那边踱步。

    周锦站起身,将手里的包装纸剥下来后,把火腿肠扔到了草丛里。

    流浪狗冒出一个头,又谨慎的缩了回去。

    其实周锦不亲小动物,此时也不太敢接近它。

    但是在店里,透过玻璃一眼就看到它在外面徘徊,让人起了恻隐之心。

    周锦冷静得差不多,打算回家了。

    她转身,差点被身后高大的身影吓得喊出来。

    好不容易咽下即将出口的声音,又因为面前的人,心脏开始“突突”狂跳。

    她条件反射的低头,试图躲避男人的眼神。

    “七哥。”

    最终周锦选择假装若无其事的打个招呼。

    她在冷风中冻得有些发抖,努力控制着声线的发颤。钟砚齐的身体像一团乌云,罩在她的面前,带着令人心惊的不安和压迫感。

    钟砚齐踩灭了香烟,又带着兴味的打量她。

    他左手指尖再次摩挲,像是在回味之前的触感,手腕上的纹身也随着动作浮动。

    “这个时间,跑来这里喂狗?”他唇角翘起一个细微的弧度,让她有些摸不透他的意思。

    鸦羽般的睫毛垂下来,钟砚齐遮住眼中的情绪,再开口是喑哑:“你倒不怕被拐走。”

    周锦摇头,心里打鼓似的,还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异样。

    空气中飘浮着泥土的味道。风在喧嚣,吹动了叶子,“哗啦哗啦”得不肯消停。云层厚重的天气里,连星星都没有,却好像唯独点亮了这墙角的一隅。

    她想说点什么,又怕扰乱了当下。

    周锦仰着头,露出一小截白嫩脖颈,昳丽的脸颊像是染了晨露的栀子。唇角是娇艳的红色,眸光湿漉漉的看向他,有着属于少女的懵懂。

    她或许不知道自己现在是什么样子,还真是让人想

    拐走。

    最好在那张他熟悉的床上,揉乱雪白的床单,再沾湿它。

    “姐!”

    少年焦急的声音传来,把暧昧的空气劈开了一条缝,逐渐的清醒顺着这条缝溢出来,直到之前的氛围消失不见。

    周锦还没回过神来,就被拉着手腕扯向旁边,踉跄了一步。

    “你干什么!”她打量周嘉皓的目光完全没有刚才的意乱,除了冷漠,还是冷漠。

    周嘉皓看起来气急败坏,他用力地瞪了旁边的男人一眼,如临大敌。

    “那你在干什么?大晚上来跟男人约会吗?”他红着眼,面目狰狞,早已口无遮拦。

    周嘉皓一向说话刻薄,从来不考虑别人,非要争个高下,往往是怎么难听怎么表达。

    周锦用力甩开他,提高音量:“我做什么不用你管,任何人都管不到我!”

    在周嘉皓面前,她没了在父母面前的小心讨好,也没了在钟砚齐面前属于女孩的拘谨不安,只剩下想要用字字句句扎痛他的爽快。

    “我是你弟,我怎么管不到你?你再说这种话我就告诉我妈!”

    他眼神里带着顽劣,恶狠狠地回答她。

    听到这句话,周锦陡然愣住。她的表情有一瞬间迷茫,人也像气球,被扎了一针就迅速漏了气。

    她又变回那个周锦。

    周嘉皓开始不顾她的意愿和反抗,拽着她往路边走。

    周锦沉默的挣扎,却抵不开男性的力量。

    “等会儿。”

    钟砚齐终于懒懒地开了口,上眼睑微微耷拉着,望过来的眼光清冷而寡淡。

    周锦正和周嘉皓以一种别扭的姿势拉扯着。

    他上前一步,手搭上周嘉皓的肩头,然后低抵地笑了一声,说道:“即使是姐弟,也应该注意自己的动作。”

    接着手掌施力捏紧,不留一丝情面。

    周嘉皓痛得迅速松开攥紧周锦肩膀的手。

    周锦低头,紧紧抿住嘴唇,站在钟砚齐的角度只能看到她头顶的发旋。

    “你他妈”

    周嘉皓想要扑上来打人,却见身边的周锦谁也没有理,转身就走。

    “姐!”

    他快速跑向周锦,还不忘回头用嘴比了个“操你妈”的口型。

    周锦只想远离这场闹剧。

    这样一个弟弟、一对父母,仿佛时时刻刻的在提醒她,自己的生活有多不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