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最新备用网站无广告

第八章唇舌

    钟砚齐拿起酒抿了一口。

    淡黄的液体咽下,烧得喉咙发烫,又有快意,于是不知不觉就喝得多了些。

    他正慵懒的斜靠着沙发,胳膊搭在靠背上,双腿岔开,膝盖顶在茶几边沿。

    嘴唇被酒液润过,有些晶莹。

    可能是喝得急了,钟砚齐感觉后脑勺到太阳穴一片又有隐隐作痛的趋势。他抬手按了按,也于事无补。

    “你”钟砚齐开口,眉头微蹙。

    李靖被他叫住,回头发现他表情不对劲。

    “七哥?又头疼了吗?”

    钟砚齐轻微的点了下头,深呼吸时喘的气都变得有些胶着。

    “那你先休息。”

    李靖了然,转身出去,静悄悄拢好包厢的门。

    他吩咐外面正在看守的小弟:“七哥在里面喝酒,不管谁来,都不能进去。”

    李靖声音肃然,小弟一板一眼的点头应下。

    今天是袁稚生日,周锦跟着她来ktv庆祝。

    袁稚朋友多,来的人不少,校内校外的都有。

    在这里面,周锦不是和她最熟悉的,也就顺理成章的坐在角落里镶边。

    她一开始就送了礼物,再就没怎么说过话。

    周围人拿着麦唱歌、互相在脸上抹蛋糕,一时之间,包厢气氛热火朝天。

    旁边坐着的女孩很活泼,前前后后地跑来跑去,周锦并不认识她。

    后来,她来跟周锦搭话。

    “你会唱什么歌?我帮你点。”女孩笑眯眯的。

    周锦摆手拒绝了:“我不太会唱歌。”

    对方表情看起来并没有相信。

    “那你喝点东西吧,这个很好喝!”

    女孩热情极了。她从茶几上拿起一瓶开了封的choya柚子酒,倒在玻璃酒杯中,颜色是极淡的柠檬黄。

    周锦不好再拒绝,客气地接了过来,道了声谢。

    她先凑过去闻了下,有很淡的香气。

    先是小小抿了一口,甜中带酸,过了两秒还有回甘,确实好喝。

    周锦对着陌生女孩笑了笑,这次真诚地说了声“谢谢。”

    后来她又一个人坐在角落。

    只不过这次有了事情做——抱着杯子喝柚子酒,一杯接一杯的,当作饮料喝了。

    周锦不是没喝过酒,只是没想到这柚子酒后劲儿这样大。

    回过神来的时候,她的脸通红一片,感觉到温度升高,燥热感蔓延,手心里都是汗。

    周锦有些坐立难安。

    她扶着茶几站起来,却发现胳膊有些软,腿也不太听使唤了。

    倒没有很晕眩,视物一切正常。

    只是感觉乏力,像是刚经历了一场体测,乏得嘴都张不开了。

    她慢慢走出包厢,想去卫生间洗个脸清醒一下。

    大家都在玩闹,没人注意到她出门了。

    走廊上没有服务生,甚至扫一眼路过的包间,连客人都很少。

    倒是头一次见周末的ktv生意这么稀落。

    她有些分神的想着。

    走廊尽头就是公共洗手台,男女厕所分列两侧。

    那里站了一个男人,背对着这边。周锦走近才发现,面前的背影有些眼熟。

    他占据了左边,慢条斯理的洗着手。那双手白皙修长,两手交迭着搓揉泡沫,骨节分明,手背上青色的血管凸起。

    周锦放慢呼吸,出神地看着,反应迟钝了一些。

    然后,视线上移。

    接下来的每秒都像是故意放慢的视频画面,暗淡的led灯光下,镜子被割裂成许多份,反射着斑驳陆离的光晕。

    怎么会看不清那片镜子呢?

    周锦神情不解。

    她蹙着秀气的眉,眯起眼,努力的去分辨。

    终于,她在画面中与镜子里的男人对视——

    不,是他终于捉住了她。

    沉默的对视,周锦仿佛也化作碎裂的镜子中的一部分。

    这块碎片曾被跌落、拼错过,但最终还是完好契合的镶嵌进了属于她的部分。

    她红润的嘴唇上下贴合,但钟砚齐没有听清她在说什么。

    也许是叫了声“七哥”,也许是问了声“你好”。

    不重要。

    头痛在持续,钟砚齐没什么耐心。

    他突然回身,胸膛距离周锦的下巴只有微妙的几公分。

    她愣住,像是不明白他在做什么。

    钟砚齐又上前一步,上身直接顶住周锦的胸乳,严丝合缝。

    他缓慢的低头,神色不明,眼神里暗藏的情绪又深又密,像是旋涡,深邃得能将人拖进去。

    周锦感到无助。

    她想转身就走,却还是慢了一步。

    钟砚齐的大掌悄无声息的绕到后面,掐住了她的脖颈。

    力道不大,但足够令周锦无法逃脱。

    “放开我。”这句话像是条件反射,异常迅速的冲出口。

    钟砚齐听到后,嗤笑一下。

    男人的脸压下来,带着不容抗拒的力道。

    周锦手抵在他的胸前,却纹丝不动。

    他的唇带着微薄的凉意,贴在周锦的唇上。见她紧紧抿住唇,不肯张嘴,毫不客气得直接咬住她的下唇。

    周锦尝到血腥味,吃痛地呻吟出声。

    他的动作似乎带着难以察觉的恨意,像是在发泄什么,毫无怜惜。

    钟砚齐趁着她放松,舌头迅速溜进去,寻找另一条香滑软舌。他口中有浓烈的酒气,两个人的味道掺杂在一起,唾液相容,空气似乎变得更加稀薄。

    周锦痛苦地闭着眼,两手逐渐攥紧他的衣服,仿佛抱住一块浮木,有所依托。

    他的舌头毫无章法的在她口腔里作乱,舌尖相抵,又逐渐舔至边缘,甚至令她震颤。

    周锦的心跳也在作乱,那狂跳的频率正随着他的动作变换。

    “舌头伸出来。”钟砚齐哑声说着。

    周锦的思绪早已混沌,他的话进了耳朵里也无法消化成她可以理解的意思。

    钟砚齐不会说第二遍。

    他的头退开,还没等周锦喘匀,左手抬起,直接把手指插进了她的嘴里。

    周锦恐惧得直接咬下来,牙齿磕在他的手上。

    钟砚齐像不知道疼一样,用弯曲的指节强硬顶开周锦的上齿,拇指和食指将她的舌头拽出来。

    “唔。”周锦因为他的动作痛苦地扬起头。

    见她终于把舌头伸出来,钟砚齐迅速凑上去吸住。他的唇齿有力,没一会儿就将周锦的舌根吸得发麻。

    他没有直视周锦,而是懒懒地耷拉着眼,遮住乖张的眼神,同时逐渐收紧了右掌。

    钟砚齐掐着周锦的脖子,稍一用力就把她推进女厕所隔间。

    周锦被掼在墙壁上,他反身锁门。

    她已无退路可退。

    钟砚齐的手按上她的乳房,紧握住一团柔软。他手下毫不收力,凭着感觉肆意的揉捏着。

    周锦闷哼,手攀上他的肩头。

    “起来,别碰我。”她涩哑着嗓音推拒着,企图用手抓疼他。

    蚍蜉撼树。

    钟砚齐躬着身,低笑出声,并不理会她微弱的挣扎。

    耳朵被舔舐,一串濡湿顺着耳垂来到脖颈,激得周锦头皮发麻。

    身体变得轻飘飘,灵魂和精神被撕裂成两部分。

    她靠紧墙壁,拢紧腿,有些绝望无力得任他欺负。

    钟砚齐上下抚弄着周锦的腰线,感受棉料紧贴在上面的顺滑。

    然后掀开上衣,手掌探进去按住她的后腰,以大拇指反复的摩挲细嫩的皮肉,最终按在腰窝处。那里有一个小小的凹陷,刚好契合他的指肚。

    周锦的声音堵在嗓子里,支吾着。

    钟砚齐很久没动作,像是找到了一个最好的姿势,就这样来回搓磨她的腰身。

    “够了没有?快放开我。”

    喉咙干涩,周锦的声音也哑起来。

    钟砚齐把脸埋在周锦颈侧的头发里,她看不见他的表情。

    “嗯”

    半晌,钟砚齐从嗓子里发出一声呻吟,同时掐住周锦脖颈的手放下来,按住了他的后脑。

    随着喘息变快,幅度也大起来,他看着有些痛苦。

    “”他似乎说了什么,周锦没能听清。

    钟砚齐使劲揉搓两下头皮,然后从她的肩颈处抬起头。

    他面无表情,眸光里没了刚才的迷乱,只剩下厌烦和不耐。疼痛侵袭了他,便无心顾及什么怜香惜玉。

    周锦敏锐得感知到危险。

    蓦地,钟砚齐握住周锦的肩膀,用力的将她往下压。他力道如此大,周锦没有防备,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隔间狭窄,周锦抬头时,眼前就是他的裤腰。

    将近3k字,请偷猪鼓励我吧t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