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最新备用网站无广告

第十章对峙

    欲望沟壑平息,一切喧闹归于阒静。

    周锦抚着胸口贪婪地喘气,头仰靠在身后的墙壁上。

    她眼圈红着,睫毛打湿后根根分明,嘴唇也呈现出不正常的艳色。

    钟砚齐抽了纸,仔细将周锦唇周的唾液和精液擦干净。

    周锦感觉被羞耻冲昏头脑。

    理智回笼,刚才所做的一切像是鬼迷心窍。

    如今再度回想起面前男人的狠厉之处,对于危险的感知重新被触发,后知后觉了如此与他产生关系的难堪和不妥。

    她低头侧着脖颈,躲避他如炬的目光。

    钟砚齐面上的冷淡短暂地碎掉,再开口时声音嘶哑,却含着笑:“这时候知道不好意思了?”

    周锦羞恼,恨不得堵上他的嘴。

    她故意冷下来脸,面无表情的否认:“我喝醉了,是你强迫我的。”

    男女的沟通频道时常不相通,钟砚齐似乎觉得这句话就是浇了盆冷水,让他面色都冷了下来。

    原本滚烫的温度骤降,出得汗也粘在身体上,两人都清醒起来。

    周锦推开钟砚齐的手,扶着墙站起来,想要让自己看起来有点气势。

    然而在这样逼仄的隔间里,两个人距离更近了,紧密得几乎贴在一起。

    “让一下,我要出去。”她盯着前方的门锁,提高音量,话里丝毫不含混。

    钟砚齐眼下有青黑,目色也不甚清明,精神状态看起来并不好。

    听了这话,他不再有耐心,只是随意地挑眉同意:“行。”

    他回手拧开门,侧身让路。

    顷刻间,之前暧昧旖旎的气氛无影无踪,半点余温都没留,只剩下疏离冷淡。

    刚才用纸轻抚她嘴唇的,仿佛是另一个人。

    周锦走在前面,出了洗手间。

    走廊上依然没什么人,半个多小时过去,甚至更安静了,连包厢里的音乐声都小了许多。

    钟砚齐跟在她后面,脚步声平稳,听在耳朵里又令人心乱。

    周锦加快步伐,准备离开。

    她出门没背包,送出礼物之后就两手空空,此时不用回去面对包厢里的众人,令她庆幸。

    “我给你打个车。”钟砚齐走到周锦身侧随口提到。

    “不了。”她礼貌回绝了,面上没什么神采。

    钟砚齐耸耸肩,不置可否。

    附近一个包厢开了门,迎面走来一个男生。对方瞄了这边两眼,周锦装作没有看到,目不斜视地和他错身而过。

    走到一楼大厅,冷风扑面吹来,冻得她打了个哆嗦。

    夏秋交际雨水多,又下起了毛毛雨,飘飘洒洒的,绵绵雨丝如烟雾一般遮住了霓虹街道,空气中有泥土的腥味儿。

    周锦抬头看了一眼阴云密布的天空,想了一会儿,还是低头迈进了雨里,然后往远处的公交站跑去。

    朋友从洗手间回来,一推门进来就吆喝着周嘉皓的名字。

    他窝在沙发里,右手握着酒瓶,左手按在身边女孩儿的大腿上,正乐不思蜀。

    友人是周嘉皓关系很好的朋友,此时走到沙发前,俯身抽走后者手里的酒瓶。

    “你猜我看到谁了?”友人笑眯眯地问道。

    “我他妈管你看到谁。”周嘉皓直起身想要抢酒瓶,语气恶劣:“还我。”

    他面色如常,要不是身上浓烈的酒气,甚至无法分辨是否喝了酒。

    对方压低声音:“你姐!”

    “谁?”周嘉皓混沌的头脑有一刹那清醒。

    他迅速坐起来,收起那副懒洋洋的样子。

    包厢里噪音很大,旁边还有人嘶吼着唱歌,友人凑到他耳边讲道:“我在走廊里看到她。”

    周嘉皓闷闷地“哦”了一声,撇嘴说道:“她经常和朋友来这种地方,也不算什么稀奇事了。”

    他有姐姐的事情,只有几个关系好的朋友才知道,而见过周锦本人的更是极少,面前的朋友是其一。

    朋友哼笑一声,提声:“她和一个男的走在一起,这个不稀奇了吧?”

    周嘉皓有片刻的静默,然后抬头低声确认:“你确定?”

    没想等到对方的答案,又急匆匆的追问:“是不是一个很高的男的,长得有点凶,没什么表情?”

    朋友正要给出肯定答案,却被周嘉皓一把推开,后退撞上茶几。

    “滚!”

    他力气极大,推开身前人之后,就怒气冲冲地出了包厢门。

    周嘉皓内心有郁结,他从来没见过周锦和男人走这么近,她甚至连熟络的男同学都没有。大部分时候她都是独来独往的,只有在有需求时才会去社交。

    他从叁楼走到一楼,每一层都看过,走廊里几乎没有人经过。

    金碧辉煌的一楼大厅里空荡荡,唯有大屏幕上正播放着粤语v。

    周嘉皓往四周望了几眼,没看到周锦。

    当他想转身回去的时候,注意到楼梯上走下来两个男人。

    钟砚齐正要跟李靖回酒吧那边,还没等下到一楼,恍惚间就见一个身影扑了过来。

    他侧身躲避,一把握住对方的手腕。

    “我姐呢?”

    面前男孩没有他高,面貌还稚嫩,问出来的话也幼稚可笑。

    听了这话,他将对方一把掼开,冷声说:“滚。”

    钟砚齐睨着他,目光冷淡,想了几秒终于想起这个人是周锦的弟弟。

    “你找不到你姐,跑我这里来撒什么泼?”他毫不留情地讥讽,周嘉皓听后面红耳赤。

    少年梗着脖子,决不肯承认自己的无理取闹。

    “是不是你把我姐带这里来的?”周嘉皓恶狠狠地质问。

    钟砚齐抱臂看他,不假思索了一下,突然笑了:“你姐是哪个?我带过来的女人很多,你仔细说说,看我能不能想起来。”

    他笑起来眼角有细小的纹路浮现,面容平静,仿佛真的什么都不记得的样子。

    周嘉皓被堵得哑口无言,伫立在原地。

    此时李靖见到钟砚齐算是略胜一筹,才敢在一旁插嘴:“走吧七哥,车来了。”

    钟砚齐略微点头,径直走过。

    擦肩而过的瞬间,他的大臂撞在周嘉皓的肩头上,撞得后者微微一晃。

    “七哥?你是钟砚齐?”身后少年焦急的质问声再度传来。

    钟砚齐头也没回地出了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