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最新备用网站无广告

第十三章连廊 (ωoо1⒏ υip)

    冬天日出时间越来越晚,早上进了校门天才蒙蒙亮。随着季节的萧瑟,高叁紧张的氛围也越来越浓,走在路上、走廊里的每个学生似乎都行色匆匆。

    周锦依旧是班上早自习到得最早的那批。

    周五这天早上,进教室难得看到好几个女生在聚堆聊天。

    她拿出装满热水的水杯,双手捧着杯壁,小口抿着。保温杯口蒸腾出热气,将眼前氤氲。

    大家闲聊的声音不小,周锦分神听了会儿,才知道她们在谈论班里要来一个代课老师的传闻。

    孟晓棠在一旁搭腔:“是真的,我上次去交语文作业时候听到几个老师提到论了。”

    “这不是英语老师回家生孩子了嘛,二中就空出这一个英语学科名额,自然都是挤破脑袋往里进了。”

    没想到,都被大家说中了。

    上午第一节课,班主任带着一个女人走了进来。

    教室里先是沉寂了几秒,然后爆发出热烈的讨论。学生藏不住话,自认为的窃窃私语,实际上都被人听在耳里。

    孟晓棠凑过来对周锦说:“看吧,还真是美女老师。”

    新老师姓陆,单字一个蔓。她站在讲台上微笑着做了自我介绍,嗓音温柔,表情和煦。

    陆蔓身材高挑,着一身浅色职业套装,栗色波浪卷发披在肩后。即使化了淡妆,也难掩五官的明艳深邃,上翘的睫毛轻轻跳动,双眸每一下忽闪都顾盼撩人。

    周锦撑着下巴,却在出神。

    期中考试周二结束,接下来两天是老师阅卷,算一算时间,今天班主任就会首先对这次的考试作出总结性发言。

    试题是六校联合,难度极大,周锦考完过后就意识到数学的发挥失常。

    已经有将近一年的时间没从班里第一名的位置上下来过了,这一次她才真正感到忐忑。

    第二节是体育课,体育老师带着跑完步之后就解散了队伍,让大家自由运动。

    二中规定体育课期间严禁回教学楼、出校门,只能在操场范围内活动。

    连廊连接着行政楼和高叁教学楼,周锦想偷偷回教室复习,便进了行政楼,打算绕一圈溜回去。

    行政楼的叁、四楼有许多校领导,一般很少有学生来这里。此时是上课时间,走廊上寂静一片,只有周锦缓慢的脚步声响起。

    走廊南面是一大片落地窗,光线明亮,可以一眼望见校外的街道。

    她心里还是有些打鼓。

    叁楼尽头处,只要推开面前的玻璃门,就是连廊。

    周锦的手刚触上门把手,就感觉到肩膀被人握住。

    她身形定住,没了动作。

    直到身后传来一声嗤笑,周锦听到这笑声倏忽愣住,然后缓缓转身。

    正是钟砚齐。

    侵略感顿袭。他身形高大,手搭在她的肩膀上,居高临下地打量着。

    落地窗将光带进来,浸在他的侧脸,光线在上面浮浮沉沉。钟砚齐眼眉低垂,目光坦然,瞳孔清澈透亮。

    周锦抬眼,略带犹疑地眼神划过他的面容。她注意到他下巴上有青色胡茬,眼下也有乌青,像是没休息好的样子。

    钟砚齐穿着白色衬衫,比起平常随意的t恤短裤,看起来正式了不少。

    事实上,周锦这一刻有种莫名的尘埃落定之感,像是怅惘了许久的心终于飘飘忽忽的落地,落在实处。

    她努力摒除这种混乱矛盾的感觉。

    钟砚齐唇角扬起,调侃她:“逃课?”

    他表现得像是一个多月前的事不曾发生过。

    仿佛他还是那个令人难以捉摸的复杂男人,她在他面前也依旧是偶尔被逗弄一下、无关紧要的小孩子。

    周锦也想表现的妥帖无恙。

    她抿唇牵着一抹笑,低声回答:“体育课的话,不算逃课吧?”

    一向不太受重视的音体美课程,即使少上一、两节,也算不得什么,这是学生们的共识。

    周锦的话中有调侃之意,钟砚齐也听出来了。

    眼角眉梢都有些许松动,没刚才那样紧绷。他点头,表示赞同。

    在领导办公室门前讲话并不是好地点好时机,周锦面对着钟砚齐,用后背顶开门,倒退两步进了连廊。

    她的眼睛依旧瞧着他,眸光涌动着说不上来的情绪,似在邀请他一同进来。

    钟砚齐会意。

    他抬手撑住门,也侧身进去。

    连廊是半密闭的空间,光线没那么强烈,一时半会也不会有人过来,安静极了。

    周锦沉默了一会儿,还是没忍住,好奇地开口:“你怎么在这里?”

    她靠在墙边,仰视着钟砚齐。脖颈纤长,宽大的校服将人衬得更清瘦几分。

    “我来抓逃课的人。”钟砚齐随口应下,依旧调笑着。

    看来他并不想正面回答周锦。

    她敏锐察觉,于是一瞬就感觉到无趣,对他的答案、也对自己的行为。

    周锦低下头。

    她认为自己反常又愚蠢,做着不合时宜的事。

    这时,钟砚齐电话铃突兀地响起,划破有些滞闷的氛围。

    周锦偏过头,没有看他。

    钟砚齐看了眼屏幕,没有马上就接,而是等电话响了许久,才慢悠悠点下接听。

    “嗯。”

    “快了。”

    “你在那里一等,我等会儿过去。”

    钟砚齐每句回答都言简意赅,不耐烦的情绪也愈发明显。

    后来,他挂断电话,望住周锦,简短说道:“我还有事,就先走了,你也回吧。”

    周锦点头,没再说一句话,转身消失在连廊。

    追更:vpo18 (woo18 ui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