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最新备用网站无广告

第十四章火机

    下午有两节班主任董老师的课,一进教室他便冷下脸,眼神犀利地绕了一周。

    他敲敲讲桌,从文件夹里抽出两张a4纸。

    目前成绩排名还没有公布,只有分数统计出来。他清了清嗓子,开始总结这一次期中考试的“战况”。

    不出周锦所料,她的数学成绩比平时低了十几分,这也直接导致她在班里名次下降到第二名。

    董老师倒没有苛责她,而是将她的退步一带而过,继续点评其他人。

    正是留下太多余地,更加让周锦感到羞愧。

    她一下午沉浸在自我否认和怀疑中,难以脱身。

    直到晚饭时间,周锦也没有去食堂吃饭。头顶是明亮的灯光,窗外是流云晚霞,她坐在空无一人的教室里,在错题本上写写画画。

    袁稚站在桌前叫了周锦两声,她才抬眼。

    “今天周五,别上晚自习了,去吃饭。”

    她拉开旁边孟晓棠的椅子,随意地坐下。

    “不去。”周锦低头拒绝:“我考得不好,想在教室里看书。”

    袁稚听了之后无奈摇头,然后拍了拍她正在写字的右手。

    “就放松这一次,明天周六,你可以学一天呢。”她笑着调侃:“再学就要学傻了。”

    周锦停下笔,认真想了一下。

    她的确有些心不在焉,这样下去,很难保证今晚的学习效率。

    这时,袁稚又再接再厉地补充:“他们说去吃烧烤。实在不行,你也可以吃完就回去看书。”

    听到“烧烤”两个字,周锦心头一动。

    “行。”

    她不受控制地应下。

    上一次进老钟野馄饨烧烤店还是夏末秋初,那时钟砚齐在依靠在门口抽烟,面前是袅袅烟气。而今已经入冬,烧烤迎来淡季,店内只坐了寥寥几桌,没了之前的嘈杂喧闹。

    他们一行人被安排在一楼靠吧台的位置。

    服务生送来菜单的同时,放下几盘小凉菜。

    袁稚的男朋友于嘉新笑眯眯地问:“姐,又送我们这么多东西啊?”

    服务生身材矮小,看着年纪不太大,闻言不好意思地点头回答:“七哥交代过,你们再来让我记得照顾一下。”

    她把写完菜名的点菜本拿起来,又说:“我也不知道七哥往常送什么,就拿了些凉菜。”

    周锦听到后,有些诧异,不知道什么时候钟砚齐和他们这么熟了,甚至专门交代要关照。

    没想到,于嘉新和袁稚也愣住。

    于嘉新确认着;“七哥真这么说?”

    服务生点头,随后去了后厨传单。

    想要继续追问却无从开口了,于嘉新安静下来。

    袁稚若有所思了一会儿,然后看向周锦。

    周锦不明所以。

    “周锦我一直没问,上次七哥把你留下说了什么?”

    周锦的内心有一瞬说不清道不明的紧张。明明她和钟砚齐没什么,但又不想对别人说出口。

    她想了下,避重就轻说道:“什么也没说。我当时被酒瓶碎片划到,他顺路捎我去医院。”

    于嘉新在一旁夸张反驳:“不会吧!七哥谁都不管的,还能有这么好心的时候?”

    周锦低咳一声:“真的。”

    于嘉新背对着门口,身子挺直了,表情还是充满怀疑。

    “我什么时候不好心了?”

    男人的声音自身后传来。

    讲人坏话又被捉到现形,于嘉新讪讪地回头,尴尬一笑。

    只见钟砚齐站在门口,右手提着一件黑色皮衣,上身的白色衬衫敞开两颗纽扣,露出线条流畅的锁骨。

    他衣服有褶皱,头发也乱糟糟的,侧面翘起一小撮。

    周锦凝视着那里,竟然感觉到他有些反差的可爱。

    然而当钟砚齐看向她,目光相交,她的心又颤颤巍巍否决了这种可能性。

    他睡眼惺忪,似乎是刚刚睡醒。

    钟砚齐掩唇打了个哈欠,迈步进入吧台里面。

    “晚自习时间,逃课?”

    他面带笑意,故意把“逃课”两个字念重。

    “没有,周五了嘛,放松一下!”袁稚接话。

    其他人不明所以,以为钟砚齐这等忙人今天是闲下来才会跟一群小屁孩搭话。

    只有周锦脸颊跃上难以察觉的红云,有被人抓包的莫名羞赧。

    她极少旷课,对每一门科目都一视同仁,却没想到短短一天之内,被钟砚齐撞到两次。

    即使来之前就隐隐预感到会碰上,但没想到他会又拿“逃课”来揶揄人。

    当然,其他人听不懂,这是属于他们俩的“秘密”。

    周锦低下头,用筷子戳着碗里的米饭。

    钟砚齐把夹克扔在沙发上,在吧台里检查一番,然后才走出来。

    他拉开周锦一侧的空凳子,坐在她旁边。

    身边坐下一个男人,空间突然狭窄起来。钟砚齐将腿伸展,裤子不可避免的蹭到她的大腿。他举手投足间,周锦都不自觉的屏息。

    同桌的其他人也震惊于钟砚齐的做法,但都只敢惊奇,不敢开口询问。

    “不用管我,聊你们的。”

    钟砚齐大概也知道自己行为的不妥,只是他向来顺着自己的心意,想做什么就做什么,也无暇顾及别人是否不自在。

    他夹起一根烟,用唇抿住。

    掏兜找打火机的时候,胳膊肘不小心撞到周锦的腰侧,令她一颤。钟砚齐意识到,停住手觑了她一眼,然后唇角扯起一个几乎看不出的笑容。

    周锦拖着凳子试图往旁边挪一下,奈何空间拥挤,再挪动也拉不开什么距离。

    摸遍上下口袋,钟砚齐也没找到打火机。

    他锁着眉头,眼神在桌上逡巡。

    果然,桌角一处的红色烟盒上躺了一只打火机。

    打火机的主人注意到钟砚齐的目光,将其拿起来递过去:“七哥,给你。”

    两个位置中间隔着几个人,于是周锦先接下。

    她侧身伸过手,递给钟砚齐。

    再普通不过的打火机,便利店里3块钱一个,绿色的外壳静静地躺在周锦的掌心,被嫩白包裹着。

    钟砚齐垂眼看去,一簇睫毛耷下,遮住双目中的光。

    他没有伸手接,也没有说话,只是侧脸对着周锦,微低下头。

    距离极近,周锦能看到他的胡茬,还有棱角分明的下颌线。

    周围没人说话,气氛诡异地沉默了。这样的情况下再不做点什么,就是将自己置入更加尴尬的境地。

    钟砚齐抬眸凝视周锦,仿佛攥住了她的心神。

    一刹那,她了然了他的意思。

    周锦悬着心,按下打火机,火苗“噌”一下窜出来。她举着它小心翼翼地凑近,眼看着烟尾由一个火点扩散开来,然后散出一缕烟,飘浮在空中。

    钟砚齐以唇齿包裹烟头,因为用了点力,双颊有些凹陷。

    他左手持烟,深吸一口,吐出烟雾。

    周锦松开了按住打火机的拇指,火苗倏忽消失。

    然而,她眼中的光亮始终不曾熄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