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最新备用网站无广告

第十七章便利店

    周锦微缩身子,重心向前,首先想着护脑。幸好楼下是绿化带,她整个人栽进去,脚踏进柔软湿润的泥土中,缓冲了一下身体。

    杂草扎在脚心上有些痛,膝盖也在重力撞击下隐约不适。

    周锦回头,见周嘉皓探出身子喊她名字,然后人又消失在窗口。

    她担心他要从正门出来追她,只好忍耐疼痛和寒冷,跌跌撞撞地向小区外面跑。

    周锦现在内心压抑混乱,即使不知道跑出去会面临什么,此时此刻也不想在这个家里呆下去了。

    雨水将人淋了个透彻,单薄的睡衣紧贴在身上,勾出周锦凹凸的身线。一路上几乎没什么人,奔跑久了浑身稍微热了起来,只有凛冽的寒风刮在脸上刺得有些疼。

    跑着跑着,就到了上次来过的那间便利店门前。

    漆黑的雨夜中,只有这家24小时营业的店面亮着灯。周锦如同在沙漠跋涉许久的旅人,已经没了多余力气。她一步步走近,推门进去。

    门口响起机械的“欢迎光临”。

    站在收银台后的店员听到后望向这边,看到周锦的模样后,表情惊讶。

    “你没事吧?”店员是个女孩,穿着橘色的员工服。

    周锦的思维像被冻住了,听到这话思绪转了很多弯,然后缓慢摇头。

    “没事。”她声音嘶哑。

    灯光太亮了,照得人眼前模糊,周锦觉得自己站在光下有些无所遁形。

    好心的店员抽了些纸巾,从收银台走出来,递给周锦。

    “给你,擦擦吧。”

    周锦撑起一个笑容:“谢谢。”

    其实几张纸巾几乎不起作用,很快就被她脖子和脸颊上的雨水洇湿了。

    不过聊胜于无,起码睫毛上的水珠没有了,让她眼前清晰了些。

    便利店里有一面落地镜,贴在墙上。周锦在远处看到了里面的自己。

    她的睡衣图案是暗色格纹,此时湿哒哒地粘在身上,头发被浇湿,一缕一缕地糊在颈项上。周锦还光着脚,踩在地上,因为地面凉,脚趾蜷缩着。

    真是从没经历过的狼狈。

    她想笑,却笑不出来。

    “我帮你报警吧?”店员把她拉到一旁的空凳子上坐着,然后从货架上抽出来一条毛巾和一双拖鞋,递给她:“你先用,我给你付钱。”

    女孩脸上有关切也有同情,她的话语小心翼翼,像是怕惊扰了周锦。

    周锦感激她的贴心。

    “谢谢。”她郑重的接过来,手指触上柔软的毛巾,低声说:“多少钱你记一下,我明天来还你。”

    女孩急忙摆手:“不用了,没关系。”

    然而周锦始终坚持,她只好同意,说先帮忙垫付。

    周锦手里没有手机也没有钥匙,钱都没有,她开始认真思索自己应该怎么办。

    她偏头想了下,回答前面的话:“真的谢谢你,不过不用报警了,我在这里坐到天亮就走。”

    周锦想过,如果报警的话,警察肯定要联系她的家人。

    这两天家是不能回了,她无法忍受跟周嘉皓共处一室,甚至闭上眼睛都是他伏在自己窗前的惊悚一幕。

    只能等到天亮再想办法。

    这时,店里进来了客人,店员回到了岗位上,没有再追问。

    周锦有些疲惫地趴在桌上,头埋在双臂里。

    这一晚消耗太多体力,先是在梦里奔跑,然后醒来又和周嘉皓对抗,最后又在雨里奔跑。她的体能早就告罄,慢慢地带着饥饿和疲惫睡了过去。

    宋老板是虹城本地有名的房产商,年逾五十,依旧爱泡在酒色里。他和钟父钟国强是老朋友了,总把“小时候抱过钟砚齐”这个事儿挂在嘴边。

    他挺着啤酒肚,穿着深色运动服,看起来没什么大老板的样子,笑起来眼睛都快没了。

    钟砚齐跟他斡旋一晚上,也被灌了很多酒。

    峄山市场已经是老街了,在这个沿海城市屹立不倒几十年。近几年愈发腐朽衰老,精明的生意人总能敏感地嗅到味道。

    钟家有太多峄山的房产,一旦拆迁,必定是不容小觑的收入。宋老板只是想一下,仿佛都能闻到钱的味道。

    宋老板推崇本地酒文化,喝到深夜,钟砚齐路都走不稳。他这两年已经鲜少参加这种强度的酒局,突然喝这么凶,觉得五脏六腑都在不安分地碰撞。

    李靖开着那辆比斯开蓝的卡宴,后座载着宋老板和钟砚齐,穿梭在雨中。

    宋老板家住虹城最西面的沿海别墅区,是他们公司开发的房产之一,离市中心的峄山市场很远。夜晚路上车少,依旧开了叁十多分钟。

    李靖将宋老板搀扶进去,回来时看到钟砚齐支着身子,手按在副驾驶后座上,垂着头。

    “七哥,没事吧?”李靖上前询问。

    今晚开车送了叁个酒鬼,连李靖都疲惫起来。

    钟砚齐抬头,眼眶微红,嘴唇也有些苍白,看着着实不好受。

    他向后靠在座椅上,手搭在腹部,摇头。

    “头疼吗?”李靖坐进驾驶座,小心地问。

    钟砚齐没有回答,干脆地命令道:“开车。”

    他没有说回哪里,李靖看他这幅样子,不敢送到华林盛世住,打算送回seabed休息室。起码那边夜间有人,可以照看一下。

    回程走上一段不平坦的道路,是西街片区的主干道正在修路,坑坑洼洼得,极不好走。

    车里不通风,酒气弥漫,甚至座椅上都有若有似无的味道,顶得人犯恶心。

    钟砚齐捂着胸口坐起身,眼睛紧闭,面色难看。

    “停车,我要下去。”

    见状,李靖赶紧靠路边停车。他抽出雨伞撑开,绕到另一侧开车门,将钟砚齐扶下来。

    “七哥,你在这里一等,我进去买点东西。”

    钟砚齐被李靖安顿在便利店门口的棚顶下遮雨,终于能有机会呼吸新鲜空气。

    追更:fhutang (woo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