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最新备用网站无广告

第二十八章侧入(h)

    余韵还在阵阵击打着周锦的五感,快慰在血管中穿行,身下水液淋漓,甬道一顿一顿地抽搐着,令人人意识迷蒙。

    她的手指抠在床单上,连圆润的指甲也漾着娇艳的红。

    乳房的顶端是被欲望激起的粉果,此时也硬如石子,发丝被汗水濡湿后团成一缕黏住侧颈,如同刚从水里打捞上来一般。

    周锦看起来被摧残的模样,斜斜地躺在床上,两股之间酸软,还大敞着。

    钟砚齐翻身躺倒在另一侧,探过去握着她的脸蛋抹掉汗水,问:“不是很有力气吗?”

    他调侃她,笑得张扬。

    周锦以眼神嗔怪,不理会他的话。

    她合拢腿,感觉腿心处有坠胀的不适感,别扭地蹭了两下,说:“我可以去洗澡吗?”

    钟砚齐又捏住了她一侧乳房,沉甸甸的软肉盈了满手,净白肌肤上的汗滴在灯光下散着晶莹的光,和麦色对比鲜明。

    他像揉弄面团那样把玩着,没有答话。

    周锦了然。她愈发了解钟砚齐,他拒绝的事情从来不多费口舌,直接以沉默表态。

    激情退却后,寒意来袭,汗凉透了渗进皮肤。两个人的赤身裸体大刺刺地暴露在空气中,周锦不敢去瞧,眼神飘忽忽地浮在虚空中,转移自己的注意力。

    他的掌心依旧滚烫,没多会儿,就把她揉捏得浑身放松,昏昏欲睡。

    然而,当周锦疲累地闭上眼想要休息片刻时,钟砚齐似乎故意般,手指猝然按上乳头,开始掐着它反复磋磨。

    周锦一激灵,忽地睁眼,对上他的瞳孔。

    她呆怔住。

    钟砚齐侧躺着,头发乌黑,剑眉英挺,脸庞弧线锋利,整个人散发着凛然冷肃的气息。

    全没了刚才水乳交融时的火热,周锦被他看得心悸。他以手掌控制着她的心神,不允许她有一丝一毫的分心。

    一刹那间,她读懂了钟砚齐并未宣之于口的意思。

    刚才的温柔和缓不过是他逗弄人的把戏,是对豢养的宠物慷慨施舍耐性。现在达到了愉悦自我的目的,便轻轻收回了那些恩赐。他不屑去表演哄骗,只是重新坦然流露原本的淡漠疏离。

    而现在,钟砚齐不满她神思游离,未全情投入在性爱的始终。他心情不快了,定然也不会令别人畅快。他要时刻悉知她的情绪、她的一举一动,以免脱离掌控。

    周锦感觉这卧室更宽阔了,冬日的寒气全部透过窗沿,无孔不入地冲撞在身体上。

    她无法将全部原因归咎于他的喜怒无常,只是心下警醒,不要再被自己的虚构幻想套进去了。

    钟砚齐的手不再拘泥于胸前,而是绕到她的脖颈处,反复摩挲,若即若离。

    脆弱的颈子在他的掌心下,指腹按在血管上,仿佛能听到血液加速流动的声响。这里是要害也是弱点,周锦敏感地僵硬住身子,不知如何反应。

    他略微收紧,五指便严丝合缝地贴合上去,犹如箍住她的心脏。然后轻轻松开,又随意地去揉她的耳垂。

    宛如游戏。

    钟砚齐温热的掌抚过她平坦的腹部,指尖继续向下,围着稀疏毛发打转,搔起一阵痒意。

    周锦两腿相蹭,又被大力分开。

    他侧着支起身,手贴上去抚摸她的阴阜。他气息微沉,

    与周锦微弱的吸气声交缠,扯出缱绻的、肉眼无法看见的线。

    阴唇上的液体已经干涸,在搓弄下又渗出点水。

    钟砚齐几乎将周锦全身上下摸了个遍,如同摸一只幼猫,似乎在感受着什么。他情绪没什么起伏的模样,仍然冷淡至极。

    后来终于停下来,这个夜晚宣告结束,周锦听到他低声说:“去洗澡吧。”

    第二天一早,天还没亮,周锦就突然转醒。

    准确地说,是被吵醒。

    有粘液顺着肉穴流下来,滴在昨晚刚换的新床单上。周锦侧着身,感觉下体骤缩,身体被身后男人的肉棍顶得一耸一耸地向前倾。

    意识回笼,她扣住男人掐住侧腰的手。

    卧室里依旧黑漆漆的一片,只能分辨出他的剪影,距离很近,来回晃动着。这样沉寂的氛围让周锦有些难安,于是不自觉向后靠了靠,贴上对方温热的躯体。

    “嗯——”陡然被插到某一处,她叫出声,喘了许久才缓和过来。

    她回头,声音娇软粘腻:“怎么又”

    钟砚齐去抓她的胸,身下继续抽插,发出拍打的声响。他扯唇笑了笑:“又什么?已经是第二天了。”

    言外之意,昨晚是昨晚,今早是今早,再做一次没什么不对。

    他勾住周锦的右腿膝弯然后抬起,致使穴口打得更开,他入得也更深、更容易些。

    周锦咬着唇,侧脸和耳朵一齐埋入枕头中,声音被压实,只能泄露一些断续的吟哦。

    钟砚齐手向前伸,挺腰抽插时,同时按压住小腹往回带。他甚至能感受到每一次塞进去后,皮肉被龟头撞击地微凸。

    侧入的姿势进得太深,时间长了周锦小腹隐隐发酸。

    “还、还没好吗?”她哀求着:“我不行”

    这是昨晚那一次无法相提并论的快感。阴茎烫而硬,轻易地就插到低,一丝缝隙不留,阴道异常发胀。

    看不见身后人的样子,姿势又这样令人羞耻,她竟然比之前更紧、更湿了。

    钟砚齐速度逐渐加快,即将到了冲刺阶段。周锦回手攀住他的胳膊,小手按在他紧实坚硬的腹肌上,下意识地抚摸寻得安全感,且仍旧被颠弄得混乱不堪。

    他舔弄周锦脊椎上方的小小凸起,又用牙齿啃咬,将那一块皮肤嘬得泛红,留下一串湿润。

    她的身体和心思都被填满了,甚至被搅得天翻地覆。

    最后,他低喘着发泄出来。

    淫靡的气味蔓延在空间里,身下又溢成一片汪洋,周锦的头脑昏昏然。

    钟砚齐将肉根撤出来时,龟头还发出“啵”一声。

    此时天才蒙蒙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