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最新备用网站无广告

第四十一章后入操尿(h)

    “我知道,这边忙完我就过去了,有事的话及时通知我。”

    说罢,钟砚齐切断电话。

    周锦仍然用那浸了水的双眼看着他,他无奈地问:“都听到了?”

    她牙齿在下唇上咬出印子,犹豫一会儿说:“是爷爷出事了吗?”

    钟砚齐点头:“年纪大了,人也脆弱,牵一发而动全身。”

    “没什么事吧?”

    “刚从手术室出来,还需要观察。”他不欲多说的样子,周锦表达过关照后也不好再问。

    比起刚才,钟砚齐显得兴致缺缺,总是挺直的脊背也微弓起来。他的脸色不好,有掩盖不住的疲惫。

    周锦窝在柔软的被窝里,伸出一只胳膊,小手按在他的膝盖上。

    钟砚齐偏头看她,目光交缠。他的掌扣住周锦的手背,是冰冰凉凉的触感。

    周锦没有多想,反手与他交握,又重新包住他的虎口,将四指攥在手心,想要将温暖传导过去。

    她说:“你收拾一下上床躺着吧,手好冷。”

    钟砚齐在这一刻心里微动,仿佛一直在高速转动的齿轮骤然停摆,有些无所适从。

    “嗯。”他应下时嗓音嘶哑。

    周锦往里面挪动,钟砚齐脱掉了浑身上下全部的衣物,然后钻进去,将她扣在怀中,胸膛紧贴瘦削的后背。

    他手是冷的,胸膛却是滚烫的。

    突然和他几乎是赤裸相对,绯色从耳根窜出来,将脖颈都染的通红。

    她臀部嫩肉紧贴在钟砚齐的胯下,没多久猛兽便苏醒过来,跃跃欲试的抵在两股之间。

    “你”周锦想回头讲话,偏过的脖根突然碰上他的唇:“别,痒”

    他覆在上面,闻到令人安心的气味,又忍不住埋得更深些。舌尖在上面打转,留下一片湿漉的痕迹。

    “一晚上没睡,你、你不累吗?”周锦仰直脖子,难耐地寻着什么话题,试图分散注意力。

    “那让我插进去,好好放松一下?”他的嘴中吐着羞人的话,听得人耳热。

    他的吻痕从肩头流连到后背蝴蝶骨处,细细啄吻。周锦感受到久违的暖和欲,转过身来和钟砚齐拥抱在一起。身体紧密的贴合,如同镶嵌其中,她的腿勾动,蹭着他小腿上的毛发。

    欲根刚好戳在柔软的大腿肉上。

    钟砚齐微挺身体,故意去戳弄她。

    “别。”周锦低抵笑了,似乎感觉到了硬烫的头部一跳一跳。她不自觉地把手伸下去,想要探寻这样的温度。

    “嗯!”

    周锦手没轻重,肉棍陡然被握住,钟砚齐痛得闷哼一声,然后大掌“啪”地扇在她屁股上。

    “你干嘛呀!”她被惊到,不快地小声反抗。

    “再不老实就干你。”钟砚齐锁着眉,冷声威胁。

    周锦不敢说话,手下动作反而更卖力,誓不令他好过。

    肉棍粗而硬,握在手里有着奇异的触感,周锦加快撸动的速度,每次从根部一下撸到最顶部,然后以掌心软肉打磨龟头。

    钟砚齐本来握着她肩膀的手倏然扯上她的发丝,问:“跟谁学的?”

    “自学的。”周锦笑着,脸颊发烫。

    钟砚齐从来不是任人宰割的人,更不要说在床上,他是绝不允许自己失去掌控地位的。他拨开周锦的手,掀被起身,人到了床尾。

    “啊!——”周锦的两个脚腕被他一把攥住,用力拖向他的方向。

    床垫微陷后弹起,床褥被压得凌乱,周锦的心瞬间失序。

    钟砚齐坏笑着——如果没看错的话,也可能是在嘲笑周锦的自作聪明。

    他俯下身,动作迅速地叼住她的乳头,用力吸吮起来。

    “嗯”她的气息被堵在嗓子眼里,低抵喘息。

    钟砚齐的舌尖抵住乳孔,没有节奏地戳弄着。在她忍受不住弓身后,又用上下唇包住牙齿抿着尖果向外拽。

    周锦呼着“难受”,两手捧着他的脑袋。本想推开,却轻易被空虚占据,然后用力地抱住。她的手插进他的发丝中,勾缠着。

    红果挂在雪白的肌理上,泛着羞赧的粉,引人采撷。

    钟砚齐的手摸下去,触到一手濡湿,粘腻得化不开。

    他停下来支起身,手在泥泞处揉捏,居高临下地审视她陷入迷蒙的神情。

    “我问你,”他开口:“我们都用过什么姿势?”

    周锦掀开泪眼:“我?我不知道。”

    “在我这里没有不知道这个答案。”他恶劣地笑,然后将中指用力插进去,带着狠意。

    她被挑得急促喘息。

    指尖被层层迭迭的嫩滑吸附包裹,钟砚齐甚至可以想象阴茎插进去引发的快感。他上下勾起指节,一下下戳在敏感的一点。

    “普通姿势,还有我在上面”周锦的眼角被逼出眼泪,轻哼着:“还有,侧面,你从侧面”

    钟砚齐这才满意地点头,然后说:“那这次换个没用过的姿势。”

    他抓住周锦的腰侧,用力把她翻过来甩在床上。然后五指按在两个蝴蝶骨中间的脊椎处压下去,屁股高高翘起。

    “别,我不要这样。”

    这个动作让私处全部暴露出来,极没有安全感,周锦扭动腰肢想要躲避,却因为力气不足如同蚍蜉撼树。

    臀肉圆润饱满,白花花地在眼前晃,撅起后仿若蜜桃。

    钟砚齐亲着她的后背,一直吻到两个腰窝处,然后扫在尾椎骨上。周锦看不见他的样子,也摸不到人,十分不安,想要挣扎。

    “别动。”他的声音是不容抗拒的。

    周锦犹豫一下,强忍着害羞,只好努力地蜷缩着。

    钟砚齐掌住两臀,拖向自己,肉棍抵在窄缝处蓄势待发。那里早已分泌出晶莹液体,甚至打湿毛发,顺着滴下去,将落未落的。

    龟头在小阴唇上来回摩擦,直到也被湿润,更增加了刺激感。钟砚齐用力,凸起的前端就送入窄缝,毫无保留的插入。

    周锦随着挺入的动作弓起背,被刺激地不行,无助地打着哆嗦。她的阴道将钟砚齐完全纳入进去,然后死死裹住。

    钟砚齐扶着她的腰,大开大合的操干起来,每一下都捣在尽头,撞到最深处宫颈前端。

    “啊、啊”周锦侧脸贴在被褥上,蹭上发丝,随着动作被磨得发热发疼。

    肉棒插入到了前所未有的深度,酸麻伴随着隐约的疼痛感,灼烧着她。窄缝被反复捅开再闭合,小阴唇边缘包紧了棒身,洗刷得晶亮,挂着水痕。

    紧致感鲜明,他更用力地抓紧周锦的臀肉,甚至掐出了红痕。

    伐挞的速度过快,姿势又极端反常,钟砚齐在快感中分出一丝心神,去留心周锦。她的屁股几乎与床接近七八十度,同时随着动作,头部一顿顿地磕在床垫上。

    钟砚齐拉着她的手腕,将身体拽离床榻,露出小腹和乳肉。他挺腰向前,然后掌心圈住周锦的右乳揉弄。

    她被颠成台风天中海上的一纸帆船。

    从钟砚齐这个角度看去,饱满的阴阜随着阴茎的插入被操得微抖紧缩,他盯得眼底泛红。

    床有些受不住两人的速度,开始闷响起来。

    钟砚齐“啪啪”打了两下乱晃的肉臀,换来周锦呻吟着求饶,感受着她因为刺激再度夹紧。

    白皙的小脸染上红润,汗珠顺着太阳穴滴落,甚至有几滴迷住了眼,周锦无助的双目紧闭,神情爽利而凄楚。

    随着向前的挺弄,一个用力,一个躲,两人已经快到了床头。

    钟砚齐探身在床头柜上拿来烟盒,牙齿咬着烟,利落地点燃。丝丝缕缕的烟雾飘来,在空间弥漫着,火光擦亮,映在他的眼底。尼古丁的刺激,加上下身没有一刻停歇地做着抽插,钟砚齐把事后烟放在事中来抽,竟有别样的舒爽快感。

    他叼着烟,拧眉发力,漫不经心似地挺臀操着周锦,耳边是她呜咽的哀叫声,享受掌舵的愉悦。肉体“啪啪”撞在一起,声音露骨直白。

    龟头戳得她又痒又爽,并且完全没有间歇。

    周锦的头在大幅动作中被撞击向床头,钟砚齐察觉,俯身把手垫在她的额头上,让手背碰在墙上。

    他粗喘着,呼出来的气息都发热。

    “你的手”周锦回头看他。

    “没事。”他的手已经隔在她的头和墙壁中间,完全没有打断抽插频率。

    周锦扭转头,然后看见令她难忘的瞬间。烟依然在燃着,烟灰积了一大截,在插弄中簌簌掉在她的腰间、腰窝上。他的唇色发红,额间青筋凸起,汗珠滑落,没入濡湿的黑发间。他沉默不语地吸烟、做爱,极尽安静,却周锦看得心悸。

    她喘息着,像脱水的鱼。身后这幅画面让她精神上都愉悦曼妙起来,下身更是拼了命得夹紧。

    周锦被反复送入高潮,颤栗着,腿上的痉挛如同抽了筋,一下下磕在床铺上。汗在两人躯体紧挨形成的小空间中蒸腾、发酵,周锦眼眶热热的,她感到战栗,感觉自己就要被身后的野兽连肉带骨头地吃掉。疯狂的结合,像尚未开化的兽类,唯有追求刺激和无法坠落的高潮才能满足。

    周锦哭了,眼泪糊了满脸,看不清钟砚齐的脸庞。

    “我、我要”她的口水顺着嘴角流下,甚至组织不好语言说出自己要的是什么。她只是无力地淌着眼泪。

    钟砚齐带着不容拒绝的力量,蛮横地冲撞,将周锦一次次带到失智的边缘。痛与失控、淡漠与热烈,许多复杂的感受掺杂在一起,合力碾压着周锦,直到被插得完全失去知觉,不再清醒。

    很快地,快感席卷,也把钟砚齐淹没。他抽出阴茎,臀肉被顶出凹陷,最终射出来,白浊挂在粉嫩上更显淫靡。射精后,他的身体泄了力,覆在周锦后背,将她压在身下。

    钟砚齐剧烈地粗喘,没多久感觉异样。手探下去,摸到整手的湿热,他一顿。

    周锦还在持续地强制高潮中轻轻抽搐,居然因为阴蒂和尿道口被连续撞击后过度刺激而尿了出来。

    首发:po18w (woo18 ui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