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最新备用网站无广告

第四十六章没操开心吗

    周锦心下一跳,下意识地开口告别:“家里人来接我了,那我先回家了。今天很谢谢你,改天请你吃饭。”

    “我”宋樾还没开口,周锦就转身向路边走去。

    “周锦!”他喊住她。

    “怎么了?”周锦回头,疑惑地看向宋樾。

    “那天的短信”你没有看到吗?

    宋樾在教师办公室的学生信息表上翻到了周锦的电话,那串号码在通讯录躺了好久,才终于在跨年那天派上用场。

    当时他鼓起勇气握着手机,心脏砰砰跳着,比等待成绩宣布时还要紧张难熬。

    然而对面始终没有回复。宋樾甚至怀疑是不是发错人了,检查了两遍手机号。最终他失魂落魄放下手机,装作无事发生过的样子。

    周锦不明白他心中所想,甚至连他发过短信的事情都不知道。

    “短信?”她表情懵懂。

    宋樾刚要开口,又两声鸣笛声“嘀嘀”传来。一旁摊位上的大爷恼怒地骂了一句,路人纷纷向那辆车看去。

    周锦深觉是因为自己的原因扰民了,她急匆匆地说:“下周再说吧,我真的得回家了。”

    钟砚齐坐在驾驶座上,表情阴沉,神色藏在阴影中,没有看周锦一眼。

    她莫名不安,忐忑开口:“我刚才发了短信说不回家吃饭,但你没回复我。”

    周锦声音逐渐缩小,因为她观察到对方没有开口的意思。

    钟砚齐两手握着方向盘用了力,手背有筋络凸起,看起来十分狰狞。

    “啊!”

    他倏然踩下油门,在公路上不停地超车,周锦被吓得短促叫出声,迅速扶住门把手。

    “你”她问:“你生气了吗?”

    汽车早已超速,飘忽的速度让她觉得恐惧,而默不作声的钟砚齐让这种恐惧雪上加霜了。

    她不知道他怎么了,只是因为没有回家吃饭,就这样生气吗?

    后面的路程周锦不敢开口,怕钟砚齐做出更出格的事,就这样一路沉默回到华林盛世。

    男人下车时摔上车门,周锦踉跄跟得困难,一时之间对那个曾经被称之为家的地方也产生了抗拒心理。

    她不是没有脾气,只是面对钟砚齐时下意识选择圆润温和一些。但这么多天累积的怨怼,此时不情愿的心理已经达到顶峰,堪堪爆发。

    “我不回去了。”周锦停住脚步,声音在偌大停车场回响起来:“你这个样子没有必要,有什么事就直接说吧。”

    钟砚齐直接忽略后面那句话。

    他只吸了口气,然后蔑笑说:“不回去了?”

    然后点点头:“好、很好。”

    话音刚落,大手就伸过来,攥紧周锦的手腕,强硬地将她向电梯间拉。

    她被扯得差点绊倒,反射性拽住钟砚齐的衣裳。

    男人力气十分大,爆发的力量犹如一团火焰,熊熊烧在周身,快要将周锦吞噬。

    她更加难过。

    “我不回去,你拽疼我了!”

    周锦扬声喊着,声音在空旷的地下车库显得格外渗人。手往回拽,却发现男人挪动自己如同挪动一只蚂蚁,她没有还手之力。

    就这样被一路扯回家,钟砚齐不顾电梯里还站了一对母女,始终用胳膊桎梏她的身体。周锦不想在外面跟他闹得难堪,于是低头隐忍着,一言不发。

    她像愤怒的小牛,喘着粗气平复情绪。

    电梯滴声后缓缓打开,两个人姿势别扭的走出去。

    周锦被推进门里,脚步随着男人的侵犯而不断后退,直到后腰抵在玄关处的柜子上。

    他一把搂住她的腰,揉向自己。

    “不想回来?”钟砚齐面无表情,低声问:“那你要去哪?”

    “出去了一天,连家都不想回?”

    周锦不想理他的话,头往旁边一偏,拒绝回答。

    “说话!”钟砚齐捏着她的下巴掰向自己,迫使她与他对视。

    “对,我就是不想回来。”周锦说:“你对我不好,我凭什么回来?”

    闻言,钟砚齐顿了顿,然后像听到笑话一样,笑着说:“对,我对你不好。”

    他松开她的下颌,用了些力,周锦的头侧过去,仿佛被人扇了一巴掌一般。

    她无法置信地看过来。

    “那你干脆跟对你好的男人在一起多好?”

    周锦一怔:“你就这样想?”

    “那我怎么想?”钟砚齐有些恨恨地在她脸庞低语:“我包养的你,我该怎么想?你说说,我倒是想知道包养关系应该怎么想。”

    他口中说出的话语,每个字都如同锋利的刀片割在周锦的心上。

    她额头出了些汗,盯着钟砚齐的眼神几乎存了恨意。

    周锦终于发现,原来钟砚齐和她的养父母别无二致。他们施舍了些疼爱,就来要求她永远的唯命是从,仿若她就是一个乖巧、任人摆布的机器人,一言一行只为了讨好别人。

    对,就是这样,她拿人手软,本来就是咎由自取,活该从来没有真正的自由。周锦不无悲哀地想着,自嘲地扯了下嘴角。

    “没错!”眼角渗出泪,滑在脸上凉凉地,她声音嘶哑:“确实是你包养我。你给我钱,我让你上我,你到底还想怎么样!你是操我没操开心吗?”

    这句极其难听的话语几乎是被她喊出来的。

    泪打湿眼睫,她哭得看不清他的脸。

    周锦将自己贬低到尘埃里,字字泣血,只是在为了自己的颠簸、自己的孤独感到哀切。

    “你他妈的——”

    钟砚齐被她说得这话气得脸色铁青,骂又骂不出来,许多话堵在嘴边,最终化作力量,一拳砸在周锦身后的门柜上。

    “砰”地一声巨响,周锦被吓住,眼泪差点憋了回去。

    她的心颤颤地,只有一个想法——他们俩真的完了。

    说着伤人的话语,仿佛谁能捅到对方心上,谁就赢了。到底怎么走到这步的,彼此谁也不知道。

    “你、你干什么?”

    钟砚齐情绪激动,怒火在大脑里发酵,手都在颤抖。

    他开始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只想毁灭这一切,通通跟着他陪葬。

    “别碰我!”周锦惊叫。

    钟砚齐蛮横地脱她的裤子,动作粗暴,甚至说得上是在扯。她的裤子被强硬地拽开,几颗圆圆的裤扣弹到地上,滚了两圈后停在原地。

    男人的大手掐着周锦的腰,感受到她身子在哆嗦。

    下体在空气里暴露无遗,钟砚齐把周锦的牛仔裤和秋裤一齐扒下来甩在地上。他的胳膊横在她身前,无法撼动。

    黑色的小内裤薄得几乎挡不住什么,有几缕阴毛露出来。

    他动作很大,也累得喘了几口气,接着把手探向那层薄薄的布料。

    “滚!——”

    2600珠加更嗯嗯(故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