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最新备用网站无广告

第7页

    然后就是疑惑。

    这个在树上睡得正香的人,究竟知不知道她正在比赛。

    过了好几秒,有人问:

    “……她睡多久了?”

    “一天了。”

    “从比赛开始就睡?”

    “那倒也不是。”

    “那她干嘛了?”

    “自己回放吧。”

    不少人看了一眼一动不动的画面,最终还是决定去回放。

    比赛刚开始的时候,顾七一脸不耐烦,仿佛下一秒就要去砍人,然后她不知道看见了什么,只见画面里的她一眨眼的功夫就钻进了草丛里。

    一分钟后从草丛里拔出了一把像狗尾巴形状的草。

    随后看见顾七环顾了一下四周,似乎在考量着什么,然后迈步走到了选好的一棵树下抬头往上瞅了瞅。

    这棵树正巧处于边缘树丛的中心,不太显眼,树干都被茂密的树枝掩盖着,若隐若现。

    顾七满意地点了点头,脚一蹬,身体飞了起来,左手攀住了头顶的一根树枝,顺势一个翻身落在了上方粗壮的树干上。

    顾七坐下来不停地调试着自己的位置,然后将手上摘的七星草一把喂进了嘴里,终于满意地闭上了双眼,不再动弹。

    “????”

    “有人知道她吃的是什么草吗?”

    “不是,虚拟星考场虽然是模拟的,但是植物也都是有真实效果的,她不怕把自己毒出局?”

    “查到了,问了问学医的朋友,这种狗尾巴形状的草叫做七星草。”

    “有什么效果?”

    “七星草是有毒的,但是它的毒性较小,只能起到短暂昏迷的作用。”

    “但我朋友说像顾七那样吃了一把七星草的话,会昏迷一天多。”

    顾七为了让她的失眠症好转,不仅仅是依靠于睡眠仪,她也看了很多医疗书籍,希望能通过药剂来治疗。

    她曾在一本书上看见过,七星草有昏迷的效果,虽然不能让她彻底地进入睡眠状态,但是能暂且缓解一下她两天都没睡的身体机能。

    她头疼得实在是受不了了。

    至于比赛什么的,不是一共三天吗?

    她睡一天的话应该没事吧。

    不管顾七怎么想,直播间的观众是不明所以的。

    “所以顾七为什么要自己吃七星草,她想自杀?”

    “不明白,想早点走的话直接冲出去碰到一个人送分不就得了。”

    “对啊,我看了一下顾七的等级很普通啊,还是一个机械师,想死还不容易?”

    “别说了,你们快看第三视角!!”

    “顾七可以死了!”

    众人纷纷切换了视角。

    只见在顾七昏迷的这棵大树不远处的一条道上,两道身影正在飞快地朝这跑来。

    不同的是,最前方是一个有些单薄的身影,踉踉跄跄地,不时通过精神力挥到树干挡路,后面那个身影明显体能好过他,飞快躲闪着又能不跟丢。

    “咦,这不是齐鸣吗?怎么还活着?”

    “齐鸣再怎么精神力也是s,昨天靠着精神力躲过了一批又一批的人。”

    “可能昨天精神力有些透支了,再加上碰到了精神力为a的凌少,现在躲不过去了。”

    “不是,凌少怎么也来参加选拔赛了?”

    “追着齐鸣来的吧。”

    “他们可真是相亲相爱。”

    齐鸣觉得自己可真倒霉,前一段时间的入学考核由于没人同队而落单被淘汰。

    好不容易争取了名额来参加军校选拔赛,第一天就有一堆慕名而来要杀自己的人。

    好吧,好在通过精神力躲开了他们,今天却正巧在一条道上碰到了最不想见的人。

    感受到前方那股熟悉的精神力,齐鸣从小到大的直觉告诉他:

    快跑!

    前方高能!

    可惜当凌北淮察觉到前面有个人的精神力在他之上时,立马就锁定了目标,快速地朝这个方向跑了过来。

    齐鸣有些狼狈地向前窜着,最后停在了顾七所在的大树下喘息。

    不一会儿,凌北淮就到了他的面前。

    “怎么不继续跑了?”凌北淮冷笑着抱着手。

    齐鸣坐在地上,面色有些苍白,靠在树上摆手:“不跑了,要杀要剐随你便,实在跑不动了。”

    凌北淮一听,有些恼怒地指着他说:“你就这点出息,没用!”

    “凌大少爷,你饶了我吧,快动手让我解脱吧!”齐鸣把眼睛闭上伸长脖子一副任人宰割的模样。

    凌北淮快步走过去一把将他拉起,伸脚踹了一下他,“不行,你快跑!”

    齐鸣哭笑不得:“我不跑了,你快杀了我!”

    “跑!”

    “不跑!”

    “你再不跑,信不信我……”话语戛然而止。

    “哼,你能怎么招,杀我啊!”得意的语气。

    “……你再跑会儿吧。”

    “我不要!”

    两人幼稚的对话不停进行着,不只是顾七的直播间,两人的直播间都有些瞠目结舌。

    “凌少不是和齐鸣有仇吗?”

    “这怎么也不像有仇的样子啊。”

    “那凌少这么多年干嘛一直和齐鸣作对。”

    “因爱生恨?”

    “爱而不得?”

    “贵圈真乱。”

    “你要怎样才跑?”凌北淮有些妥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