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最新备用网站无广告

主管送她回家

    她不想去想,走进冷库之后断了凳子,踩上去把放在第四层架子上的猕猴桃抱了一箱下来。猕猴桃一直都是用小箱子装的,她的体力应付这个尚可。不过她才把猕猴桃抱好,放在兜里的手机就开始震动。她一个不小心,整个人从凳子上翻了下来。

    “啊……”她大喊。

    经过外面冷库的曹金匆匆忙忙推开冷库门走进来,看到她摔倒了,猕猴桃也散落了一地。曹金赶紧冲上去把她抱起来,曹金问她:“你受伤严重不?要不要现在去医院?”

    安宁感觉腰好像扭到了,她半眯起眼睛,发出轻微疼痛的声音,说:“我没事,可能小小的扭到了。曹主管,你把我放到休息室,让我休息一会儿就可以了。”

    “这是工伤,扭到腰可大可小。你想就这么糊弄过去,要是将来留下了后遗症,受苦的人是你。”曹金一边走,一边说。

    曹金让安宁把柜子的钥匙拿出来,他把安宁抱到了休息时候,去给安宁拿了柜子里的包包。之后曹金又亲自开车送她去医院做检查,医生的意思是她扭到了腰,最好在家里休息23天再去上班。

    安宁本想回去继续上班,可被曹金否决了。安宁只能在曹金的带领下,乖乖的回到住处。

    曹金把安宁安置在小小的沙发上,他扶了金框眼镜。看着室内一团乱,他打算帮安宁收拾收拾。

    他有很严重的洁癖,看到不干净的,杂乱的空间,总是想去收拾收拾。

    说他是居家好男人也好,说他有点儿小变态也好,他就是忍受不了一个家这么杂乱不堪。

    他把安宁那些脏衣服抱起来,安宁很不好意思,喊:“不用了,我自己会收拾。时间不早了,曹主管你回去吧!”

    “你的腰受伤了,别乱动。”曹金继续捡,说:“你忘记医生对你怎么说的了吗?你受伤了,要好好休息23天。如果你还想上班,就老老实实的待在沙发上。”

    “可是我的衣服,我自己会收拾。”她都快被曹金弄哭了,曹金是把一个女人的自尊按在掉地上摩擦。“我真的可以,你别弄了。我求你了!”

    她想被一个男人这么轻蔑,还是自己多的上司……这太可悲了。

    “曹主管,我……要不你先走,我打电话让我男朋友过来,他很快就会来。”

    曹金把衣服抱进了卫生间,卫生间连一个洗衣机都没有。曹金亲自在浴室洗起了衣服,她不知道曹金在做什么,跟着走进卫生间,看到曹金把好几件衣服都洗干净了。

    她真的很想撞墙,现在要不要给齐辉打电话?

    她犹豫着,忍不住咬起了手指甲。这是她唯一不好的习惯,从小打到的都爱咬手指甲,而且还是同一根手指甲,所以这根手指甲特别难看。

    曹金突然看她,问:“我听说你一直没有男朋友,什么时候交的?”

    “昨天,路上捡的。”安宁若有其事的说。

    曹金像是被戏弄了,他继续洗衣服。在洗完衣服之前,他一声都没坑,显然是对安宁刚才的说辞很不满意。

    其实安宁觉得自己没说错诶,昨天是因为玩游戏,才会跟齐辉表白的,这不是在路上捡了一个男朋友是什么嘛。

    可说给人听,好像真的有点儿戏弄人家的意思。

    安宁想一想,补上了一句,说:“我男朋友挺帅的,我给他打电话,你们见个面。”

    “我为什么要跟他见面?”曹金把衣服晾到了阳台,继续收拾安宁的家。“你这个年纪该交男朋友了,不过交朋友要擦亮眼睛。要是遇到渣男,你又甩不掉,你这辈子就会被毁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