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最新备用网站无广告

隔着半开式胸罩,猛舔她的奶子(1)

    安宁一直看着曹金,曹金把安宁的家从里到外收拾了一遍,确定垃圾堆变回到人住的地方,他才走人。安宁本想送他,去被拒绝。

    安宁感受了2个小时家里热热闹闹,有人走进走出的感觉。可房子里突然安静下来,安宁就觉得空落落的。安宁坐回到沙发上发呆,其实她的腰真的不太痛了,可以回去上班。

    上班的时候想休息,休息的时候却想回去上班。

    一个人呆在家里面发呆,简直是虚度是时光。

    安宁去拿了自己的包儿,她把手机拿出来在通讯簿上找人。结果找到的只有这5个一直在联系的超市朋友,其他朋友已经很长时w间没联系。这个时候的打电话过去,只会让人家觉得突兀。

    安宁也没有兴趣跟这么久没联系的人套近乎,约出来吃饭。

    仇念平是前台的收银员,她昨天下午调休,今天是正班休,刚好她有没有男朋友。今天应该有空陪自己吧!

    不管是逛街,还是看电影,自己都乐意跟她去。

    安宁才把仇念平的手机号码调出来,房门被打开了。安宁呆呆地看着走进来的曹金,曹金手里拿着钥匙,他把要是放到茶几上,又转身准备走了。

    “曹主管,你能陪陪我吗?我一个人在家里有点无聊。”安宁急忙说。

    曹金把身上的手机掏出来,快12点了。他想了想,拿着手机在安宁的身边坐下来。安宁看得到他用外卖app点餐,安宁想他应该是想在这里吃完了午饭再走。

    安宁咬了唇瓣,问他:“你是要陪我吃午饭,然后下午回去上班?”

    “你想我陪你?一直……”曹金这话问得暧昧。

    安宁忍不住咳嗽了一声,她一直认为曹金这个大男人是很正经的,他比齐辉温润了些,年纪要大自己7岁,现在都已经31了。听同事们说,曹金有过一段婚姻,但妻子出轨,他现在和2岁的儿子一起住。

    所以在安宁的认知里,曹金应该是一个很正经,且不会撩拨女人的男人。更何况在他的面前,自己应该女人都算不上。

    “曹主管,我刚才是不是说错话了?”

    曹金把金框眼镜放到茶几上,他侧过身子看安宁,那赤裸裸的眼神仿佛是要看进安宁的心里。他说:“从你到超市第一天,我就在注意你。一年多了安宁,你从来没有发现吗?”

    没有。

    安宁想这么回答,她是单线条没错,但这对于曹金的喜欢,她是真的丝毫没有察觉,感觉要曹金这种稳重型男人喜欢自己,简直是天方夜谭。

    曹金没给她避开的机会,他把安宁扑到沙发上。曹金坐在安宁的身上,已经硬挺的肉棒将裤头撑起来。他垂头看了自己的裤头,眼神是落寞的。

    他说:“你说昨天交往了男朋友,那我问你,你们做了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