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最新备用网站无广告

隔着半开式胸罩,猛舔她的奶子(3)

    曹金舔这边的乳房时,另外一边的乳房就用手用力的抓着,甚至他还用手指把乳房挑出来,用两个手指夹住已经因为刺激而敏感起来的乳头。

    安宁左边的奶头被曹金的舌头浸入,隔着布料舔已经不能满足曹金了,曹金用他的舌尖把胸罩的布料挑起来,这边的奶头也露出来了。

    曹金的舌头从奶子下方往上舔,很用力。舌头的蓓蕾刮过奶子的皮肤,再刮过了奶头。继续再用舌头在奶子的四周打转,很快奶子被打湿了。

    安宁粗噶的喘气,她的身体已经挠痒难耐了,这种被万重吞噬的感觉,已经让安宁完全失去了理智。

    她想要,比跟齐辉做更想要。

    安宁的双臂不自然的爬到曹金的头发上,安宁的手指插入了曹金的发丝里,她说:“好舒服……想要……”

    “是吗?那告诉我,昨天你们都干了什么?”曹金停下来了,他相信让安宁短暂的受折磨,安宁就会老老实实的说出该说的话了。

    安宁仰起头,她的脸上已经布满了情欲。曹金的手指像是玩弄似的揉捏她的奶头。

    她身体微颤,难受大的感觉让她只能一五一十的把昨天的事情告诉曹金了。

    曹金听她断断续续的说出昨天所干的事情,属于男性的刺激感复活,曹金既震惊又嫉妒。

    那个叫齐辉的男人在蛋糕店摸她的奶子,又在电影院引诱她,让她吃掉了齐辉的精液。可是自己的肉棒,她从来都没有摸过,真是该死。

    曹金妒火中烧,张口就咬住了她的奶头。她本来应该大喊:‘痛’的,可是现在这样重口的咬住奶头,却减缓了她身体的瘙痒感,让她舒服了好多。

    “嗯……舒服……好舒服……”安宁忍不住扭动上半身,她深陷性欲的表情,再加上身体淫浪的表现,让曹金也控制不住了,肉棒已经越来越大,越来越肿了。

    他想如果现在不想办法解决,那怕是一定会把肉棒捅到安宁的肉穴里头去。

    安宁还是处女,他要想安宁和自己在一起,就不需要这么着急。只要现在征服了安宁就够了,不用在这一刻就让安宁失身。

    女人失身必须是心甘情愿的情况下,否则就会痛苦一辈子。他不愿意看着安宁这么痛苦,所以……他宁愿在安宁选择他之后,再夺走安宁的处女之身。

    曹金站起来,他把安宁抱起来,脱掉了安宁的衣服,仅剩下安宁的胸罩和内裤。黑色的蕾丝内裤,紫色的半开式胸罩,完全是为了勾引男人穿的。

    可能这套内衣内裤对于年轻小伙子有吸引力,但是对于自己这种中年男人来说,还是欠火候。

    曹金把脸贴在她耳边,说:“下次我来你家,给你带一套性感的内衣和睡衣,穿给我看。”

    “嗯,好。”安宁娇喘的呻吟,一双手又勾到了曹金的脖子上,“我难受,阿金……给我……”

    “可以,我会让你高潮的。我说过,我会让你分辨出是我行,还是那个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