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最新备用网站无广告

分卷阅读12

    ,胸膛一起一伏,双眼微微迷离。

    未尝过真正的禁果,但每一次都能被撩得欲火焚身。

    褚俞欧将手心覆在柏里已经鼓起来的裆部,轻轻按压,暧昧地凑到柏里耳边,用低哑的声音说:“我早就说过,我要的是你。”

    柏里闭上了眼,感受着身体那个部位的变化,外界的刺激让他有些难耐,他知道自己这幅样子在褚俞欧眼里注定是下流不堪的。

    “你要我做什么?”柏里有些无力,他仿佛看到了钉在自己指尖和身体上的银线,这些银线控制着他,而控制这些银线的人是褚俞欧。

    “做什么?”褚俞欧抬起手,单膝跪在柏里面前,亲吻着他的膝盖,“你真是出乎我意料的蠢。”

    柏里愠怒,推开了他。

    “走吧,我带你去办公室。”褚俞欧一笑,站起来,将起身要走的柏里捞进了怀里,“好哥哥,你怎么就不能动动脑子想想呢?难道你还是感受不到我对你的爱吗?”

    他一边说,一边揉捏着柏里的臀部,极为下流。

    柏里抓住他的手腕将人甩开,冷着脸说:“我只感受到了你对我的玩弄。”

    一天过去,柏里头晕脑胀。

    他没想到褚俞欧是真的要把公司交给他打理,更没想到那家伙在办公室又弄了一张桌子,他办公的时候,褚俞欧就在一旁看着。

    这还不是最过分的,让柏里最为恼火的是那人非但不帮忙处理堆积的事务,还时不时用言语刺激他。

    什么无耻说什么,什么低级说什么。

    到了晚上,两人要离开前,褚俞欧将办公室的门反锁,关了灯,压着柏里在沙发上又亲又摸。

    柏里的乳头被褚俞欧咬破,重新穿好衣服后,衬衫的料子磨得他生疼。

    疲惫的一天结束了,回到家里,柏里倒在床上就想休息。

    但褚俞欧走过来,脱了他的衣服,用手将他摸了个遍。

    “褚俞欧,我真的怀疑你是不是把什么秘密文件藏在了我身体里,否则为什么这么……”柏里停住了,没有继续说下去。褚俞欧正亲吻他的大腿内侧,听他这么一说,笑道:“这么贪恋你的身体?”

    柏里扭过了头。

    “确实,我把最重要的东西藏在了你身上。”

    “嗯?是什么?”

    褚俞欧轻吻了一下柏里直挺挺翘着的分身,又张开嘴吮吸了一下已经溢出液体的龟头,然后说:“是我的心啊,我的好哥哥。”

    第二十三章

    柏里渐渐开始习惯了褚俞欧的“玩弄”,他甚至在床上开始偶尔回应、偶尔求欢。

    这么做无非是为了求得自己一时的舒爽,而褚俞欧,愿意憋着就憋着去吧。

    公司的事务足够让柏里忙得团团转,在柏老爷子生病、柏里跟褚俞欧斗智斗勇这段时间,公司有很多事情堆积了下来。

    现在,柏里接手,处处要他亲力亲为。

    而那个褚俞欧,还真的如他自己所说,柏里负责公司,他负责柏里。

    接连半个月,每天柏里忙于公事,褚俞欧竟然拿起食谱做起菜来。

    一开始柏里还会想这家伙是不是往那菜里下了药,不然怎么就黄鼠狼给鸡拜起了年?

    柏里已经没什么害怕的了,就算是下了药,他也不在乎。

    奇怪的是,味道不错,吃了之后也没有什么奇怪的反应。

    好几次柏里都想问他到底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可褚俞欧总是一副“纯良家庭煮夫”的模样,让他开不了那个口。

    这人跟他最开始认识的那个家伙根本就好像不是同一个。

    柏里看着合同,觉得有些累。

    刚接手公司的时候他是藏着心眼的,既然褚俞欧都把公司送到他手上了,不搞点小动作实在说不过去。

    可没过多久柏里就发现了,褚俞欧并没有表面上那么“纯良”。

    他看似什么都不管,实则让手下一直盯着柏里。

    柏里几次想钻空子为自己谋点福利,结果都以失败告终。

    晚上,褚俞欧揉着柏里的小肚子,懒洋洋地说:“你说说你,那么麻烦干什么?我都说了公司是你的,还能骗你不成?”

    柏里不说话,心里没着没落的。

    “都说一日夫妻百日恩,咱们俩虽然没真刀真枪的做过,但起码也睡了这么久,”褚俞欧凑到柏里耳边笑着说,“大半个月了,你就对我没点儿什么想法?”

    柏里不耐烦地推开他,翻了个身,背对着褚俞欧。

    “有啊。”柏里哼笑一声说,“我觉得你阳痿。”

    “……别闹!”褚俞欧已经不止一次被柏里这么说,一开始还生气,到现在倒是习惯了,他捏了捏柏里光溜溜的臀部说,“如果我没算错,过两天你的发情期就到了。”

    柏里突然皱了眉,他剩下的抑制剂根本就不够用,而且上次之后他已经发现抑制剂的效果越来越小,如果不能及时见到许博士,或者从别处弄来抑制剂,那么过几天可有他好受的。

    “褚俞欧。”柏里转过来,面对着褚俞欧,眼神冰冷地说,“原来你一直在等这一天。”

    “嗯?”褚俞欧把人抱在怀里,“什么?”

    “你就是在等我出丑,对吧?”柏里心底泛起了凉意,“你控制了许博士,不准我拿到抑制剂,到时候,我一发情,不止是你,我……”

    柏里停顿了一下,咬着牙说:“到那个时候,我就人尽可夫。”

    “你胡说八道什么呢?”褚俞欧使劲儿捏住了柏里的下巴,“我他妈在你心里就这么个形象?”

    柏里不吭声,怨恨的看着褚俞欧。

    褚俞欧也起了怒火,这些日子以来他对柏里怎么样,他以为这人心里有数,却没想到,都这个时候,他这个狗屁哥哥还在以为他是玩儿他的。

    “行,既然你这么说,我就遂了你的愿!”褚俞欧狠狠地推开了柏里,他从床上下去,大半个月来,第一次没有跟柏里睡在同一张床上。

    第二十四章

    褚俞欧确实一直在跟柏里玩游戏,他冷静下来之后觉得自己似乎有些幼稚,喜欢人家不说,非要先威逼再利诱,想着这么一闹,怎么也能让自己在柏里心中有点儿分量了,结果到了这会儿,戒指也戴了,公司也送了,人家对他还是一点儿感情都没有。

    他躺在客房泛着潮味儿的床上,越想越烦躁。

    如果不是因为喜欢那家伙,他早就在对方上次发情的时候就上了他了。

    当时他闻到柏里身上的气味,几乎控制不住自己,恨不得把人扒光按在会议室狠狠地贯穿。

    可他明白,强要之后,他跟柏里在一起的机会会更小。

    柏里这个人,他们认识不久,可什么性子他再清楚不过,要脸面,把尊严看得比什么都重,否则也不会偷换遗嘱。